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號: 小 中 大

“詐屍啦,有鬼啊——!!!”

雲淺淺從黑暗中醒來的時候,就聽到耳邊傳來刺耳的尖叫聲,她剛一張嘴,就吃了一嘴的泥土,頓時眉頭一皺,趕緊呸呸呸個不停。

還不等她弄清楚狀況,隨後就有一股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入大腦。

她就說她明明死了的,怎麼這會兒還能喘氣,原來她穿越了,還魂穿到一個和她同名同姓的大小姐身上。

這具身體的原主好慘,不,應該說她和她的孃親好慘,家裡就爹爹疼愛她們倆,但爹爹出征未歸,家裡的那些人就不安分了,一個個都想儘辦法要弄死她們娘倆。

這不,她被人下毒,身上長滿紅疹,然後那些人就藉機說她是染上了疫症,她那個一直懷疑她是野種的“好”祖母,就讓人把她活活勒死,送到這荒郊野外隨便挖坑埋了。

回憶到這兒,雲淺淺趕緊抬手,自己給自己把脈,發現身上還有劇毒未解,而且,這劇毒快要發作了。

這些人也真是太迫不及待了,都不願再多等一個時辰,讓她毒發身亡,而是急急地讓人活活勒死了她。

不行,得馬上回去找解藥,她可不想這好不容易重活一世,剛醒來又要毒發身亡了。

雲淺淺趕緊從坑裡爬了出來,循著記憶往皇城的方向走。

隻是,就憑這雙腿走回皇城,估計還冇到大將軍府,她就已經毒發身亡了!

然而,在寂靜的夜晚,有一點聲音都格外的清楚,更何況是這死一般沉寂的荒郊野外。

雲淺淺聽到了一陣馬蹄聲,正由遠及近。

她當即心生一計。

便是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老天還是幫她的,真讓她找到了纏繞在樹乾上的藤蔓。

她吃力地扯下長長的藤蔓,然後橫在路的兩頭,各綁在路兩邊的大樹上,離地一尺。

隨後她便藏於路旁的灌木叢中,就等著待會兒能一舉成功,搶下來人的馬兒趕回去救自己的命。

人來了!

雲淺淺屏住呼吸。

隻見一個身穿玄色錦袍的男人騎著高頭大馬奔馳了過來。

誰也不會想到這大晚上的,在這無人的郊外路上會懸著一根藤蔓。

也正因為是晚上,所以視線不明,男人快馬加鞭隻一心趕回皇城,自然不曾發現。

就在這時,馬兒的前蹄被絆,隻聽它嘶鳴一聲,整個身子往前跪傾,而馬背上的人也被這忽如而來的意外給甩飛了出去。

雲淺淺趁機衝了出去,一把拉住馬兒的韁繩,飛快地翻身上馬,再一扯韁繩,馬兒站了起來。

她對著那個摔在地上的男人大喊:“抱歉啊,我急著趕回去救命呢,有緣再見我一定好好給你賠個不是。”

說完,她就一騎絕塵。

男人踉蹌地站了起來,然後捂著腹部,若不是原本就受了傷,剛纔他早就一個飛身過去殺了那個敢搶他馬匹的女人了!

有了快馬,雲淺淺終於在宵禁之前趕回了皇城,進城之後,她就直奔大將軍府。

路過一個巷子口的時候,本已衝過去的她,忽然折了回來,她騎馬進了巷子,直接搶了巷中樵夫手中的斧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