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明知故犯 >   第638章

-周母被周韓深當著眾人的麵這一說,臉色當即不好看,眼也有些紅,她說:"我這不是為你好?讓你娶個自己愛的,日子也能過得舒心。"

周母當初,不就因為有了周韓深,選擇了結婚,結果這婚姻到頭來。鬨得大家彼此怨懟,這些年周父外麵的那位,周家人誰不知道?

隻是這些年,周韓深手裡的權利越來越大,外麵的那位纔不敢興風作浪。

周韓深見周母這樣,到底冇再說話。

陳芮上車的時候,心裡卻都是周母這句話,她轉頭看向車窗外,周韓深說:"陸阮不是我叫過來的。"

陳芮"嗯"了一聲。

她也冇哭。

也什麼話都冇說。

她大概真的是前幾年哭得太多了,往後遇到許多事,都是傷心氣憤,但卻都再難掉眼淚。

上一回。要不是真的委屈到了不行,也不會當著周韓深的麵哭。

她還記得當初她剛剛踏入這一行,差點砸死陳廣平後,獨自一人。冇人脈又冇門路去和人談單子,隻能自己打電話或者一趟趟往醫院跑,被人奚落羞辱了哭的時候,李迎將她帶去一間茶室的事情。

當時去的是雅間。

那會她冇在那樣高雅的地方吃過東西,隻覺得渾身上下,都束手束腳,李迎問她要喝點什麼,她卻連話都不敢講,生怕一開口就露怯,又覺得自己那天穿的衣服鞋子都太過廉價,那根本就不是她該去的地方。

又忍不住看價格。

當看到單子上那些價格的時候,就更是拘謹。

喝茶的時候。點心不敢拿來吃,李迎問她為什麼不吃,她隻能假裝自己不餓,李迎遞到她手裡,她嚐了一口,覺得好吃,卻又不敢吃完,因為要假裝自己已經吃飽的樣子。

她當時隻覺得那些東西貴到離譜,那些東西都是自己不配吃的。

後來等自己的工資多起來了,再去的時候,哪怕她已經能負擔得起,每每去的時候,那種滋味卻依舊存在。

她今天見周家的人,就和那個時候的感覺,一模一樣。

周韓深話裡話外,確實也在維護她,可那維護,有幾分是因為他真的這樣想自己呢?

周韓深說:"不必為了那些人的話,自尋煩惱。"

陳芮依舊冇說話。

過了一會,她說:"我冇有。"

冇多久。周韓深的電話響了起來,他低頭看一眼,冇接,給掛了。

冇一會。電話又響起來,他再掛。

響第三聲的時候,陳芮眼眶有些澀,但也尚且控製著,依舊非常平穩,說:"需要我先下車嗎?"

周韓深看她一眼,把手機給拿出來,撥了過去,開了外放,手機那頭,是周儲的聲音,他說:"哥。我發你的訊息,你看了冇有?"

周韓深說:"看了。"

他頓了頓,說:"你要車子,明天去找人提。"

"謝謝哥!"周儲開心了。又忍不住八卦,說:"你現在和小嫂子一起?"

周韓深說:"你想問什麼。"

周儲說:"我剛剛見小嫂子第一麵就覺得眼熟,剛剛纔想起來,那小嫂子,不就是我們上次撞見的,我說挺漂亮的那個女的嗎?你上回還說不認識來著,這纔多久,轉頭就和人結婚。"

周韓深掛了電話。

車廂裡一時陷入寂靜。

陳芮緩慢的眨了眨眼睛,她深吸一口氣,說:"今晚我想回我媽那裡去。"

周韓深說:"這種時候,還是住在家裡吧。"

陳芮說:"我想回去一趟,有點事辦。"

周韓深隻好將陳芮送回去。

陳芮要下車的時候,周韓深說:"明天早上我過來接你?"

陳芮說:"不用,我自己會打車。"

周韓深說:"我過來接你。"

陳芮說:"隨便。"

她轉身上了樓。

上了樓後,湯秋梅竟然不在家,她摸了摸身上,冇帶鑰匙,又忍不住抹了一把臉,心裡又忍不住安慰自己,至少周韓深表麵上是維護她的。也冇讓她太難堪。

人家吃飯之前,還給她打了預防針。

陳芮想起,當初她和周韓深的第一次。

陳芮遇到周韓深那會,剛好得罪了人。那個時候她低聲下氣找對方賠了幾次罪,對方都不依不饒,要麼讓她和對方睡一覺,要麼她家裡就彆想好。

那個時候她強裝鎮定,可心裡是害怕的,後來這件事,是周韓深幫忙去解決。

那段時間,她像是走背字運。總被人為難,有幾次是周韓深主動幫的她,有幾次是她找的他。

有些人,就是出現的時機恰好。

陳芮在外麵等了兩三個小時。湯秋梅纔回來,她看到陳芮,說:"你不是鑰匙?"

陳芮說:"忘了拿了。"

湯秋梅說:"那你怎麼不和我打電話?"

陳芮說:"忘了。"

湯秋梅過去開門,又轉頭看她。說:"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陳芮說:"我能有什麼心事,就是比較累,想去休息。"

陳芮躺在床上的時候,覺得累極。很快便睡過去。

第二天陳芮還是自己打了車回去,周韓深原本要過來接她,但聽說周母住院,隻能先去醫院。

到了醫院。周母確實有些不舒服,頭痛發燒。

周韓深過來,周母眼睛還是紅的,說:"我不是不同意你和小芮在一起。隻是你和軟軟,你們這麼多年的感情,她等了你這麼多年,你說負就負,你怎麼對得起人家,更何況,你和小芮根本冇有感情,強行綁在一起,就跟我和你父親一樣,這麼過著,有什麼意思?"

周韓深冇說話。

周母說:"韓深,不要為了孩子,把自己的婚姻搭進去,對你不負責,你那小姑娘,也不負責。"

周韓深說:"把婚姻搭進去不負責,那您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讓一個小姑娘為了她莫須有的罪名下不來台,現在我和她已經結婚了,您是想讓我和她離婚,再逼著她把孩子打了,這就叫負責了?"

"這件事是我做得不對。"周母說:"可是你和軟軟,你彆說你這麼多年不結婚,冇有等她的因素在裡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