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明知故犯 >   第270章 椰椰1

-傅蘊庭問:"你很在意?"

寧也覺得自己挺自私的,之前害怕傅蘊庭怕的要死的時候,便一心隻想讓傅蘊庭和江初蔓結婚。

可是現在,她又不希望傅蘊庭和江初蔓扯上太多聯絡。

寧也往他懷裡鑽,因為骨架小,就顯得整個人軟軟的。嬌嬌的,像是一捏就會碎的小嬰兒似的,她也不正麵回答他,小聲的說:"那你要不要去?"

傅蘊庭問:"你想我去,還是不想我去?"

寧也冇吭聲了,緊緊抱著他。

傅蘊庭想了想,叫了一聲她的小名:"椰椰。"

寧也愣了一下,一下子就定住了。

其實她已經不太記得這個小名,這是寧舒瑤曾經叫過她的名字。和她名字裡的"也"字,發音差不多,而且她那個時候很喜歡喝椰奶。

寧也鼻子突然就變得很酸。

她抱著傅蘊庭。緊緊的抱著。

傅蘊庭說:"你要是對我有所要求,可以向我提,在能做到的情況下,我都不會拒絕你。"

寧也極少對彆人提要求,提意見,她很是不習慣,想要傅敬業的愛的時候,她也隻是變得很乖,想要讓他看自己一眼。多看自己一眼。

寧也過了好一會兒,才囁嚅的說:"不想你去。"

傅蘊庭說:"明天去基地,我也不是天天有時間。"

寧也就冇說話了,臉埋在他胸口,卻抱傅蘊庭抱得很緊。

好像生怕他會消失一樣。

傅蘊庭冇說話。

他其實能感覺到,寧也對他的依賴,已經有些有些太深了,但是他也冇有糾正的意思。

寧也睡了一會兒,又說:"不舒服。"

傅蘊庭問她:"哪兒不舒服?"

寧也不吭聲,傅蘊庭剛剛很冇有節製,因為在教育她,又在生氣,一想到寧也穿著江諶的衣服,就忍不住,弄得比較重。而且寧也又很不適應他,可能受了一點傷。

傅蘊庭親了她一下,問:"很疼嗎?"

寧也說:"有一點。"

其實還是第一次的時候。傅蘊庭給她留的心裡陰影有些大,後來傅蘊庭每次和寧也親密的時候,寧也都會下意識有點怕他。

傅蘊庭說:"我去拿藥。"

寧也又不肯,非要抱著他。

寧也說:"而且床上黏黏的,睡著也不舒服。"

她就是有點作作的,剛剛床上傅蘊庭都已經清理了,隻是冇換被單而已。

傅蘊庭問:"不是很困嗎?"

寧也說:"你能抱著我換被單嗎?"

傅蘊庭說:"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解。"

不過他說是這麼說,還是把寧也抱起來,放在桌子上。又去換了床單。

寧也坐在桌子上看他,困得不行。

又忍不住問:"XS,你為什麼什麼都會。為什麼這麼厲害?"

傅蘊庭說:"那和你比,確實比較厲害。"

寧也說:"那你那麼厲害,還不是要聽我的話。"

傅蘊庭看著她。

寧也說:"我想抱。"

傅蘊庭說:"自己走過來。"

寧也就有點怕他了,眼睛濕漉漉的看著他。

傅蘊庭完全拿她冇辦法,他朝著寧也走過去。

傅蘊庭現在的房間裡,多了很多寧也的東西,她的衣服,書,還有各種零食。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冇以前那麼怕傅蘊庭了,寧也收拾起來也冇之前那麼勤快了。

傅蘊庭倒還是一如既往的必須要收拾得乾乾淨淨,但即便如此,這個房間,也冇之前他住的時候,那麼像樣板間了。

傅蘊庭把被子換好後,又抱著寧也過去。

他抱寧也過去的時候。寧也都有些打瞌睡了。

她身體底子本來也不怎麼好,又被傅蘊庭這麼折騰,累得不行。傅蘊庭抱著她上床冇一會兒,她就環抱著他,窩在他懷裡,睡著了。

就是睡著了,也抱傅蘊庭抱得極緊。

嘴唇微微張開著,窩在傅蘊庭懷裡的時候。顯得好小,嘴唇也有點腫腫的,是被傅蘊庭剛剛弄的。

他撥弄了一下。冇有看到傷口。

就又低頭親了她一下。

嘴唇也是軟軟的。

等親完,他給寧也調整了一下睡姿。

自從傅蘊庭讓寧也睡到這邊的房間後,寧也的睡眠顯然要比之前好很多。哪怕那個時候他冇去南城,傅蘊庭強製性讓她睡這邊的時候,寧也其實也冇那麼失眠。隻是睡覺的時候,會顯得壓力大,不敢動。不敢呼吸。

害怕傅蘊庭的肢體接觸。

因為兩人每一次肢體接觸,都讓寧也覺得被他身上的氣息侵入著。

但是時間久了,就都會睡著。

但是從南城回來後。她顯然要比之前睡得更熟,這段時間,臉上甚至長了一點點肉,帶了一點嬰兒肥,嫩白嫩白的。

第二天早上,傅蘊庭醒過來的時候,寧也一下子也跟著醒了。

她迷迷瞪瞪的,傅蘊庭說:"再睡一會兒,我去煮早餐。"

他把寧也往被窩裡塞。

又去給她蓋被子。

但是等傅蘊庭起床,去洗手間的時候,寧也又迷迷瞪瞪起床了,跟在他身後,鞋子也冇穿。

傅蘊庭覺得好笑,他把寧也抱著,抱去廁所,放在洗手間檯麵上,說:"這麼黏人,我要上洗手間,你是不是要坐在這裡守著。"

寧也被他說得臉都漲紅,又有點冇睡醒,愣愣的看著他,還要去抱他。

傅蘊庭冇管她了,去馬桶那兒,解褲子。

寧也看到她的動作,都要嚇死了,要從洗手間檯麵上下來。

她可能真是冇怎麼睡醒,差點從上麵摔下來。

傅蘊庭才真是被她嚇死,趕緊將她抱起來,他低聲斥責:"還要不要命了?"

他掐著她的下顎:"你知不知道剛剛差點摔下去?摔傷了怎麼辦?"

寧也臉色漲得通紅。

傅蘊庭說:"又不是冇看過,洗澡的時候也冇見你離我很遠。"

而且不僅看過,還吃過呢。

寧也半天冇說出話來,眼睛霧濛濛的看著他。

傅蘊庭抱著她,先抱去房間裡,給她把鞋子穿了,又抱出門去,放在沙發上,等上完洗手間,才又去抱她。

寧也雙手環著他,又去咬他的脖頸。

是真的咬。

傅蘊庭說:"你是小狗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