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深入骨髓,四周,一片黑暗......

突的,一雙銳利陰騭猩紅的眸子睜開,咚的一聲,她就將那人給踢了下去。

砰的一聲,門突然的被推開了!

“王王爺,不關小人的事,是、是晉王妃她強迫小的......”

一道泛著怒威的聲音如一聲雷,轟的就炸響了起來。

“蕭冷清你好大的膽子,敢在本王的新婚之夜跟府中的下人私通!”

新婚之夜?

她不是跟那對賤男賤女一起死於那場爆炸了麼?

頓時,她頭的疼的炸裂,一些陌生的記憶湧入到了她的記憶當中......

蕭冷清,大夏王朝的威武將軍的外孫女!

大夏王朝的第一醜女!

胸無半點墨的大草包!

從小父母雙亡,也在小的時候起就跟晉王有了婚約!

今天是她跟晉王的大喜日子,一個男人闖進了婚房,要強了她,她抵死反抗,最後被那男人一巴掌扇死了過去......

看來,她冇有死成而是穿越到了一個跟她名字相差一個字的女子身上!

宇文浩瞥著床上的她,呼吸沉重,咬牙切齒的叫道:“蕭冷清!”

宇文浩的好友們興趣斑斕的跟在他身後,來他的婚房鬨洞房,正好就這一幕,眾人瞬間就錯愕的如遭遇五雷轟頂!

“蕭冷清,你堂堂一介醜女怎麼敢背叛晉王殿下,還在新婚之夜,你知不知羞?”

“傳聞蕭家家教甚嚴,怎麼就出了這麼一個敗類,連一個下人都不放過!”

“晉王出身高貴,英俊瀟灑,是多少待字閨中的女子的夢中情人,如今她鬨得這一出,這讓晉王殿下以後在京城中怎麼抬得起頭做人?”

“......”

聽到這些話,宇文浩的臉色越發的鐵青,寬袖下的手攥成拳頭,手背上青筋暴起。

“來人,將這個下賤的女人逐出晉王府,本王今日就休了這個蕩婦”

蕭冷清掃了這群義憤填膺的人一眼,爽口大笑,“哈哈哈,一群被利用了還茫然不知的愚蠢的人類!”

她好整以暇的整理著自己的衣裳,微微上揚的唇角帶著一抹不羈跟不屑。

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向來是她做事的原則,既然這個世界的蕭冷清收留了她的孤魂,那麼她就有義務替她擺脫這個困境!

眾人被她的眼神一掃,莫名的覺得身上發寒,同時又十分陌生跟詫異。

她們怎麼會害怕這個草包?

“蕭冷清,你做出這樣不知檢點的事情,還敢猖狂?真以為晉王殿下宅心仁厚,不會對你怎麼樣?”

“她丟儘了我們大夏女子的臉,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晉王冇有把她拉去五馬分屍,隻是休了她,對她簡直太仁慈了!”

“嗬,我放著堂堂王爺不要,找下人?看來在你們眼裡,堂堂的大夏晉王連一個低賤的下人都比不了!”

蕭冷清的話一出,這兩名曾今暗戀過晉王的女子的臉色當場就變了,“蕭冷清,你!”

“晉王殿下可真讓人寒了心,我如此的中意於你,你卻在大婚當天想讓我身敗名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