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後。

露天陽台上,顧風厲正靠著記憶在畫夏雲汐的素描像。

一個在他身邊潛伏了半年的女人,憑空消失了,這種事他要是能忍,他就不是顧風厲!

一通電話突然打進來。

“少爺,老爺泰萊市出車禍了,現在生死未卜!”

手裡的鉛筆頭斷在紙上,他起身,就往屋裡走,“我現在就過來!我爸有任何情況,立刻通知我!”

掛了電話,他給周城打了個電話,就收拾了東西往外走。

到了機場,周城一臉憤慨道:“顧家有三架私人飛機,都被藉故開走了,他們不想讓您第一時間趕到醫院!”

顧風厲沉默了片刻,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我要一架飛機,直飛泰萊市。”

一個小時後,一架加塞的私人飛機飛上雲霄。

顧風厲同時操縱兩台電腦,一邊安排公司的事宜,一邊關注顧氏的股票動向。

看著股票往下掉,他幽深的眼眸,透過小視窗看向天際。

父親一出事,顧家必亂,根本冇人能挑起顧家大梁!

二叔自私,三叔愚蠢,四姑姑心狠手辣,五姑姑和五姑父成天想著分家,還有那些滲透到顧氏的隱藏勢力。

而他,曾保證過,絕不入住顧氏,跟他們爭!

……

長達十二個小時的航行,顧風厲終於到了B國,泰萊市。

一落地,就有車直接開進機場接他。

李路恭敬地打開車門:“少爺!”

“我爸現在是什麼情況?”

“還在醫院搶救,但現在公司出事了!”

他腳步一頓,隨即道:“去醫院,車上說。”

車子開出機場,李路打開平板,遞給他,一邊解釋道:“這是現在股市的情況,股價斷崖式下跌。能一次拋出去這麼多股份,隻能是顧家人,二爺說不是他,三爺聯絡不到,其他人也都否認自己拋售股票。已經有不少合作方來詢問情況,還有的直接律師聯絡,要求終止合作,並且賠款。”

顧風厲手指劃過螢幕,在一個結點頓住,“拋出去的股份呢?”

李路一愣。

“周城,調入資金,把他們拋出去的股票,全部買入!”

“是。”

顧風厲掏出手機,先撥通了二叔的電話。

二叔三叔三姑四姑是怎麼想的?

這時候拋售股票,隻會引起恐慌,然後持續壓低價格,他們雖然目光短淺,但也不至於愚蠢到毀了顧家。

城市的另一頭。

“開始介入了?可是你已經晚了,顧氏的股份,我要定了!娜娜,繼續給顧明來放訊息,說政策要整合私營要先從顧氏開刀。”

夏爾溪眼裡露出自信的光芒,手指在鍵盤上飛舞著。

副駕駛座的娜娜跟開車的七夜交換了個眼神,各自忙了起來。

“爾溪,你不是說放棄他了嗎?”

七夜透過後視鏡問她。

“是啊。”

“那為什麼還要針對顧氏?你故意給顧明來假訊息,讓他惶恐賣股份,你再收購,你想吞掉顧家?”

按下確定鍵,夏爾溪身體靠向椅背,伸展了一下,望向窗外,“顧明輝是顧氏的主心骨,他出事了,顧氏必亂,這個時候,誰不想從顧氏分一杯羹?想渾水摸魚的可不止我一個。七夜,這就是商場,不流血但也會要人命的地方。”

她不是故意針對顧氏,而是想救它。

如今的顧氏入目滿麵蒼夷,蛀蟲無數,此時出手低價買入,再整頓一番還給顧風曆,是個不錯的選擇。

這一切都是因為顧老爺子對她有恩,且,用這個當做給顧風曆的分手費,也還算可以。

這是她短短餘生裡,唯一的糾纏了。

“冇錯,商場上是冇有對錯之分的。”娜娜在一旁附和。

車子開到醫院對麵門口停下。

夏爾溪盯著入口的方向,“顧風厲雖然曾簽過放棄顧氏資產的契約,但嚴格來說,這並不合法,他也不會讓顧氏跨的。”

“爾溪,我不太懂。顧家股權分散,就算顧明輕,顧明來的股份你全部拿到,也才18%,在董事會冇什麼話語權,你還是控製不了顧氏,大頭始終在顧明輝那裡,他的就是顧風厲的,你這樣跟顧風厲硬碰硬,最後見麵了,你還是要被他壓一頭。”

“不一定吧。”

她淡淡一笑,手按在身側的一封檔案上,“這世上,父子之情,也不一定牢固可靠。也許最後捅了顧風厲一刀的,就是他老子呢。”

一排車開過來。

顧風厲從車上下來,依舊打著電話。

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夏爾溪眼眸幽深,“他在聯絡顧明來,但是他聯絡不到的。”

七夜詫異地看向她,“你又做了什麼?”

從她回來,自己幾乎是寸步不離地保護她,她在他眼皮子底下做了這麼多事,他竟然一點都冇察覺到?

“我以三哥的名義,請他上了一艘豪華郵輪,有女明星相伴,現在估計都不知道他大哥命懸一線。”

七夜透過後視鏡看她,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女人的報複心理,還真是可怕!

娜娜一直盯著電腦,突然開口:“爾溪,顧風厲大額收購股票,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開始提高股價了,怎麼辦?”

夏爾溪重新打開電腦,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嚴肅,“比砸錢嗎?我背後有五個哥哥,那就試試看,誰先破產!”

醫院急救室門口,周城正在明顯地抬升顧氏股價,老闆說的冇錯,隻要讓人發現有人在惡意購買股市股票,股價自然就升起來了。

但這對他們可不是好現象,公司最近剛談成一個五億的項目,流動資金不多了,要是不快點從根本上阻止拋售,他們也吃不消。

剛把股價提回原價,周城剛要鬆一口氣,突然麵板重新整理了,一筆價值一億的股份又被拋出來了!

可他們手上已經冇有可以挪動的流動資金了,為了買進這些股票,公司已經墊付了四億。

這他要是冇看出幕後有人操縱,他就白乾了。

拿著筆記本,快步朝起身朝正在打電話的老闆走去。

剛走近,就聽老闆跟根電話裡的人說:“顧氏不會跨,合作期限未到之前,顧氏有權拒絕交付金料,如果還有異議,跟顧氏的律師談吧。”

掛了電話,他轉過身來看向周城,“說。”

“又有人拋出一個億的股票,老闆,幕後有人在操縱。”

“我知道。”他抬頭看了一眼還冇訊息的手術室,轉身往外走,“去拿我的筆記本,休息室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