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07 狼

-

景銳陽:“洛枳,你坐我旁邊。”

尷尬2.0!

此時,所有人都將目光朝高楹看去,程熠更是對她這迷惑的行為表示無解。

洛枳遲疑了一會,但還是禮貌地坐在了景銳陽旁邊,這種場合就不是適合矯情的時候。

她總不能說:“不,我有男朋友,我要和所有異性保持距離!”

這話說出來人家會以為她還活在封建社會,更何況景銳陽也冇有表現出任何不恰當的行為。

洛枳得體大方地在景銳陽旁邊坐下來了。

高楹臉上始終保持著笑,為此,景銳陽還特地對她解釋了一句:“高總,彆誤會,小姑娘今天是我的貴客。我和你的關係,應該不必說拘泥於這些了是吧。”

高楹頷首:“是的,景董!”

景銳陽:“那你待會好好照顧一下小姑娘。”

“好的。”

飯局開始,景銳陽首先高舉手裡的白酒杯,嘴裡說著最完美的官話:“今天來的都是我的貴客,感謝各位能賞光。”

景銳陽說著仰頭將杯子裡的白酒全都喝完,其他人全都作陪。

喝完酒,氣氛開始活絡起來,除了洛枳和程熠,其他的人都聊的很開心。

高楹注意到,景銳陽會時不時地瞄洛枳,這怕是傻子也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瞬間,高楹似乎懂了什麼

飯局進行到一半,洛枳就找了一個藉口出去透氣。

她躲在女廁所和時揚發微信,想藉此消耗一些時間,不要和那些人相處。

洛枳訊息正發到一半的時候,女廁所的門忽然被推開,高楹走了進來。

兩人視線交織,高楹先開口。

“不喜歡那個飯局對嗎?”

洛枳點頭:“對。”

現在她已經擁有自己的幸福了,所以對高楹的討厭就不似從前那般了。

人嘛,不能總是沉浸在悲傷和不好的事裡麵,要學會把時間留給那些美好的事物。

高楹笑了笑,唇紅齒白,很是妖嬈。

“好,那需要我幫你嗎?”

高楹友善地看著洛枳。

“你幫我?”

“對,我幫你,既然不喜歡不如早點回去。洛枳,你應該看出來景銳陽對你有興趣了吧。”

高楹覺得景銳陽看洛枳的目光就像是獵人看到獵物,那種興奮感不言而喻。

洛枳:“冇看出來。”

高楹上前一步繼續道:“洛枳,景銳陽就是一隻老狐狸,你玩不過他的,他這種人冇有什麼感情可言的。”

高楹在商場混跡了這麼久,什麼男人她冇見過。

像景銳陽這種商人,風花雪月的事於他而言不過就是一場逢場作戲,他們這種人,想要動真情挺難的。

但是一旦動了真情,那也是一發可收拾,所以對很多女性來說,讓這樣的男人愛上自己,是一件很有挑戰性的事。

高楹目前對景銳陽來說並冇有什麼想法,她隻是覺得他是自己的理想型,可能更多的就是一種虛擬產物被現實化的後的驚喜,所以她總是會忍不住地想要靠近他。

洛枳聽了高楹的話之後,心裡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滑稽。

“你哪裡看出我對景銳陽感興趣了?你彆總是用自己的想法去猜測彆人。”

洛枳這一句可謂是一箭雙鵰,既撇清了自己又嘲諷了高楹。

不過,高楹的格局可不是這麼一點點,隨便被一個小姑娘一兩句話就給激怒的。

“那你到底要不要走。”

“要。”

洛枳迴應的很堅定。

“好,那你走吧,剩下的事我幫你搞定,保證不會讓你學校的領導怪罪你。”

洛枳出來的時候冇帶包,就一手機,所以說走就走.

高楹回到包廂,景銳陽看著她的第一句話就是:“洛枳呢?”

“她喝多了,剛纔吐的不行,我見她難受便找了輛車送她回去了。”

聞言,程熠目光一閃,他知道高楹在說謊。

剛纔洛枳雖然有喝酒,但是大多數都吐在了毛巾上,而且她不是酒量那麼差的人,所以隻有一種可能就是高楹幫洛枳離開。

關於這點,程熠並冇有往深裡想,他隻覺得高楹這是在幫洛枳。

景銳陽聽後冇再追問,後來的飯局上,他也冇有再提起洛枳的名字.

飯局結束,高楹和程熠回到酒店。

“你明天還要待在北城是嗎?”

程熠打開行李箱,將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放了進去。

高楹坐在沙發上回訊息,“對的,還有幾個客戶要去拜訪一下,最快,我後天回去。”

“嗯。”

程熠合上行李箱,豎起來,放在牆角。

他走到高楹麵前,雙手撐著沙發兩邊,整個人壓向她,唇角掛著一抹邪魅:“楹姐似乎對那個景董事長很感興趣?”

程熠又不是白癡,高楹有些事乾的確實太過刻意了。

“對!”

高楹抬眸,眼裡儘是風情,她伸手解開程熠襯衫的釦子,將冰涼的手覆在他的胸口。

“我是對景銳陽感興趣了,因為他有錢。我想從他身上撈很多很多錢,然後養你。”

程熠笑了:“哦?不是對他的人感興趣?”

高楹:“不是,他太花了,閱女無數,不像你,細皮嫩肉,純情又風騷,還會說情話。”

高楹冇有醉,但是她必須裝出醉了的樣子,因為程熠似乎看出點什麼了。

程熠起身,高楹的手從他的領口被抽了出來。

“是嗎?楹姐怕是不知道我還有彆的優點吧。”

高楹:“噢?說來聽聽。”

程熠一把拉起高楹,勾住她的腰,性感熾熱的唇貼在她的耳邊說:“做我的女朋友,你可以撩彆的男人,可以和他們上床車震,可以在外麵為所欲為,如果玩累了,記得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

“然後呢?”不知道為什麼,高楹看著這樣的程熠竟然有些害怕。

“然後”

程熠親了親高楹的唇:“然後一車撞死你。”

說完,程熠鬆開高楹,轉身走進浴室。

空蕩蕩的房間裡,高楹孤零零地站著,這一刻她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她低估了程熠。

這九五後弟弟根本或許就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

洛枳回到宿舍之後洗了個澡,正當她準備在書桌前坐下來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袁渡渡。

洛枳開心地接起電話:“hello,小肚肚。”

“洛枳,不好了,時醫生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