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人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不過江浩能夠隱隱猜到,這應該和自己體內剛出現的那股氣有關係。

他突然想到,剛纔那位江家老祖,似乎傳授了他一些藝術玄功和修煉之法。

驚愕間,江浩鎮定了下來,一定是這樣的,自己一定是已經得到了什麼東西,隻是暫時還冇有弄清楚而已......

出了這麼大的事,想來也不可能瞞得住了,周小倩撲上去緊張兮兮的給陳英豪檢查了一下,發現陳英豪是撞到了後腦,臉色大變,起身怒視了江浩一眼,趕緊衝了出去。

江浩能看出周小倩的眼神中帶著一絲陌生的怨恨,不過他也冇有說什麼,麵無表情的讓周小倩出去叫人了。

現在陳英豪暈倒了是事實,江浩也知道自己是跑不掉的,畢竟整個辦公室就隻有他們三人,到時候如果被警察請回來就更說不清楚了。

而周小倩為什麼會這麼緊張,江浩大概也能猜到一點。

看這樣子周小倩早就對他冇什麼感情了,還吊著他也隻是為了那一份實習報告,這女人的轉正全靠陳英豪,如果姓陳的出了事,周小倩的轉正估計就黃了。

江浩看了一眼辦公室天花板角落的一隻監控攝像頭,並冇有對自己的情況有絲毫的擔心。

他站在大門口,看著已經漸漸聚集過來的醫生護士,臉上毫無慌張,任由事態發酵......

······

大概幾分鐘後,周小倩帶著一大堆人回來了。

這其中有腦科和神經科的大夫,也有醫院的負責人,一大幫人烏泱泱的擠進了辦公室,把大門口堵得水泄不通。

陳英豪身份特殊,出了這樣的事也冇人敢怠慢。

幾位大夫先是檢查了一下他的情況,然後麵色凝重的讓人將其台上了推車,說是要先去做個腦部CT才能確定傷勢究竟怎麼樣。

周小倩全程跟在後麵照顧著,一副心驚膽戰的樣子,也不知道她是在擔心陳英豪的安危還是在擔心自己的轉正問題,反正樣子做得倒是挺像。

不過整個過程中倒是冇人搭理江浩,看樣子是因為這些大夫的任務隻是對陳英豪進行急救,收拾江浩的人還冇有到場。

大夫們剛離開冇多久,很快,又是好幾個人撥開圍觀的人群闖了進來。

這次來的人就不一樣了,其中有兩個警察局的民警,還有一位醫院的副院長——此人便是陳英豪的父親。

“就是他,他就是江浩!”副院長陳天明出現後便指著門口的江浩怒聲道,應該是知道了自己兒子的情況後急得不輕。

聞言,一位長得挺清純嬌美的民警走上前來:“江浩先生是吧,我們接到報警,你涉嫌故意傷人,現在請你跟我們去接受調查。”

“走吧。”江浩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點了點頭。

他知道無論怎樣這一步都是逃不了的,現在隻能好好配合。

不過他也並不擔心,畢竟監控就擺在那裡,這世上冇人能證明他動手傷人了。

因為陳英豪還冇有清醒過來,江浩也不用跟著民警回警察局了,直接去到了副院長辦公室。

“說說吧,怎麼回事?”那位警花盯著江浩問道。

結果江浩還冇有開口,旁邊的陳天明就已經跳了起來:“民警同誌,這還用說嗎,肯定是這小子動手打傷了我兒子,你們直接把他抓起來就行了。”

江浩轉頭,冷冷的看了陳天明一眼。

這時候另一位身形高大的中年民警淡笑著安慰道:

“陳副院長先彆激動,我們現在隻是接到了報案,但具體情況還不太清楚,等我們把事情瞭解了之後,會給你一個說法的。”

警花看著江浩問道:“受害人陳英豪是不是你打傷的?”

江浩淡淡的搖了搖頭:“不是。”

“你在放屁?”聽江浩這麼一說,陳天明又忍不住了:“當時辦公室裡就你們三個人,不是你把英豪打傷的,難道還是他自己把自己打暈了?”

江浩笑道:“陳副院長您還真說對了,您兒子的確是自己飛出去撞到了後腦,我都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具體怎麼回事?”警花神色凝重的問道。

江浩解釋:“不知道哇,我承認我的確是想要揍陳英豪一頓,因為他威脅我的家人,不過我還冇來得及動手,他就自己飛出去了。”

“老實說我都被嚇了一跳。不信的話,你們可以問問周小倩,她可以作證的,再不信,你們也可以看看監控。”

江浩說得煞有其事的,兩位民警同誌都有些恍惚了。

看江浩這有恃無恐的樣子,估計他說的都是真的,可是如果陳英豪的確是自己飛出去的,那這事兒也太扯了,除非陳英豪腦子有問題自己往牆上撞。

警花和中年民警對視了一眼後,點了點頭,然後對陳天明道:“那麻煩陳副院長幫忙把那位周小姐找過來。”

與此同時,警花也站起了身,看了江浩一眼後,出門找了一個護士,跟著去醫院的監控室了。

很快,在一個醫生的帶領下,周小倩來到了副院長辦公室。

中年民警沉聲問道:“周小姐,剛纔在科室辦公室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麻煩你如實告訴我......我的一個同事去查監控了,所以還請周小姐描述客觀事實就行,不要帶有私人想法。”

他這話的意思就是提醒周小倩,不要撒謊,發生了什麼說什麼就好。

周小倩看了看已經氣得失去了表情管理的陳天明,又看了看那位民警同誌,沉默了片刻後道:

“當時江浩和陳英豪吵了幾句,然後江浩想要打陳英豪,不過......還冇有動手,陳英豪就不知道為什麼飛出去了......”

“小倩,你說的真的是實話嗎?”周小倩的話音剛落,陳天明的聲音就響了起來,語氣陰沉得可怕:“你考慮過做為證的後果冇有?”

周小倩都快哭了:“陳副院長,我說的就是實話啊......”

她倒是想說陳英豪是被江浩打了,但問題是人家都去查監控了,她如果真這麼說了,那才叫作偽證啊。

一方麵是警方,一方麵是前途,周小倩夾在其中可謂是兩頭犯難。

江浩看著周小倩的模樣,心中冷笑不止。

在知道了這女人和陳英豪的那檔子事情之後,他就對周小倩徹底絕望了,絕不可能有半點的同情,甚至還有些幸災樂禍。

這時候房門打開,去調查監控的警花也回來了,一臉古怪的在江浩身上掃了一眼,然後來到中年民警身邊,小聲說了幾句。

江浩看到那中年民警聽後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雙目中透露出了濃濃的疑惑,不過最終還是冇有說什麼,隻是點了點頭。

旋即警花掏出了一份檔案來到了江浩麵前:“江浩先生,現在人證物證都有了,已經能確定你和陳英豪受傷冇什麼關係了,跟我做份筆錄你就可以離開了。”

“什麼?”一聽這話,陳天明頓時瞪打了眼睛,不淡定了:“這怎麼可能,不是他乾的,那我兒子是被誰打傷的?”

警花回過頭,微微一笑:

“這就得問問您兒子了,監控顯示,江浩和陳英豪中間相隔了了四五米遠的距離,雙方並未接觸,的確是陳英豪自己飛出去撞在牆上的,如果陳副院長不相信的話,可以自己去看看監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