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11 腦殘

-

洛枳心跳加速,她還是對程熠有期待。

然而洛枳在看到駕駛座上的人時,失望瞬間占據心頭…

不是程熠,是時揚。

“時老師?”

洛枳有些驚訝。

時揚頷首:“嗯,你去哪,需要幫忙嗎?”

洛枳本來想拒絕,但轉念一想又馬上改口:“時老師,我手機冇電了,叫不了車,您能載我一程嗎?”

時揚:“可以。”

洛枳連聲道謝,隨後拉開車門上車。

洛枳不知道的是她要是再多等個幾秒鐘心裡的那份期待就能實現了。

程熠追來了,他在一個路口等紅燈的時候,親眼看見洛枳上了一輛白色的奔馳。

所以她其實也冇有那麼傻對不對?

程熠以為會看見洛枳坐在馬路邊偷偷抹眼淚,然而事實上她好像並冇有那麼嬌弱。

程熠勾了勾唇,唇角逸出一抹諷刺。

紅燈變綠燈,程熠一腳油門到底,車風行電掣一般向前馳去。

程熠輕鬆超越了那輛奔馳車。

洛枳看向車窗外,剛纔一輛車從她麵前疾馳而過,那速度快的讓她什麼都冇看清。

洛枳把視線回正,偏頭看了一眼時揚,咬了咬唇,隨後說道:“時老師,上次我撞了您的車真不好意思,您去維修了嗎?費用多少,我轉給您吧?”

洛枳其實有點點社交恐懼症,尤其不知道怎麼和級彆比自己大的人打交道。

“不用,走了保險。”

時揚接話速度倒是快,隻是迴應的話都是容易把天聊死的那種。

洛枳想說一定要賠償,但又怕再說下去讓時揚厭煩,於是她隻能選擇閉嘴。

“待會你到哪?”

洛枳想程熠那裡她不想去,那麼她能去的地方除了酒店還剩哪?

“麻煩時老師幫我放在附近有地鐵站的地方就好了。”

剛纔洛枳一上車就借用了時揚的車載充電器,等到了市區差不多就能用了。

時揚點點頭,冇有再多說。

一個小時後,洛枳坐在酒店的床上,剛纔在時揚車上努力隱忍的情緒在這一刻釋放。

她雙手握著手機,肩膀一抽一抽的,雖然分手是她提的,但她比誰都不捨得,這種看清了還放不下的感覺真的太難受了。

洛枳倒在床上,兩滴眼淚從眼角流了出來…

/

深城歡笙轟趴俱樂部。

程熠拿著巧克粉磨著手裡的檯球杆子,他一邊磨一邊盯著桌上的球看,神色冷峻。

“程熠,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李成玨彎腰翹臀視線盯著桌上的紅球,然後動了動手裡的杆子…

白色的圓球立刻碰撞紅色的球,隻可惜冇有進洞。

李成玨今天在這裡組了個跨年局,他冇想到的是本該和女上司搞在一起的程熠竟然會在這出現。

再三追問之後他才從程熠口中套出來龍去脈。

程熠冇馬上迴應,他彎了彎腰很輕鬆地就把李成玨剛纔冇打進去的球給打進洞了。

李成玨挑了挑眉,豎起大拇指:“厲害啊!”

“不過話說這次洛枳是不是來真格的?你不去哄哄。”

程熠腦海裡一下子就浮現洛枳在高楹麵前宣誓主權的樣子,那種厭惡感又跑了出來。

“哄什麼?她腦殘我去哄她,跟著腦殘?”

程熠換了個位置,視線盯著球檯繼續說道:“過分的喜歡實在太廉價,洛枳現在這種行為讓我連碰她的興致都冇有了。”

說完這句,程熠又是一杠進洞。

李成玨見狀摸了摸鼻子,附和:“這倒也是,這次洛枳不懂事了,她直接跑到高楹麵前宣誓主權,好嘞,以後你不要搞了。”

李成玨是慣性渣男,所以他很理解程熠的心情。

“好吧,都煩成這樣了估計上床也冇什麼感覺了,就分唄。”

程熠沉默,李成玨看了他一眼:“哥們,你這是又不捨了?你到底對洛枳是什麼想法?”

程熠想了想說:“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噗…”

李成玨笑,“比喻恰當,換我,我也是一樣的想法。”

說到底李成玨和程熠都是屬於那種親手把玫瑰變成雜草,後來又嫌雜草不夠誘人的角色。

李成玨看了他一眼,“所以,還是那句話,騎驢找馬啊,先吊著洛枳。以後不要再渣的這麼冇有技巧了,高楹那邊你還不知道什麼情況,洛枳這邊就玩脫了。我說真的,就洛枳這種條件想追她的人一大把,什麼奔馳寶馬那都不是事。”

聽到李成玨提起“奔馳”兩個字,程熠像是忽然想到什麼,“等等!”

李成玨莫名其妙:“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