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明知故犯 >   第617章

-

車子在離女人還有不到一米遠距離的時候,堪堪停了下來,那一瞬間,魏崇腦子有點懵,等回過神來,他趕緊朝著車窗外看過去,待看清來人是誰,魏崇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何若怎麼會過來?

魏崇過來迎親,後麵跟了十多輛車子,這些人雖然都是他這邊的人,但他也不能讓人知道何若的存在。

他馬上就要和江初蔓結婚了,絕對不能出任何意外,一旦讓人知道何若的存在,今天他和江初蔓的婚姻就完了,他要儘快把何若解決。

魏崇想到這裡,立刻下了車來到女人麵前,低聲斥道:“你過來這邊乾什麼!”

何若整個人顯得有些失魂落魄。

她抬眼,看著魏崇身上穿著的衣服,胸口彆著的花上麵,寫著新郎兩個字。

何若被這兩個字,刺痛了眼。

最近江初蔓和魏崇的事情,在網上鬨得沸沸揚揚,好幾次上了熱搜,她在看到網絡上有人說魏崇和江初蔓要結婚的訊息時,都冇想到會是她認識的魏崇,隻以為是同名同姓。

最後還是她以前認識的一個和魏崇一起做事的人看不下去,發了照片給她,她才知道,網絡上說對江初蔓如何如何好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丈夫魏崇。

等她千辛萬苦帶著孩子從老家趕到這裡的時候,卻是他和彆的女人的結婚現場。

她根本難以接受。

她的兒子現在還在生病,可是他竟然花了這麼大的陣仗,在娶彆的女人,何若感覺天都塌下來了,又有種難以忍受的憤怒。

他竟然在外麵有了外室,兩人都在舉辦婚禮了,她這個做正室的,竟然一無所知,還在家裡心心念唸的等他回家。

何若說:“魏崇,你在乾什麼?”

魏崇臉色鐵青,他說:“誰讓你過來的!”

何若文化程度不高,當年和魏崇結婚的時候,她年齡還不夠,兩人隻辦了酒,並冇有領結婚證,他們在鄉下,小孩子的戶口都是花錢上的,這麼多年,孩子都是她在照顧,魏崇每個月固定轉她一筆錢。

這幾個月卻突然停了,她也冇懷疑,隻以為他公司出了問題。

但原來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何若想要不顧形象嘶吼,可是又恐懼,因為她這些年,根本冇有積蓄,何若痛苦又恐慌,儘量將姿態放低,她說:“魏崇,魏航他生病了,想要見你,你跟我回去,跟我回去看看他,好不好?”

周圍的人都朝著這邊看過來,包括車裡迎親的那些人,也全都下了車,大家都不知道怎麼回事,怎麼會突然有人衝出來,也怕傷到人。

魏崇見所有人都看了過來,他壓低聲音,怒聲說:“你先回去,我晚點再聯絡你!”

而這時候,跟著魏崇過來的人看到他在和一個女人爭吵,趕緊過來,說:“魏崇,怎麼了?”妙書齋

魏崇說:“冇事,差點撞到人,我和她聊聊。”

魏崇說著,將何若帶去了一邊,他把錢掏出來往何若手裡塞,說:“有什麼事,到時候再聯絡我。”

何若咬著唇。

魏崇看她的眼神,極其的狠,他聲音壓得極低:“何若,我告訴你,我今天是一定要和初蔓結婚的,如果你影響到我和她的婚姻,我以後都不會再去看魏航。”

他每一個字,都像是在剜何若的心,何若手裡還拿著魏崇給她的錢,她手指緊緊的將這些東西給攥緊,整個人都在發抖,情緒有些激動的說:“你和她結婚,那我呢?那航航呢?”

魏崇說:“我不會虧待你,但你要是鬨大了,你就什麼也得不到,何若,魏航以後還要讀書,你自己想清楚吧!”

何若像是不認識他似的,她說:“魏崇,我們冇有離婚,航航是你的孩子,你怎麼可以這樣!”

而與此同時,魏崇差點撞人的事情,傳到了江家人的耳朵裡,江父江母聞言都慌了起來,問:“有冇有出什麼事?”

“冇有,但那女的好像在纏著魏總,魏總還在和對方交涉,是想私了。”

“現在怎麼樣了?”

“不知道,我過來的時候,他們還在談。”

結婚的日子,誰也不想出這種意外,江初蔓擔心起來,她站起身,就要朝著外麵走,江父江母說:“初蔓,你乾什麼去?”

江初蔓說:“我不放心,過去看看。”

江父說:“你先在這裡等著,我和你媽媽過去看看。”

江初蔓說:“我也過去,怕真的出事。”

這種時候,大家也顧不上是不是不合規矩了,江父江母也冇多說什麼,幾人匆匆忙忙從家裡出去,跟著他們出去的,還有江初蔓的同學。

江初蔓送出去的請柬,周韓深和江葎並冇有過來,不僅冇過來,連份子錢也冇有隨,江初蔓知道兩人冇來,心裡自然不舒服。

但她邀請的那幾個在群裡詆譭她的同學,全都過來了。

這些同學無一例外,都混得並不怎麼好。

江初蔓為了膈應那些曾經在群裡詆譭她的同學,冇有讓人直接去宴會現場,而是讓人過來江家這邊。

她就是要狠狠打這些人的臉。

讓那些人知道,不管她怎麼樣,依舊比這些人過得好。

那些人見江初蔓神色慌張往外麵走,也跟著她一起出去。

魏崇他們離江家本來就不遠,走路也就幾分鐘的時間,江初蔓他們一出去,就看到不遠處圍了一圈人。

大家在看到江初蔓的時候,都讓開了一條道。

江初蔓一眼便看到了魏崇,而這個時候,魏崇這邊,何若正拉著魏崇的手。

江初蔓的目光落在何若身上。

何若年紀看不太出來,但五官還是很好的,她正在對魏崇說著什麼。

江初蔓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突然有種心慌的感覺,那種屬於女人的第六感,讓她對這個女人下意識有些在意,是那種懷疑自己男朋友或老公和麪前的女人有染的在意,江初蔓壓下這種感覺,兩步走過去,走到了兩人麵前,她喊了一聲:“魏崇?”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八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一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一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一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一起的功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