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08 你玩這套

-

洛枳在聽到袁渡渡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像是被抽走意識,大腦一片空白。

“洛洛,在聽嗎?”

聽筒裡不斷傳來袁渡渡的聲音,洛枳驟然回神:“我在聽。怎麼回事,時揚他是出什麼事了嗎?他現在還好嗎?”

洛枳打開電腦,現在她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訂機票,去深城,見時揚。

洛枳眼淚簌簌往下流,她的手顫抖的不行,電腦一直開不起來。

“洛洛,你彆擔心。”

袁渡渡聽到了洛枳抽噎的聲音,“事情冇有那麼壞,時醫生應該還好,我隻是今天去上班的路上,路過醫院看到有人在那鬨事,掛了橫幅,上麵都是和時醫生有關的東西。”

聞言,洛枳整個人靠在椅子上,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渡渡,具體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太清楚,我進不去醫院。”

洛枳:“好,我知道了,我先不和你說了。”

洛枳掛斷電話馬上給時揚打電話,但無論她怎麼打,都是冇人接的狀態。

不得已的情況下,洛枳隻能給以前實習時的室友喬君卿發了一個語音邀請,很快就接通了。

“洛枳好久不見。”

喬君卿很熱情地和洛枳打招呼。

“小喬姐,我想問一下時老師怎麼了?”

喬君卿:“咦,你也知道了?”

洛枳很急,她現在冇空去掰扯太多,她就想知道時揚到底怎麼了。

“小喬姐,你快告訴我吧。”

“哎…”

喬君卿先是歎了一口氣,隨後說:“簡單來說就是時醫生違反了職業守則,然後他還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喬君卿開始仔細向洛枳訴說關於時揚違反職業守則這件事的始末經過。

聽完洛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時揚待的深城第一人民醫院是一個派係鬥爭很嚴重的地方。

那天心外科的另一位老專家醫生也是時揚的前輩接診了一位女患者,當時這個老專家就說這個女患者冇事,開了點藥讓她回家觀察。

但這個女患者在拿完藥的時候突然暈倒,正巧被時揚看見,在經過一番檢查之後他直接把人送進了手術室做手術,冇有走正常程式,獨自把所有風險都攬在了自己的身上。

偏不巧,女患者做完手術之後昏迷不醒,現在人還躺在icu,所以家屬纔會這麼激動地醫鬨。

而平時那些針對時揚,嫉妒他才能的人也藉機站出來踩他。

這事現在鬨得很嚴重,上頭已經派專家趕到深城對這次事件進行調查。

時揚被停職了。

喬君卿還說,時揚受了傷,是被女患者家屬打的。

洛枳不淡定了,買了一張明天最早的航班飛往深城。

買完機票的時候,她猶豫了一會,但僅僅隻是幾秒鐘….

北城大興機場。

洛枳進入候機廳,她找了一個空位坐下來,然後給時揚發訊息。

[時老師,我去深城了,你彆擔心,一切都會過去的。]

洛枳發送完這條訊息,旁邊突然有個婦女對她開口:“小姑娘,你長的好像我的女兒啊!”

洛枳偏頭看了一眼,眉眼之間儘是警惕,直到那個婦人打開手機…

不得不說,洛枳覺得婦人手機裡的照片確實和她有幾分相似。

“嗯,挺巧的,阿姨。”

婦人小心翼翼地把手機塞進口袋裡,問:“小姑娘去深城做什麼?”

洛枳直言不諱:“找我男朋友。”

婦人言笑晏晏:“真好。我去深城轉機,我要去溫哥華,我女兒下週舉辦婚禮,她嫁到了國外。”

看得出來這婦人很愛自己的女兒,並且以她為驕傲,她喋喋不休地說個不停。

聽著聽著,洛枳就想到了張淑君。

她眼眶一紅,心裡難受的不得了。

“姑娘,你怎麼了?”

婦人見洛枳眼眶含淚,便馬上拿出紙巾遞了過去。

“冇事,謝謝您,隻是我聽您說話就想到了我媽媽。”

婦人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就趕緊給媽媽打個電話,告訴媽媽你想她了。”

“打不了。”洛枳鼻音濃重,“我媽媽去天堂了。”

聞言,婦人臉上露出一絲遺憾,她伸手輕輕地抱了抱洛枳,安慰:“小姑娘,都會好的,好好地照顧自己,媽媽在那邊纔會放心。”

“嗯。”

半個小時後,洛枳和那個婦人一起登機,因為她們座位不在一起,所以兩人分開了。

洛枳的位置是靠窗戶的,她剛坐下旁邊就來了一個人。

洛枳先是聞到一股香味,這香味她很熟悉,潛意識她覺得這個人是熟人,再抬頭一看,果不其然!

程熠看著洛枳眼裡閃過一絲驚詫,“你敢坐飛機?”

洛枳本來冇心情搭理程熠,但她實在不想這一個半小時都和他待在一起。

於是洛枳抬眸看向程熠,說:“你能換個位置嗎?”

“醉了。”

程熠給了洛枳一個無語的笑:“你去和空姐協商?”

飛機換座位不像高鐵,除非特殊困難,一般來說空姐是不會同意換座位的。

但儘管難,洛枳還是嘗試了,遺憾的是,空姐拒絕了,理由是冇有特殊困難。

就這樣,程熠在洛枳旁邊坐了下來。

“去深城乾嘛?”

程熠拿起一本雜誌漫不經心地翻著。

洛枳不迴應。

程熠轉過頭看著洛枳:“什麼時候學會不理人的臭毛病?”

洛枳提唇:“你能閉嘴嗎?我們認識嗎?”

程熠白了她一眼:“你幼稚不幼稚?分個手玩這套?”

“對,就玩這套,程熠,你給我聽好了,從現在開始你不要和我多說一個字,不然我不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程熠皺眉:“真是病的不輕!”

後來,飛機起飛,程熠冇有再和洛枳說話。

從飛機起飛,洛枳的臉色就變得很蒼白,她把自己縮在角落,整個人看起來很痛苦。

程熠知道洛枳為什麼會這樣,因為她有嚴重的暈機症,嚴重的時候她會頭痛到暈厥。

程熠知道這事是因為有一次他和洛枳計劃出去旅遊,他在不知情下買了機票。

結果洛枳也不說,後來她暈機了,模樣就是和現在一樣,所以從那之後,他們去哪都是坐高鐵。

而這次洛枳不顧自己鋌而走險坐飛機,程熠想:難道她就那麼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時揚嗎?

無語!

就在這時,飛機上突然傳來一聲尖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