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臭小子,你此番下山誰也不用慣著,誰不服你就拿錢活埋了誰!”

在九龍山一處幽靜的山穀中,有一位風韻猶存的絕美女人站在一個青年的麵前,一隻手拿著一張通體黑色的龍紋卡,另一隻手拿著一塊刻著龍字的令牌:“如果黑金卡裡的錢不夠的話,你就拿龍臣令去龍臣商會,整個龍臣商會的錢都是你的!”

“你不是一直覺得師姑的玄天閣知天下事麼?”

另一位身著紫色輕紗的絕美女人走過來,手裡還拿著一個雕刻十分精緻的木盒,裡麵安安靜靜地躺著一枚玉佩:“這是玄天閣的執事玉佩,持玉佩可知天下事!”

又一位身穿綠色衣裙的絕美女人走過來,青蔥玉指輕輕地搭在青年的手腕上,纏繞在女人皓腕上的金絲像是有生命一般,迅速纏繞在了青年的手腕上。

做罷。

綠色衣裙的女子才莞爾一笑,說道:“這是陰陽七十二金針,以後你就是它的主人了。”

“此針可知天命、斷生死,能解世間萬毒、醫天下百病,你可要好好保管它。”

“謝謝三位師姑!”

青年衝著三位絕世女人拱手一拜,伸手接過了各自的“寶貝”。

他的名字叫白子鶴,四年前被師父領上山。

在他上山冇多久後,師父就神秘失蹤了。

四位師姑代師傳藝。

二師姑林傾寒掌管天下財富,麾下龍臣商會富可敵國。

三師姑燕雪竹是玄天閣總執事,天下萬事萬物無不知曉。

四師姑葉夢瑤則是號稱醫毒雙絕,一手陰陽七十二針,可醫死人、肉白骨,亦可殺人於無形當中。

最神秘的人是大師姑喬若雪!!!

他和喬若雪相處了四年之久,卻一直不知她的真實身份。

這時,一位五官精緻、氣質冷豔的絕美女人出現:“子鶴,你跟我來一下。”

正是那位神秘的大師姑喬若雪!!!

聞言,白子鶴走了過去。

喬若雪冷清的聲音問道:“子鶴,你知道我為何讓你下山嗎?”

白子鶴搖了搖頭。

他被師父領上山的時候,師父當場就放了話,必須在山裡待滿七年,否則不允他踏下山半步。

可現在才四年時間……

喬若雪的聲音帶著幾分悲鳴:“因為後天是你媽媽的忌日。”

轟!!!

白子鶴渾身的神經狠狠一揪,拳頭驟然緊握了起來,指甲深深嵌入血肉中。

一股恐怖的殺伐之意,從他的身上散發而出。

四年前。

他!

白子鶴!

原本是蘇杭豪門白家的少爺。

白家家和萬事興,一家人生活很幸福。

可惜,一切美好都在四年前一個晚上被打破……

那一夜,蘇杭三大家族使用陰謀詭計,強行瓜分了白家的產業。

他的父親企圖阻攔,被打手打斷了一條腿!!!

他的母親更是被蘇杭三大家族害死!!!

徹底瘋狂的他去找蘇杭三大家族拚命,卻被打手們一棍亂棒打暈在了地上,套上麻袋丟入了波濤洶湧的大海中。

喬若雪的玉手搭在白子鶴的肩膀上,強行穩住了他即將爆發的氣息。

她拿出了一塊方印,上麵還有一個狼頭:“子鶴,這是你師父留下的狼王印,持此印者可調動百萬狼軍!”

“今日,你既要下山,此印交予你。”

白子鶴雙手接過狼王印,雙眸燃起了熊熊烈火:“大師姑,子鶴此番下山,定要查出師父失蹤之謎。”

“來日方長。”

“你師父失蹤一事可慢慢查,先處理好你自己的家事吧!”

“小傢夥,下山去吧!”

“做你想做的事情!”

“若是你遇事不決,可找你八位師姐,她們解決不了的事,有我們給你撐腰!”

“此天可掀!”

“此地可翻!”喬若雪揮揮手,便轉過了身。

“師姑們的教誨,子鶴謹記在心。”

白子鶴直接下跪,磕了三個響頭,然後起身下山了。

一直到消瘦的身影消失,喬若雪才轉過了身,依依不捨地眺望著。

“大姐,既然不捨,何不多留?”其他三女走了過來。

“罷了!”

喬若雪苦笑一聲,喃喃道:“狹小的九龍山留不住他,外麵偌大的天下才屬於他。”

“山外青山樓外樓,一山還比一山高。”

“龍國終於要變天了!”

……

兩日後。

開往蘇杭的列車上。

白子鶴端坐在臥鋪邊,看著手裡的照片。

照片是一家四口的合照。

他嚴厲的父親、慈愛的母親還有天真的妹妹……

一轉眼,四年過去了。

母親已逝。

不知父親和妹妹怎麼樣了?

在白子鶴專心看著照片的時候,對麵鋪位有一雙美眸正偷偷打量著他。

這一雙美眸的主人是一位長相絕美的女子。

她的名字叫蘇薇薇,是蘇杭蘇家的千金小姐。

她是蘇杭出了名的挑剔王,在蘇杭追她的男人很多,可能夠入她法眼的男人卻少之又少。

可即便用極為挑剔的目光來看,坐在她對麵的男人都長得毫無瑕疵。

一雙劍眉入鬢,雙目如朗星。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個男人宛如一座大冰山一般,始終籠罩著一股冰冷的氣息。

將近八個小時的路程,男人始終保持端坐的姿勢,看著手裡頭的照片。

自始至終,男人都未曾多看她一眼。

眼看著,列車馬上就要到站了。

蘇薇薇終於忍不住,起身上前搭訕:“你在看什麼照片?”

白子鶴微微抬頭,瞥了她一眼。

這一眼,如同黑夜中覓食的凶獸,讓蘇薇薇渾身不寒而栗。

好冷!

作為蘇杭出了名的美女,從來都是男人圍著她轉。

這是她第一次主動搭訕,結果卻以失敗告終了。

她的內心閃過一絲挫敗感!!!

就在她沮喪地坐回對鋪時,車廂的門就人從外麵推開。

一個長相一般、穿著一身名牌的青年走進了車廂,身後還跟著幾個虎背熊腰的保鏢。

見狀,蘇薇薇趕緊低下頭。

可青年還是發現了她,帶著幾個保鏢走過來:“蘇薇薇,本少給你這麼大的麵子,你卻敢當眾打了本少的臉,今天本少不給你深刻的教訓,我踏馬跟你一個姓!”

“你……你要乾什麼?”

蘇薇薇嚇得俏臉發白,退回了車廂最裡麵。

青年臉上掛著邪惡的笑容,一步步逼近蘇薇薇:“當然是做點讓你長記性的事情!”

“小子!給本少滾開!”

在途徑白子鶴身邊的時候,青年頓時抬手一甩,正好將白子鶴手中的照片甩在地上。

青年並不在意。

他邁開腿想要繼續逼近蘇薇薇,卻聽到身後傳來一道冷冰冰的話:“撿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