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02 過夜

-

高楹走進酒店,她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剛纔在車裡和景銳陽發生的曖昧。

她來到電梯口強迫自己忘了剛纔那一幕。

高楹就是這點好,一旦她想忘記什麼事,絕對抽身的比誰都快。

電梯門開,高楹走了進去,她伸手按了數字鍵,電梯緩緩上升…

不一會兒十九樓到了,高楹剛走出電梯,整個人忽然就被抱住。

“你終於到了,我等你很久了,你們這什麼公司真不專業,我錢都打過去了你現在纔到啊?”

伴隨著男人說話,高楹聞到了難聞的酒氣,她用力掙紮,但對方就是不肯鬆手。

“你倔什麼,我花了兩千塊錢是讓你來伺候我的!”

從男人言語之間高楹聽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原來這個男人是把她當成小姐了。

“放手!”

“不放!看我待會怎麼好好收拾你!”

男人話閉,抱起高楹就往自己房間走,高楹大喊救命,空蕩蕩的長廊冇有任何迴應。

高楹雖是女強人,但也會有害怕的地方,比如現在,平白無故被人當成小姐耍流氓!

“放開我!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再這樣我就報警了!”

高楹想找手機,就在這時,程熠忽然出現了!

“程熠!”

高楹滿眼閃爍著星光,慌亂的心瞬間降落回了原點,她很安心,因為程熠在。

事實證明確實如此,猥褻男被程熠一腳踹飛,打的他哭爹喊娘,最後直接跪在地上給高楹磕頭認錯。

程熠目光冷肅地看了一眼猥褻男,隨後牽著高楹的手回到了房間。

“砰…”

門被關上,程熠把高楹壓在牆上狂熱地去吻她…

高楹被奪取呼吸,心跳加速,就在她雙腿發軟,顯些要癱在地上的時候,程熠眼疾手快地托住她的腰,露出邪魅狂狷的笑。

“楹姐,這就不行了?”

高楹從迷離中抽神,她伸手推了推程熠,“走開。”

“去哪?”程熠拇指在高楹唇上摩挲,“不想我啊?”

高楹偏頭把臉移向左邊,程熠捏著她的下巴,強行讓兩人眸光纏繞在一起。

“說話,想不想?”

高楹口是心非:“不想。”

“哦,那我走?”

程熠鬆開高楹後退了一步,如果以前這時候是洛枳,她早就撲上來了,但是高楹冇有。

不知道為什麼看見高楹這般淡定,程熠心裡會感覺不舒服。

“…”

程熠歎了歎氣,重新把高楹抱緊進懷裡,“你想要我怎麼做?還是因為洛枳在生我氣嗎?”

高楹以沉默作答。

程熠懂了,“好,那我以後保證絕對不會和洛枳有交集。”

高楹抬眸:“這種事你怎麼保證?”

程熠笑:“我哪裡知道怎麼保證,本來就不是我故意去招惹她的。”

就他媽的很滑稽啊。

高楹:“那你瞎保證什麼?”

程熠挑眉:“那不是你生氣了,我總得表示點什麼哄你吧?我發誓行不行,我真的冇有主動去靠近洛枳。”

程熠是非常鄙視發誓這種行為的,就很非主流,所以他現在覺得自己像個傻逼。

但是冇辦法,有時候女人就很奇葩,他們就希望男人像個傻逼。

高楹嚴肅的神色慢慢地緩和下來,她意識到自己有些過了。

“對不起,程熠,可能這裡麵還是我的問題比較多,我相信你。”

程熠露出滿意地笑:“這就對了,以後不鬨了。”

高楹頷首,頓了頓,說:“你先放開我。”

“乾嘛?”

高楹:“我去開間房,公司裡的人都知道我來北城了。”

程熠明白高楹這是什麼意思,她是怕到時候彆人查到他們的地下戀情。

“好。”.

洛枳在醫院觀察了半天,在感覺自己冇什麼不適之後就央求時揚帶她出院。

“時老師,我不想住醫院,消毒水的味道太難聞了。”

時揚握住洛枳的手,溫聲說道:“你以後從事的工作都要和消毒水打交道。”

洛枳咬唇,“我知道,但我現在就是不想待在這裡。”

時揚看了手機,隨後對洛枳說:“很晚了,現在回去宿舍還開著門嗎?”

洛枳低下頭,醞釀了一會小聲地說了一句:“可以住外麵。”

剛纔時揚接到一個電話,說是深城那邊有一台手術需要他趕回去做,患者是非常重要的人,所以院領導都不敢怠慢,必須請出時揚這個王牌。

於是時揚就定了明天早上七點半的飛機。

洛枳特彆不捨得,熱戀中的情侶都是這樣。

洛枳說完之後時揚一直不出聲,病房裡安靜的落針可聞,洛枳低著頭,一直在想為什麼時揚不說話?

難道說時揚覺得她太主動了,然後後悔開始這段戀情,現在正在醞釀分手?

洛枳越想越多,然後開始後怕。

完了,全完了。

正當洛枳抬頭準備在搶救一下自己這段還冇來得及高甜的愛情時,時揚說話了:“好。”

洛枳睜大眼睛,不可置信:“時老師,你…”

“嗯,一起住。”

時揚臉上泛著笑,那笑很蘇,忍不住讓洛枳想把他撲倒。

色女!

時揚定了洲際酒店,這個品牌在全國來說都是有名的。

服務員把一張房卡交給時揚的時候,洛枳突然後悔了。

是的,她總覺得自己剛纔那下衝動了,開房意味著什麼她心裡是清楚的,她這麼直白時揚會怎麼看她?

洛枳心裡七上八下的,她心不在焉地跟著時揚上了十九樓。

“滴…”

時揚刷了房卡,將門打開,側著身體讓洛枳進去。

“…”

洛枳很緊張,也很後悔,但現在又不知道找什麼理由說走。

裹挾著複雜的心情,她進門了,當看到房間裡擺著的兩張床時,她愣了一下?

這…

時揚進門,站在洛枳身後,溫柔地牽起她的手。

“怎麼了?”

洛枳轉身與時揚麵對麵,“時老師,你開的是標間啊?”

“嗯,標間。”

洛枳一時語噎,腦子裡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又跑出來了。

她想時揚是不是嫌進展太多,但又不好意思拒絕,所以用這種委婉的方式來提示她。

還是說他那方麵不行?

時揚眸光定定地看著胡思亂想的洛枳,猜中了她心裡的全部想法。

時揚眼裡溢位笑,突然他非常霸道總裁地把洛枳扯進懷裡,灼熱的唇貼在她的耳邊,曖昧地說了一句:“待會是要我溫柔一點還是強勢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