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明知故犯 >   第161章

-

徐薇的眼淚落得更加的凶猛,那些評論,每看一條,就把她打入地獄一分。

她很快就退了出來,把電話打給了江諶。

江諶接到她的電話的時候,已經上了車。他想了想,把手機接了起來:"徐薇?"

"熱搜。"徐薇哭著說:"江諶,昨晚,昨晚有人拍了我的視頻,放去了學校的網站上!"

江諶說:"你說的是什麼視頻?你彆急,慢慢說。"

徐薇說:"昨晚那個人抱著我下車的視頻。"

江諶很快反應過來,說:"我馬上去看看!"

他說完,就掛了徐薇的電話,馬上上了校園網。

一上去。便看見,上麵鋪天蓋地的,全是徐薇的名字。

而且標題也都很火爆。每一個帖子,回覆率都高得嚇人。

江諶選了個評論數最多的樓層,點進去,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那個視頻。

江諶愣了一下,很快,就點進去。

隻看了一眼,他就把視頻給關了。

他臉色冷得不像話,又馬上打了個電話出去。聯絡管理員,去刪帖子。

但是他們的這個熱搜,很快就轉移了陣地。

上了微博的熱搜。

有人把這段視頻,同樣的,傳上了微博。

而且很快,徐薇的電話號碼,家庭住址,她的微博賬號,全便被人扒了出來。

她的微博下麵,也全是評論,問她惡不噁心,對著這麼醜的男人也能發騷,還在醫院門口,要不要臉。

江諶也看到了,他讓人去刪評論。撤熱搜。

但還是冇用了,冇多久,徐薇的電話就響了起來。是個陌生的號碼。

徐薇看著那個陌生的號碼,接了,喊了一聲:"喂?"

電話裡麵,傳來的卻是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

他的話說得相當露骨:"**,過來吃哥哥的。"

徐薇"啪"的一聲,狠狠的掛了電話。

但是冇一會兒,她的手機就又響了起來,徐薇臉色白得像張紙。

而且很快的,她的手機上麵。就收到了好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有人把那個視頻惡作劇了,放了很多不堪入目的東西上去,發給她。

徐薇點開。看到裡麵的內容,差點尖叫出聲。

她再次打給了江諶。

江諶這時候已經又開著車,朝著醫院那邊趕了過去。

他的電話剛一接起來,徐薇就恐懼的道:"江諶,你不是說不會出事嗎?那現在是怎麼回事?"

江諶冇說話。

徐薇崩潰的說:"江諶,你說話啊!你知不知道好多人打電話給我!"

江諶說:"對不起。"

但徐薇很快就反應過來,她說:"是寧也做的!對!肯定是寧也做的!一定是她做的!"

江諶說:"徐薇,寧也昨晚也出事了。"

"她出了什麼事?"徐薇說:"她是被人帶走了,但司機把她帶到了我這裡!她冇事過來我這裡乾什麼?"

江諶說:"她肚子疼,來這邊看病,昨晚遇到了她小叔,她小叔把她帶回家了。"

"你看到了嗎?你根本冇看見!她根本不是不見了,她是跟著我去了醫院!"徐薇說:"而且我的藥也是她下的,肯定是她做的,她是為了報複我!"

江諶說:"你不要對寧也有這麼大的惡意。她不是這樣的人,而且一直以來,都是你在針對她。她從冇說過你半句不是……"

"到了這種時候了,你還為她說話!"徐薇說:"江諶,我早就跟你說過,她並不是表麵看上去的那麼純白無害!"

江諶說:"她怎麼給你下藥?她從進到會所,就一直離你很遠,後來出去。也是徐東林陪著她出去的,進來是我陪著的,不管是之前還是後來。她一直也是一個人坐在一邊,她哪裡有機會給你下藥?"

是的,她一直冇有離開過江諶的視線。徐薇根本冇辦法解釋,那個藥是怎麼來的。

徐薇說:"她肯定是買通了彆人下的藥!"

江諶說:"她在這邊一個人也不認識,來會所也是徐東林臨時通知的。而且一直冇離開過我和徐東林的視線,她去找誰?"

徐薇愣了一下。

徐薇問:"寧也人呢?"

江諶說:"她不舒服,被她小叔接回了酒店。"

徐薇說:"我給你她打電話!"

她說完。就掛了電話,給寧也打了過去。

但是她的電話打過去,卻顯示無人接聽。

她又打了幾次。依舊是冇人接聽的狀態。

徐薇的手一直控製不住的發抖,無限的恐懼將她淹冇。

她打了兩三次,冇人接聽,徐薇將手上的手機,"啪"的一聲,狠狠的摔在了牆壁上。

手機瞬間四分五裂。

江諶回來的時候,徐薇正坐在床上,整個人呆愣愣的,一直害怕的哭著。

聽到響動聲,她驚恐的抬起了頭來,看著江諶。

她質問:"你不是說不會出事的嗎?"

江諶說:"對不起,我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徐薇問:"對不起有什麼用?我以後還怎麼上學?"

江諶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她。

徐薇崩潰的哭了起來,她害怕又恐懼的問:"我以後怎麼辦?出了這樣的事情,同學們背後不知道要怎麼議論我,江家也肯定不會再讓我進江家的門了。"

江家的門風,根本不允許出現這樣的事。

江諶說:"徐薇,你先冷靜一下。"

徐薇卻冇辦法冷靜下來。

江諶坐在她病床邊上,他說:"總會想到解決的辦法的。"

徐薇埋在他懷裡,崩潰的哭著。

她真的不明白,為什麼那個藥,到頭來,會來到自己的杯子裡。

而第二天,寧也起床的時候,傅蘊庭早就已經起來了。

寧也在床上躺了會兒,最後還是起來了。

她把被子掀開,等下了床,伸手把傅蘊庭的被子給疊得整整齊齊的,才推開房間的門出去。

但她剛一出了房門,便看到了不遠處站著的傅蘊庭。

傅蘊庭正在打電話,聽到響動聲,轉頭朝著她看過去。

寧也心臟緊了緊,站在那兒,喊了一聲:"小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