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燕寧城

又是一個夏日,陰沉沉的天空,冇有一絲風。

今天是永康帝六十壽誕,舉國歡慶,大赦天下。

辰末,一輛硃紅色的馬車從護國將軍府出發,穿過背街小巷,一路向宮門的方向飛馳。

重生的林颯正襟坐在窗前,兩眼一刻不停的緊盯著角落的沙漏,凝重的表情和她十歲的稚齡頗有些格格不入。

林颯記得很清楚,前世永康帝壽宴上慶王發動宮變,致皇後及太子一脈全部遇害,雖然最後慶王兵敗也被殺,但自此大燕開始混亂的允靜兩王奪嫡戰。

八年後,因自己對靜王之子司徒昊愛得死去活來,不惜用全族勢力助他問鼎,可他功成之後卻兔死狗烹,滅了林家滿門......

想起前世慘狀,林颯心口忽然一陣絞痛,她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既然蒼天垂憐給了重生的機會,為了親人,今天就必須保下太子。以太子和祖母的親厚關係,隻要太子平安登基,林家定能繼續順遂無憂,司徒昊等人也就冇有了可乘之機......

“嘎......”林颯正凝眉籌謀著,伴著一個急刹,

“撲通”一聲,冇有防備的她一頭栽過去,狠狠撞在了馬車壁上。

“坐都坐不好!”對麵祖母的斥責聲傳來。

林颯捂著額頭爬起來,迎著祖母火辣辣的目光,裝作若無其事的坐下去。

林颯的祖父早逝,父親林海是戍邊將軍,祖母安和長公主是永康帝惟一的胞妹,這次父親能帶著他們舉家歸京,就是為了賀壽。之前因為祖母和母親關係不睦,林颯十歲之前從未回過京。

可能是失而複得的緣由吧,林颯現在覺得所有親人都彌補珍貴,連向來嚴厲苛刻、性情古怪的祖母,現在看著竟也比前世多了幾分親切。

“我不是都同意進宮了嗎?為什麼還要攔我的路?”身旁伴著魏嬤嬤打開車窗檢視情況,外麵一陣嘈雜聲撲麵而來,

“你們究竟還想我怎樣......”

是一個憤怒又無助的聲音,聽著年齡並不大,好像還有幾分耳熟。

“哥哥您誤會了,昕兒冇有彆的企圖,更不會搶您的風頭,昕兒就隻是想隨您進宮,到花萼樓給皇上磕幾個頭拜下壽而已,昕兒雖是庶出,但畢竟血濃於水,還望哥哥能夠成全......”

馬車裡,林颯由於剛纔被撞,腦子本還有些七葷八素,但隨著這慘兮兮的聲音傳過來,猶如一劑清心針,整個人不由得為之一震:

我去,不能吧?明明耽擱了這麼久,怎麼會還是撞見了?!

林颯起身湊到窗邊,循聲望去......

就見不遠處的十字路口,一個長相嬌美的少女穿著一件略有些褪色的淡紫色衣裙,淒淒慘慘跪在一匹高頭大馬前,和對麵鮮衣怒馬的少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兩人身後的不遠處,是巍峨雄偉的寧國公府大門......

這兩人林颯自然認識,一位是寧國公嫡長子葉伽成,另一位是寧國公庶長女葉昕然。

此時因著這裡是十字路口,再加上兩人這一番爭執,就見四周已聚了不少人,站在那裡指指點點,

“天哪,原來這位就是寧國公的嫡子呀,看著長得一表人才,冇想到人品這般差勁!”

“誰說不是呢,親妹妹都這般哀求了還無動於衷,傳說中的鐵石心腸也不過如此吧?”

“我說,怕是你們還不知道吧。其實這葉大少爺是在他外祖江寧李家長大的,看這囂張跋扈的勁,怕是那李家家風也不怎麼樣......”

“噓,你們小聲著點,當心宮裡那位盛寵的容妃聽到,回頭要了你們小命......”

大家議論紛紛越說越難聽,馬車裡的林颯聽見了,馬上的葉伽成自然也聽到了。

尤其是聽眾人話裡話外連李家人都捎帶上了,葉伽成徹底惱羞成怒,揮鞭朝著攔路的葉昕然抽去,“少拿血親來說事,誰和你個小婦養的是兄妹,再不滾開,信不信小爺現在就抽死你......”

天,果然和前世一模一樣!看著葉伽成揮下去的馬鞭,林颯無語的撫了撫額。

如果她記得冇錯,今天也是葉伽成亡母的生忌,可是葉家為了討好容妃非逼他進宮,直把這廝弄成了鬥雞模樣。

當然了,這些也是林颯事後才知曉的。要知道前世看到這恃強淩弱的場麵,她可是腦子一熱就衝了上去。結果可想而知,兩敗俱傷的兩人都冇能赴上宴不說,自此還結了仇。

不過此刻林颯更好奇的是,如果這世自己不再出手,葉昕然一會要如何收場呢?看著眼前這番熱鬨景象,林颯好整以暇的想道。

不料,她這念頭剛一閃而過,

“住手!”就聽伴著一聲大喝,車窗外一個身影一閃而過。

林颯心裡咯噔一下,“我去,大哥怎麼湊上去了......”

因為不想父親像前世一樣赴宴歸來受重傷,林颯早膳動手腳將父母絆在了府裡,導致現在進宮的隊伍裡隻有他們兄妹和祖母三人,這也是祖母此刻臉色格外差的原因......

隻是林颯疏忽了,他們兄妹從小在無拘無束的塞外長大,一個個早就練就了俠士熱腸,前世自己看不下去的,大哥自然也會拔刀相助。

“不行,不能讓大哥蹚這趟渾水......”林颯起身就要下去追,

“坐下!”祖母狠瞪了林颯一眼,“彆人家的事,你一個姑孃家往前湊什麼!”

說完不待林颯反駁,轉頭衝著窗外冷聲道,“長福,你去把大少爺帶回來!”

“是。”外麵長福輕應一聲,閃身擠進了人群。

“你是誰?”另一邊,人群正中間,葉伽成看半路殺出個陌生少年,不禁怒目道。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當街欺負人,更何況對方還是......”林宗擋在葉昕然前麵,一板一眼的勸說道。

不想剛說了兩句,就被追過來的永安拉住了,“大少爺,清官難斷家務事,彆人家的閒事咱們還是不摻和了吧?”

“可是他們這......”林宗看了看地上的葉昕然,很有些不放心。

“時辰已經不早了,老夫人和大小姐還在車裡呢......”永安瞟了眼不遠處的馬車,隱晦提醒道。

林宗會意,再一想祖母出門時那張陰翳的臉,及如坐鍼氈的小妹,隻好妥協道,“那......好吧,我隨你回去就是。”

不料林宗說完,這廂人剛轉過身還冇走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