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塵神醫》

第2章

愣著做什麼?還不上手?(2177字)

內容試讀

“若不會,我又何必主動請纓?”

見他麵色堅毅,唐紅顏咬咬牙,“好,既然見不到高人,我就在你身上賭一次。”

“紅顏……”

陳子明急忙阻止,然而唐紅顏的決定又讓他無能為力。

“你叫什麼名字?”

“秦默!”

“秦默,人命關天,我希望你不要為了搭車而耍我。上車!”

“多謝!”

客氣之際,秦默瞄了眼她那雙穿有**的修長**,並未多加留戀。

這一幕,倒讓唐紅顏有些驚訝。

在她看來,男人都是好色之徒,哪怕刻意裝作不在意,她也能輕鬆捕捉到他們隱藏在眼底裡的覬覦。

而這個男人,看上去普普通通甚至還有點土,麵對自己卻能淡然置之,唐紅顏有點好奇。

“你去陽城做什麼?”

半道上,略感無聊的唐紅顏詢問秦默。

不等秦默迴應,開車的陳子明冷嘲熱諷,“他能乾什麼?還不是進廠打工。”

秦默摸了摸鼻子,“不打工,我進城見個人。對了,你們陽城有冇有一家姓夏的大戶?”

姓夏的?

唐紅顏美眉輕挑,“有,你找夏家人?”

“嗯,我找夏家那個小姐,夏凝雪!”

夏凝雪?

唐紅顏更是不解,“你認識她?”

秦默搖搖頭,表示不認識。

這倒讓唐紅顏好奇了起來,“不認識那你找她做什麼?”

“退婚!”

突如其來的話,陳子明猛的踩下了刹車。

就連唐紅顏也是一臉驚愕。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唐紅顏率先回過神,“你……確定是找那個夏家大小姐夏凝雪的?”

秦默嗯了聲,也冇多說。

唐紅顏:“……”

這小子,居然找夏凝雪退婚,是不是哪根神經搭錯了?

要知道,夏凝雪那可不是簡簡單單的人物。

身居夏氏集團總裁,還被陽城男人公認為第一冰山女神,高冷的要命,豈會看上這呆頭呆腦的傻小子?

至於陳子明,更覺得很可笑。

夏凝雪與唐紅顏同為世家千金,任何一人,便足矣轟動整個陽城男人的心。

現在倒好,這鄉巴佬居然毫不知恥的說要找夏凝雪退婚……

夏家大小姐,向來都是單身,什麼時候跟彆的男人有過婚約?

就算有,以她那高高在上的姿態,又怎會找秦默這樣的鄉巴佬?

一想到他剛纔的話,陳子明嘴角譏笑,本想藉故往死裡打擊,隻是唐紅顏讓他不要多事,好好開車。

兩個時辰後,車停在一處四合院門口,秦默從車上走了下來。

“鄉巴佬,冇忘記上車前的話吧?”

秦默瞅了陳子明一眼,道:“我說過的話,向來不食言。”

“那就好。若你敢耍我們,彆怪我對你不客氣。走吧!”

秦默打算進入,隻是唐紅顏依舊不太放心,“秦默,你真的會治病?”

“唐小姐若是信不過,又何必讓我坐你們的車?”

望著他那背影,唐紅顏愣了愣,繼而跟了過去。

“爸,我爺爺怎樣了?”

堂房……

唐紅顏帶著秦默出現在老爺子房間。

此刻,除了他們三人之外,還有一個國字臉的中年男人守在病榻前。

男人四十有餘,身形寬闊,氣勢非凡,渾身上下透著一股不怒自威感,秦默見他第一眼,便覺得此人不簡單。

“紅顏,可請到你爺爺說的那位高人?”

中年男人並未注意秦默的到來,直接詢問女兒唐紅顏。

唐紅顏情緒失落,“爸,我……我冇見到他。”

什麼?

中年男人:“……”

唐紅顏繼而又道:“不過,這位姓秦的先生說他能救爺爺。”

哦?

中年男人麵露驚訝,這才注意到她旁邊還有個年輕人,看模樣,不過二十出頭,年紀輕輕不禁讓人質疑。

“爸,我知道你不信,其實,我也不信。隻是,那位高人雲遊四海,恰好碰到他說他能救爺爺,所以我……”

雲遊四海?

中年男人不由疑惑,“你怎麼知道的?”

“他說的!”

唐紅顏直接轉向秦默,秦默有些尷尬,“那個,我冇騙你們,他真不在山上。”

“小兄弟,你如此清楚,請問你是他什麼人?”

這個……

秦默不想透露太多,中年男人也不強迫。

剛開始覺得這年輕人為人輕浮,現在聽女兒這麼一說,他已經猜出此子八成與那位高人有關聯。

“爸,依我看,不如讓他試試?”

唐紅顏擔心爺爺情況,隻能在秦默身上賭一把。

而旁邊陳子明也附和道:“是啊伯父,這小子是騾子是馬,一試便知。”

表麵上為秦默說話,心裡卻期待著看秦默的笑話。

隻要他冇那本事,唐紅顏肯定不會放過他,這樣以來的話,那自己趁此機會出口惡氣。

中年男人見他們倆如此說,也不拒絕,“那就有勞小兄弟了,若能治好,我唐元忠……”

鐺鐺鐺!

話還冇說完,一道鐘錶報時聲響起,令他臉色大變。

啊!

不等唐元忠反應,老爺子突然發出一聲慘叫;緊接著,整個人抓著自己的臉在床上翻滾不停。

爺爺……

唐紅顏見狀,連忙上前。

唐元忠也是如此,拚命摁住他的手不讓他抓撓自己的臉。

可越是這樣,老爺子掙紮的力氣越大。

陳子明不敢上前,遠遠躲在一邊觀望。

倒是秦默,覺得老爺子情況不對,若疾病的話,不至於讓人瘋狂到這種地步。

看他麵容猙獰,臉色鐵青,又用雙手不斷抓撓自己的臉,肯定是癢的難以忍受。

秦默想上前,無意間發現老爺子的臉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流竄。

個體雖小,速度卻極快,若不是眼力卓絕,還真捕捉不到這一點。

嗯?

秦默停下腳步,神色凝重。

“秦默,愣著做什麼?還不上手?”

唐紅顏見他發呆,語氣不由嗬斥道。

秦默也不遲疑,金針出手,直刺老爺子眉心,致使人當場暈厥了過去。

“你乾什麼?我爺爺他……”

見爺爺冇動靜,唐紅顏擔憂之際對秦默充滿氣憤。

她的怒火,秦默並未在意,而是詢問唐元忠,“唐先生,老爺子的情況什麼時候開始出現的?”

這個……

唐元忠歎了口氣,“半年前開始的,當時老爺子隻是略感臉部瘙癢,並未當回事,後來不知怎麼著,越來越嚴重,有好幾次都抓爛了皮膚。”

“去醫院,檢查不出病因,邀請名醫診治,他們也都束手無策。這段時間,像是刻意安排好似的,每到下午三點,病情準時發作,每次複發,老爺子瘋狂抓撓自己的臉,要不是我唐家人守著,後果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