“迎娶側妃?”

許芊芊一愣,她恍惚間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虛弱的身子微微晃了晃,心口處好像是被人強行撕開了一般,淌著無聲的血。

七年的感情,雖然明知晏呈對她的愛意漸衰,海誓山盟也拋在腦後,可她仍不願意戳破這件事。

她總想著,熬過這一年再說……

可他就這麼迫不及待,連一年的時間也不肯給她麼?

許芊芊就這麼直直的看著他,眼裡是隱忍的淚水。

晏呈卻不看她:“她已懷有身孕,總不能讓孩子冇名冇分的在外麵。你放心,不過是個側妃而已,動搖不了你的位置。”

冷風,直往她的心裡灌。

幾刻前那留在掌心的溫暖,此刻冷的像冰。

“晏呈,你曾許諾過我,要一生一世白首不離……”你可還記得?

晏呈看她這模樣,不由麵色黑沉。

他不止許諾過這些,他還說過王府之內除了許芊芊再無他人,可那不過是年少輕狂,又有誰會當真。

“行了!”晏呈眸光一閃,皺著眉冷聲,“這件事我已經決定了,明日你好好準備,迎接新人。”

許芊芊忍不住抓著晏呈的衣裳,手中的小像木雕摔在地上。

“再等一年吧,隻要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