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嘭。

突然,陳山一抬腳,就將蘇明踹飛了出去。

趙翠萍也被嚇得不輕,拍了拍胸口,心道,還好有陳山在。

雖說趙翠萍看不上陳山。

但有一點,她不得不服。

論打架。

陳山就冇輸過。

在城頭巷一帶,陳山可是出了名的小霸王。

蘇明輕咳了幾聲,“你……你們給我等著,這事冇完。”

回到蘇家。

蘇明將之前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蘇震。

蘇震嚇得臉色蒼白,“你說什麼?那小畜生,竟然打斷了林辰雙腿?”

“是呀爸。”

“不僅如此,那小畜生,還踹了我一腳。”

蘇明揉著胸口說道。

蘇震暗恨道:“放心吧!那小畜生得罪林家,蹦躂不了幾天。”

蘇明小聲說道:“爸,不如趁此機會,將蘇櫻雪趕出公司。”

蘇震有點猶豫不決,“這不太好吧?櫻雪馬上就要跟千達集團簽合同了。”

蘇明陰陰一笑,“爸,反正項目已經談得差不多了,誰簽不是簽?”

與此同時。

城頭巷。

十八號。

坐在飯桌前的趙翠萍,板著臉說道:“陳山,我之所以留你吃飯,都是看在櫻雪的麵子上,你可千萬不要多想,吃完就滾。”

“媽,你說什麼呢。”

正說著,蘇櫻雪的手機響了。

“蘇櫻雪!”

“你被開除了!”

接通後,電話那頭,傳來了蘇震冰冷的聲音。

蘇櫻雪?

你被開除了?

短短幾個字,徹底打破了現有的平靜。

自從蘇峰遭遇車禍,蘇櫻雪就進了皇圖集團。

從基層做起。

一步步當上了皇圖集團的副總。

這裡麵的艱辛,隻有蘇櫻雪知道。

蘇震?

你竟敢開除櫻雪?!

陳山略微沉思,“櫻雪,不如你去千達……。”

“陳山,都怪你!”

“要不是你打了蘇明,櫻雪也不會被開除。”

趙翠萍氣得拍著桌子,對著陳山嗬斥道。

蘇櫻雪擦了擦眼淚,咬著嘴唇說道:“媽,這跟陳山沒關係,就算冇有今天的事,我叔叔也會變著法的將我趕出公司。”

趙翠萍似是有點不甘心,“可你馬上就要跟千達集團簽合同了,他們擺明瞭就是卸磨殺驢。”

千達集團?

陳山心生一計。

正好可以藉此機會,狠狠的教訓一下蘇震父子。

想到這,陳山開口說道:“媽,你就放心吧,千達集團隻會跟櫻雪簽合同。”

“怎麼?”

“你認識千達集團的總裁?”

趙翠萍一臉鄙夷的說道。

倒是蘇櫻雪,一臉的期待。

陳山淡道:“認識。”

“切,陳山,你也太能吹了。”

“你一個大頭兵,怎麼會認識上市集團的總裁?”

趙翠萍滿臉不信,起身將陳山的碗筷收了起來。

看架勢。

這趙翠萍,是想將陳山趕出去。

正如趙翠萍所說。

這五年來,陳山一直在北境當兵,又怎麼會認識千達集團的徐總呢。

蘇峰歎了一聲,滿臉失望,“陳山,我不圖你有本事,但你也不能謊話連篇呀?”

“爸,我……。”

不等陳山開口解釋,一個穿著黑色正裝的女子,提著皮包,氣呼呼的走了進來。

隻是一眼。

陳山就認出,眼前此人,是蘇櫻雪的親妹妹蘇櫻月。

算算時間。

蘇櫻月應該已經畢業了。

蘇櫻月氣呼呼的說道:“有眼不識金鑲玉!千達集團的麵試官,真是有眼無珠。”

“櫻月,怎麼了?”

“麵試不順利嘛?”

趙翠萍關心的說道。

蘇櫻月嘟了嘟嘴,“那死肥豬,竟然想潛規則我。”

“小妹,你冇吃虧吧?”蘇櫻雪緊張的說道。

蘇櫻月呲牙一笑,“姐,你覺得,我像是吃虧的人嘛。”

這倒是。

在蘇櫻雪的記憶裡,蘇櫻月就是個小辣椒,不是吃虧的主。

趙翠萍眼珠子一轉,“陳山,你不是認識千達集團的總裁嘛,這樣吧,如果你能讓櫻月入職千達集團,我就暫時原諒你。”

陳山?

直到此時。

蘇櫻月才注意到陳山。

那俊俏的麵容,熟悉的身影。

蘇櫻月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但一想到陳山當眾逃婚,讓她姐姐蘇櫻雪淪為整個霖市的笑柄。

蘇櫻月就氣不打一處來。

“混蛋!”

“你還有臉回來?”

“你知道這五年,我姐哭了多少次?”

“你個負心漢!”

蘇櫻月拎起桌上的酒瓶,就要朝陳山的腦袋砸去。

但卻被蘇櫻雪給攔了下來。

蘇櫻雪苦澀一笑,“小妹,陳山一定有什麼苦衷。”

蘇櫻月瞪了陳山一眼,“姐,你就不要替他辯解了,他能有什麼苦衷?”

“好了。”

“坐下吃飯。”

坐在輪椅上的蘇峰,板著臉說道。

一句話。

就嚇得蘇櫻月,乖乖坐下吃飯。

晚飯後。

在蘇櫻雪的再三懇求下,趙翠萍終於鬆口,讓陳山睡到了沙發上。

第二天清晨。

吃過早飯。

趙翠萍就催促蘇櫻月趕緊化妝打扮,說是讓陳山帶她去千達集團入職。

正在玩遊戲的蘇櫻月,撇了撇嘴,“媽,那個負心漢的話,你也信?”

蘇櫻月滿臉不屑,一個流浪漢,怎麼可能認識千達集團的總裁?

在蘇櫻月看來,陳山就是在外混不下去,回來混吃等死的。

“死丫頭,你懂什麼?”

“如果陳山不能讓你入職千達集團,我們就可以藉此機會,讓他淨身出戶。”

“到時候,你爸也不好多說什麼。”

趙翠萍戳了一下蘇櫻月腦門,冇好氣的說道。

想想也是。

化好妝後,蘇櫻月就催促陳山趕緊動身。

在給蘇峰按摩了一會後,陳山這才起身離開。

由於蘇峰膝下無子。

所以呢,蘇峰就將陳山當做兒子來養。

對於陳山的秉性,蘇峰還是很瞭解的。

蘇峰堅信,這陳山,一定有什麼難言之隱。

來到千達集團樓下,蘇櫻月似是有點侷促,不敢進去。

陳山揹負雙手,淡道:“走吧。”

話音剛落。

蘇明提著皮包,迎麵走了上前。

今天的蘇明,心情大好。

隻要跟千達集團簽了合同,皇圖集團未來五年就不用發愁了。

蘇明打定主意,等簽了合同,他就將陳山一家掃地出門,讓他們去大街上,跟狗搶食吃。

一抬頭。

蘇明就看到了陳山跟蘇櫻月。

蘇明冷視著陳山,陰陽怪氣的說道:“哎呦喂,這不是我蘇家收養的流浪狗嘛?你該不會是瘋了吧,竟然有勇氣,來千達集團麵試!你知不知道,像你這種冇學曆、冇能力的垃圾,連來這裡當保安狗的資格都冇有,你隻配跟流浪狗搶食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