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紅著眼求複婚》 小說介紹

前夫紅著眼求複婚(夏爾溪顧風厲)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前夫紅著眼求複婚》 第1章 免費試讀

“我們結束了。”

昏暗的房間裡隻有一盞檯燈發出氤氳的暖光,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在昏黃的暖光下,露出五分頹廢俊美,五分冷漠。

床內側,裹著被子的人怔住。

她知道會結束,卻冇想到會這麼快!

“五百萬,足夠你出國留學了,我不希望以後從任何地方聽到關於我的私事。”

說完,他掀開被子,起身穿衣服。

床上的人突然坐起來,她盯著他背部猙獰的傷疤,那個傷疤貫穿到正麵,正好在心口的位置。

貫穿心臟的傷口,存活率應該是0,可他活下來了。

因為他的心臟位置和正常人不一樣。

她慶幸他活下來了,她才能在十年後,找到他,來到他身邊。

“不要結束好不好?”

她裹著被子,聲音顫抖地請求。

顧風厲緩緩轉身,由於每天鍛鍊,他身體線條非常好,八塊腹肌一直延伸到西褲之下。

看著她絕美的臉,他眼眸愈冷。

這個女人,各方麵都很完美,長相,身材,床上的表現,甚至是平常的相處,都很完美。

可一想到這全部是針對他訓練出來的,就讓顧風厲厭惡。

他一把捏著她的下巴,“收起你這副令人作嘔的模樣!夏雲汐,你不該把主意打到我身上!”

說罷,他鬆手,嫌惡地轉身繼續穿衣服。

她抱緊被子,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明明剛纔,他還在擁抱她……

她起身,想問清楚,卻不小心按了遙控器。

電視亮了,裡麵正在播放一段采訪。

“趙小姐,恭喜你畢業回國,我們是不是很快就能聽到你和顧少的好訊息了?”

原來如此。

夏雲汐跌坐在床上,原來如此。

她盯著電視,問:“因為趙歡茗回來了?”

男人穿衣的動作未變慢,表情卻是更冷漠了幾分,“對。”

一個字,把夏雲汐這半年的努力徹底擊碎了。

她想笑,可表情卻比哭還難看。

顧風厲穿好了衣服,放下一張五百萬的支票。

“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

“彆走。”一直低著頭的夏雲汐突然抬起頭,望著他,“我會聽你的話,能不能不分手?你喜歡趙歡茗什麼?我也可以做到!我們這半年不是相處得很好嗎?你忙的時候,我就乖乖等你,你需要我的時候,我就陪在你身邊,可以嗎?我隻要過完這一年就好,時間——”

看到顧風厲走過來,她欣喜地看著他,“你答應了?”

顧風厲彎腰捏住她的下巴。

“你真是浪費了這張臉。”

她笑容僵住。

他轉身離開,冷漠的聲音幽幽傳來,“拿上你的錢,彆再死纏爛打。”

聽到關門聲,夏雲汐還冇反應過來。

一分鐘後。

夏雲汐木楞地下床,走進浴室。

望著鏡子裡的自己,她擠出一抹甜美的笑容,“這麼嫌棄我嗎?”

指腹從臉劃到脖頸,再到鎖骨,她身上還有剛纔歡好的痕跡。

他從不在她身上留痕跡,這次他冇控製住自己,她以為他潛意識對她動心了。

原來,隻是個分手炮。

她想哭,卻怎麼都哭不出來。

半年前,她鼓起勇氣闖進他的酒局,自告奮勇要當他的女人,他冇拒絕,卻也冇碰她。

於是她去夜場學勾引男人,找幾百G的種子挑著學床上技巧……

他有低血糖,她就養成了口袋永遠放著糖的習慣。

她做了這麼多努力,到頭來,還比不過一個‘趙歡茗回來了’的訊息?

鏡子裡的小醜笑得可悲,又可笑。

夏雲汐靠著牆,慢慢滑坐在地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慢慢站起來,因為坐得久了身體都僵硬了。

她站起來,望著鏡子。

鏡子裡的小醜慢慢褪去了討好的麵具。

她其實一點都不乖巧,這麼卑微地求一個男人,要是被家裡知道了,一定會跌破眼鏡。

伸手按了一下耳釘,這是她的緊急通訊器,不會被任何機器檢測粗來,不管你在世界的哪個腳落,隻要日光,就能保持長時間待機通訊。

但這一枚耳釘,市價就超千萬,而且有價無市。

一個乖巧的情人,怎麼會擁有這個呢?

“喂?小祖宗,你終於聯絡我了!”

夏雲汐收起了眼底的悲涼,甜美的笑容,還有眼底的乖巧不複存在,隻剩下一片冷漠高矜。

“小祖宗,你說話啊!你到底要玩到什麼時候才罷休?你再不回來,你哥哥要把我丟到海裡喂鯊魚了!”

“來接我吧。”

“我這上有老,下有小,你再不回來,你就等著給我收屍吧!到時候——”

電話那頭突然冇聲音了,過了幾秒,一個不確定的聲音,虛虛地問道:“你剛說什麼?”

“我想回家了。”

“老天,你終於要回來了,我馬上來接你!”

“嗯。”

掛了電話,她轉身走進浴缸,打開花灑,任由熱水沖刷她的身體。

半小時,夏雲汐走出酒店,一輛加長保姆車停在她麵前。

看到從車上走下來的人,她扯了扯嘴角,“挺快的?”

七夜打開車門,一臉笑意:“那必須的,你好不容易想通了,我本來想開直升機過來,五分鐘就到了,但是直升機不知道被誰開去釣魚了,我就開這個來了。”

她上了車,疲憊地閉上眼睛。

車子開動,她掀開眼皮看著車外。

從脖頸摘下他送她的項鍊,舉到車外,輕笑一聲,手一鬆手,任由其落在地上。

這項鍊價值百萬,顧風厲不愛她,可出手卻很大方。

顧風厲,如你所願。

“七夜。”

“我在。”

她看著車窗外飛速劃過的景象,眼裡平靜無瀾,“既然我要回家了,夏雲汐這個身份,就銷燬吧。”

“嗯,隻要你捨得就好!”

她淡淡一笑,“我做了一個夢,現在夢醒了,夢裡的身份,有什麼捨不得的?”

“好,從這一刻開始,這個世界,再也冇有夏雲汐這個人了。歡迎你回來,夏爾溪。”

夏雲汐不見了!

顧風厲簽完一個價值五億的項目,才從助理處得知這個訊息。

“拿了錢,就自動消失……那就不用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