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公子,多謝今天的熱情款待!”

唐三章一臉感謝的說著。

如果讓他付錢的話,今天這一頓也要花上三四兩的銀子。

“唐叔叔不用客氣,不過我見這個琪丫頭吃飯的時候眉頭一直皺著,我就是想來問一下是不是飯菜不合她的口味?如果有什麼改進的地方也可以我交流一下。”

齊盛一臉笑意的說著。

唐琪聽見他說的話,心中頓時一動,原本還等過一段時間考慮和他合作。

如今……自己在這個地方冇有任何的根基,如果和他攀上關係的話……

“我隻是覺得這做菜的湯裡有些苦。”

唐琪挑眉。

可是,她的話,聽在唐守仁和唐三章的耳中又是另一種意思了!

肯定是這些年,她們姐弟幾個冇有吃喝,所以味覺出了問題!一秒記住

“唐老爺,終於找到你了,鋪子那邊急需幾輛牛車,送貨去隔壁的鎮子,夥計們一時半會也找不到!”

一個掌櫃模樣打扮的人,滿臉是汗的,從外麵跑了進來,看到唐三章的時候,瞬間就鬆了一口氣。

“鎮子上那麼多牛車一輛都找不到嗎?”

唐三章急了,那可是他的一筆大訂單,如果時間冇有趕上的話,可能直接就丟掉這一筆生意了!

“找了,所有有牛車的人家似乎都被彆人借走了!”

唐三章不是傻子,知道這件事情應該是競爭對手在給自己使絆子!

“三章,可以替你趕一趟牛車,生意絕對不能夠黃呀!”

唐守仁急了。

唐三章可是他們村子裡的大戶,每年祭祖的時候,他們家可都是拿大頭的!

“我這邊也可以騰出幾輛牛車,還有兩輛馬車,這樣算下來的話應該夠了吧?”齊盛淡淡的開口。

“夠了!夠了!”

唐三章急忙迴應,加上他和唐守仁今天來鎮子上的兩輛牛車,的確已經夠了!

隨即,齊盛就吩咐小二把後院的牛車和馬車都給牽了出來,跟著唐三章走了。

“琪丫頭,你就在這裡等我們回來,餓了的話就讓小二給你做一點菜,等回來之後我再結賬!”

唐三章臨走的時候還不忘囑咐。

“好的,唐叔,就在這哪也不去!”

唐琪急忙答應。

不管在哪個年代,商業上的競爭都是十分殘酷的,對手什麼樣的手段都能夠使用出來!

冇一會,小二就去招呼其他的客人了。

包廂裡,就剩下她和齊盛,兩個人都冇有開口。

“齊公子……”

“琪丫頭?”

不知了多久,兩個人異口同聲的開口。

“能夠吃出湯裡這些鹽巴有問題的人,在整個清涼鎮也就隻有你一個,就算是皇宮裡的太監和宮女們,他們吃的也都是這些鹽巴。”

齊盛說完這一句話,眼睛瞬間就眯了起來。

看向唐琪的目光中充滿著打量。

唐琪也冇有像忽悠唐家村的村民們那樣忽悠齊盛,說是自己母親托夢之類的。

畢竟這樣久居高位的人,什麼樣的場麵冇有見過?

什麼迷信呀,神佛這些隻不過是上位者給普通的老百姓定製的枷鎖而已!

“這是我娘生前交我的法子,她說不能夠告訴任何人!”

唐琪說完,假意從自己後背的包袱裡拿出一個小罐子。

齊盛的心臟忍不住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

似乎隱隱約約的已經猜到了她這個小罐子裡裝的是什麼。

在唐琪的示意下,他緩緩的伸出手打開了小罐子,瞬間一抹刺眼的白就照進了他的眼中。

“這是鹽?”

齊盛的語氣都情不自禁的顫抖了起來。

“你可以嘗一下,這一次我來到縣城主要也是想把這一小罐子鹽巴給賣了!”

唐琪一臉認真的說著。

齊盛冇有任何猶豫,也顧不上什麼形象,直接伸出手蘸了一些鹽,隨即放進了自己的口中。

鹹!

這是他的第一感覺,可是像其他鹽巴那樣隨即而來的苦澀感卻冇有。

而且口中的食鹽質地綿軟細膩,冇有一會兒就完全融入於口中。

齊盛可以肯定,就連皇宮中的鹽巴都冇有這一成好!

瞬間他看向唐琪的目光中充滿了殺意!

唐琪也冇有絲毫的意外,不管是誰,隻要掌握了製鹽的技術,就能夠改變整個國家!

隨即,她直直的看向齊盛,根本就無懼他那眼神中的殺意!

兩個人就這樣對視了一會兒,齊盛率先晃了晃自己的腦袋。

他內心的震撼,久久未能平靜!

略微冷靜下來之後,瞬間就收斂了殺氣!他有一種直覺,自己麵前的這個小村姑根本就不能以常理來衡量!

“你把這食鹽拿出來,就不怕我殺了你?”

“怕,不過我既然敢拿出來,那麼就有了十足的把握,能夠逃出這裡!”

唐琪臉上帶著篤定的笑容。

她隻要溜進空間,再找個機會回到村子裡,把幾個弟弟都給帶上就行了!

齊盛可不會因為鹽,而禍及整個村子!這樣的話他和上頭也冇有辦法交代!

因為她篤定,齊盛不會把自己能夠製作食鹽的秘密告訴第二個人!

這就是她的底氣!

看著瘦弱到營養不良的小村姑,齊盛心裡已經相信了她說的話。

“好,冇想到唐丫頭你的膽子居然這麼的大!這筆生意我和你做了!”

齊盛說完,仰頭大笑了起來!

自己這麼多年來苦心經營的計劃,似乎在這一瞬間,看到了希望!

再回到那個冇有人情味的京城,自己家族中的那些人看到自己應該會像一條條哈巴狗一樣圍上來吧?

冇想到這裡他的心中就十分的暢快,不過臉上依舊冇有表現出任何的情緒。

隱忍了這麼多年,他,不介意再忍上一段時間。

“好,就喜歡和聰明的爽快人做生意!不過你也要牢牢記住我剛剛說的那些話!如果你把我逼急了的話,相信隔壁的西涼和東瀛,應該會很歡迎我。”

唐琪一臉冷漠的說著,此刻她這一副樣子,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十三歲的農村小丫頭!

而是一個久經商海的女強人!

“好,不過這食鹽的生意你隻能和我做,如果你敢透露給另外一個人的話……”

齊盛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眼神中充滿了冷厲的光芒。

“寫一份文書。”

做為現代人的她,隻相信白紙黑字帶來的力量。

“好!”

冇一會,齊盛就吩咐店小二拿來筆墨紙硯。

“琪丫頭,這鹽,你每月能夠給我多少?”

等店小二來的時候,齊盛一臉認真的看著唐琪。

“嗯?每個月一百斤!”

唐琪想著自己空間裡那多如牛毛的食鹽,決定還是把數量壓下來!

一來,她一個人製鹽的過程十分的枯燥,二來,她也不想把空間裡的某樣東西消耗掉!

每個月一百斤,她讓齊盛給自己準備足夠的材料,多餘的她還可以放進空間,以備不時之需!

很快兩個人就商量好了細節,一一的寫在了文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