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朝除了邊境州城,其他地方是冇有宵禁的。所以就算是晚上,平城中也是人來人往,各種做買賣的吆喝聲,此起彼落。

葉清晏牽著馬進了平城,東看看西瞅瞅,稀罕得不得了。

順來客棧是平城的一家老字號客棧,大堂裡熙熙攘攘的全是人,喝酒劃拳,吃飯聊天。

葉清晏牽著馬,停在了客棧門口。

立刻有小二過來招呼,“客官是打尖還是住店?咱們店裡有剛出爐的熱乎烤鴨,燒黃二酒。”

葉清晏雖然穿著男裝,乍一看是男的,但細看還是能看出身材曲線,店小二也見多不怪,一般女人穿男裝是比較低調,便宜行走的。

“吃飯也住店。”葉清晏回道。

“好嘞,您裡麵請。”

“一間上房。再來兩桶熱洗澡水,還有烤鴨,黃酒一壺,幾個你們掌勺的拿手小菜。”葉清晏把一錠足有五兩的銀子放在了櫃檯上。

掌櫃的一見銀子,笑容滿臉,愈發誠懇道:“貴客放心,包您滿意。甲字號是最好的房間,今兒才裡裡外外的換了新,特彆是床,您今兒頭水。”

“那感情好,謝謝掌櫃的。”

“不客氣,需要什麼您言語。”

葉清晏隨著剛纔的小二上了樓梯。

後腳又有人問掌櫃要上房。

“掌櫃的,最好的上房。”

“抱歉了這位客官,最好的上房已經訂出去了,還有也很不錯的風花雪月四個房間,您看?”

“哪個房間安靜?”

“雪字號房間。”

“就它吧。再來一個四人間的。”

“冇問題。”

……

酒足飯飽,又泡了個熱水澡後,葉清晏躺在精工雕花的拔步床上,準備睡覺。

剛躺下,還冇兩息的功夫,就覺得小腹一陣火熱,又騰的坐起來……差點忘了,她體內的移功丹還冇有解!要在服下丹藥後,六個時辰內解開,現在已經過了五個時辰了,真是要命!

一個時辰內,她去哪兒找個男人給她解毒?

要不去青樓找一個小倌兒吧,完事銀貨兩訖。

嗯,就這麼辦。

葉清晏又穿好衣服,拿上笠帽,打開了房間門。

對麵的雪字號房間門開著。。

抬頭難免就看到了門內的情形。

現在已經天色黑透,房間裡隻點了一盞豆燈,但仍顯得暗淡。

忽然,有人走動。

葉清晏按理應該走了,但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愣是站住腳聽著那離門口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終於,她看到了。

那人一身玄色銀雲紋袍服,頎長的身形高大挺拔,因為房間的燭光昏暗,隻能看到對方一個側麵輪廓。但即便是輪廓,憑她多年看儘宮廷美人的目光,對方絕對是個美男。忽然,美男朝她側目,僅僅一眼,那狹長鳳目,眼尾微微上挑,已然極漂亮,並又藏著威嚴,神光內斂。

‘砰——!’房間門關上了!

葉清晏的臉卻一點一點的白了,一抹從腳底蔓延而出的恐懼感向上攀爬,待到肩頸時,又作一隻凶狠巨爪,死命的扼住了她的喉嚨。

她的親孃咧!

九皇子怎麼在這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