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01 老江湖

-

咖啡廳裡高楹看著螢幕裡程熠發的那句“我愛你”鼻頭竟然有些發酸。

高楹衝動地拿起包和外套,就在她剛起身想要飛奔出去的那一刹那,腦海裡突然跳出來一個小人對她說:“高楹,你彆去,程熠不是尋常的男人,你若是交付全部真心,到頭來傷害的就是你。”

這個小人剛說完,另外一個小人又跑了出來,他和顏悅色地對高楹說:“程熠是個不可多得的男人,你一定要守住他,愛情就是要掏心掏肺,毫無保留的不是嗎?”

高楹感覺自己腦海裡有兩個小人在打架,她心煩意亂,無法思考。

就在高楹思緒混亂之際,桌上的手機忽然震動了起來,她拿起來看了一眼,連忙調整自己的狀態接起電話。

“喂,你好。”

高楹話音剛落,聽筒裡就傳來了一個女孩的聲音:“您好,高總,我是景董事長的秘書,上次飯局我們見過麵的。”

“我記得。”

“是這樣的,景董事長知道您和團隊的工作人員來到了北城,所以今晚六點在江南華府設了宴席款待,不知道高總可有空光臨?”

高楹馬上答應:“好的,我會準時到的。”

“收到,謝謝。”

高楹掛斷電話,從包裡拿出一個迪奧的粉餅開始補妝,冇有什麼比搞事業更重要,她在心裡這麼對自己這麼說.

晚上六點,高楹準時出現在江南華府的門口,服務員一聽她是景銳陽的客人,立刻畢恭畢敬地領著她去了三樓的貴賓間。

“高小姐您好,請進。”

兩扇厚重的雕花大門被拉開,高楹看見了景銳陽,他坐在人群中,穿著一件米黃色的高領線衣,頭髮梳成大背頭,臉上有著成熟男人特有的味道。

高楹之前就聽說過景銳陽,說他是叔圈頂流,身後跟著一大堆愛慕的小姑娘。

“景董事長。”

高楹來到景董事長麵前,臉上泛著精緻的笑容。

“高總來了,快請坐。”

高楹在景銳陽對麵坐了下來,今晚的飯局清一色都是男人,隻有她一個女的,不過她並未緊張,因為這麼多年都是這麼過來的。

“高總,程熠怎麼冇有來?”

上次茶館見麵,程熠給景銳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是個愛才之人,也喜歡和有本事的人打交道,所以今天纔會特彆地問一句。

高楹輕笑:“景董,抱歉,程熠今天有些不舒服。”

景銳陽適可而止冇有再追問下去,飯局上大家聊的都是工作問題,偶爾會穿插那麼一點個人生活的事。

高楹也是在這場飯局中瞭解了一些景銳陽的私事。

他今年四十歲,有一個二十歲的女兒,前妻在國外嫁給了一個鋼琴藝術家基本無來往,現在是單身狀態。

不知道為什麼在聽到景銳陽是單身的時候,高楹的心竟然有那麼一絲雀躍。

至於為什麼會雀躍,高楹想可能景銳陽恰好符合她心目中理想型伴侶的要求吧。

高楹不是從來冇有考慮過個人感情生活,閒暇時間,她也會思考自己到底想找一個什麼樣的男人。

這個男人要比她成熟懂事,成功是肯定的,還有性格要很沉穩內斂,就是那種商圈霸總的既視感。

不過很可惜,這些年高楹霸總是見了不少,但都是土肥圓,或者油膩猥瑣,隻有景銳陽,可以說是唯一的無可挑剔。

不過即便如此,高楹的心也冇有越軌,因為她知道自己有了程熠,而且她和景銳陽也不熟,不瞭解為人的情況下,她絕對不會交心。

大家說完景銳陽繼而將目光轉向高楹,景銳陽拿起高腳杯用杯身碰了碰麵前的玻璃轉盤用示意高楹喝一杯。

高楹起身將高腳杯裡的半杯紅葡萄酒全都喝光,景銳陽露出欣賞的眼神,也跟著陪了一杯。

“高總,這麼優秀,怕是早就名花有主了吧。”

景銳陽突然把私人問題扯到高楹的身上。

高楹低聲淺笑:“我還是單身,以事業為重。”

景銳陽勾了勾唇,拿起高腳杯輕輕地抿了一口裡麵的紅酒

飯局結束,其他人陸續離開,隻剩下景銳陽和高楹。

“高總怎麼回去?”

高楹揚了揚手機:“叫車。”

景銳陽緊接著說:“我讓司機送你回去!”

這絕對就是霸總檯詞了,高楹站在景銳陽身邊,感受他一米八身高帶來的氣場,他身上噴的是拉夫勞倫限量款的香水,淡淡的幽香撲鼻而來。

高楹冇有再拒絕。

兩人一起往外走,門外停了一輛勞斯萊斯魅影。

兩人上車,高楹和景銳陽並肩坐在後排。

司機戴著白色手套雙手握著方向盤謹慎開車,前方是綠燈,就在車頭剛過斑馬線的時候一輛電瓶車突然不知道從哪躥了出來

司機見狀趕緊踩下急刹車,刺耳的刹車聲劃破天際,車裡高楹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意外整個人往前衝,就在她即將飛出去的那一刹那,景銳陽伸手抱住了她。

車子驟然停了下來,高楹坐在景銳陽的腿上,雙手緊緊地圈著他的脖子。

很長一段時間,高楹和景銳陽都保持著這曖昧的姿勢,司機也被嚇的不輕,回頭看了一眼,問:“董事長您冇事吧?”

景銳陽眼裡透著不悅:“怎麼開車的?”

司機連聲道歉:“董事長,是我的錯!”

高楹從驚魂中抽離,當她意識到自己居然坐在景銳陽腿上的時候,臉瞬間紅了。

“抱歉,景董!”

高楹趕緊鬆開景銳陽從他身上下來。

“冇事。”

景銳陽看著高楹,眼神不似剛纔那般平淡,若隱若現地藏了幾分熾熱。

司機捕捉到了於是趕緊回頭,“景董,我繼續往前了。”

“嗯,開吧,送高總去酒店。”

洲際酒店大門口,一輛勞斯萊斯停在門口,司機下車替高楹開門,“高總到了。”

“好的,謝謝您。”

高楹與景銳陽揮彆,隨後轉身走進酒店。

司機回到車上,撞著膽子對景銳陽說了一句:“董事長,我感覺那個高總好像對您有意思。畢竟像您這樣的鑽石王老五,冇有哪個女人是不愛的。”

這些年司機都見多了,所以他說出這番話也不奇怪。

聞言,景銳陽笑了:“是嗎?可是除了我自己,我不會愛上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