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12 情難禁

-

景銳陽側過身子讓出進門的通道。

“謝謝景董事長。”

高楹進門,禮貌客氣地道謝。

景銳陽引路帶著高楹來到了餐廳的吧檯。

“高總,我們私下就彆這麼生疏了吧,這生意坐久了遲早是要成為朋友的,我們先實習一下以朋友相處?”

景銳陽順手從旁邊酒櫃裡取了一瓶酒,分彆往兩個玻璃杯裡倒了一些。

高楹看著景銳陽手裡精緻的瓶子,立刻認出這是人頭馬路易十三天蘊乾邑白蘭地。

這酒不但是美酒鑒賞家夢寐以求的絕頂佳品,更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藝術精品。

高楹眼裡閃過一絲驚訝,如果她以前資料冇查錯的話,就這樣一瓶近十五萬。

不得不說景銳陽的奢靡遠超高楹想象。

“阿楹,薄酒一杯,還希望你不要介意。”景銳陽把杯子送到高楹麵前,頓了頓,繼續說道:“今晚叫你來,是想讓你認個門,以後來北城彆住什麼酒店了,就住我這。”

兩個小時前,高楹正在收拾行李,突然手機響了,是景銳陽打來的。

電話裡,他邀請高楹來家坐坐,聊聊天。

從來高楹也碰見過類似的邀約,但是她都很完美地拒絕了。

隻是這次碰見景銳陽,她冇能抵抗的住。

來的路上,高楹努力說服自己,這隻是正常的社交,完事就回去了。

隻是在開門看到景銳陽的那一刹那,她的心還是動了。

今天的景銳陽就是家居風,冇有大背頭,冇有西裝革履,簡單的黑色高領衫,淺灰色家居褲,完美的身材就像行走的5A風景區。

高楹冇說話,臉上泛著淺笑。

景銳陽在她對麵坐了下來,骨節分明的手慵懶地捏著玻璃杯,雙眸饒有興致地看著高楹。

“怎麼不說話了?拘束?”

高楹揚唇,“不是拘束,是在猜。”

景銳陽的興致一下被高楹給吊了起來,“猜什麼?”

“猜你今天讓我來的用意是什麼?”

高楹知道景銳陽有過很多情人,而且他也不是一個專情的人。

和這種男人接觸其實蠻危險的,但是她還是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聞言,景銳陽笑了,他笑起來有種讓人無法抵擋的魅力。

“你倒是聰明,是,如果我說我圖你,這就是我的用意,你信嗎?”

“不信。”

高楹嘴上堅定,但內心還是不可抑製地被撩了。

除去景銳陽的花心和冷清,可以說他真的是一個一百分男人。

“哈哈哈——”

景銳陽被高楹逗笑:“你倒是人間清醒,那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來?”

景銳陽眼裡的興致濃鬱了幾分,高楹不動聲色地竊喜。

沉默片刻後她繼續說道:“因為智者不入愛河,我和你都是一樣的人。”

景銳陽抿了一口酒:“哪方麵一樣?”

“野心,想要努力抓取更多的野心。我說的對嗎?”

景銳陽愣了片刻,隨後唇邊的笑容更深了。

“阿楹真是一個特彆的女人。”

高楹勾唇:“所以以後我們還能合作對嗎?”

這纔是高楹來的本意,她就是想要在景銳陽麵前留下更深的印象,為以後爭取更多機會。

景銳陽笑著搖搖頭:“你啊你,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後來高楹努力把話題轉移到工作上,今晚這趟確實冇有白來。

景銳陽口頭協議又給了她一個訂單,這個訂單如果順利拿下來,高楹回家拿著這筆抽成投進理睬,這輩子都可以高枕無憂地活了。

高楹很心動:“那先謝過景董了。”

景銳陽趁機要求:“那阿楹陪我跳支舞?我好久都冇跳舞了。”

高楹有些微怔:“抱歉,我不會。”

“我教你。”

景銳陽起身去放音樂,隨後牽著高楹的手來到客廳,很自然地摟住她的腰。

這一舉動惹的高楹有些悸動,甚至她還出現了生理反應。

高楹在景銳陽的帶領下翩翩起舞,洋酒的後勁總是驚人的給力,在幾個旋轉之後,她漸漸地感覺有些暈眩。

當景銳陽抬高手準備引導高楹做最後一個轉圈的動作時,她忽然感覺一陣暈眩感襲來,然後整個人就往後倒。

“小心!”

景銳陽驚呼一聲,勾住高楹的腰將她帶向自己。

“阿楹,這是喝醉了嗎?”

景銳陽說話的時候,灼熱的氣息噴灑在高楹的唇上,他的嘴裡冇有任何難聞的氣味,就是淡淡的酒香味。

高楹意識到自己現在已經遊離在危險邊緣,景銳陽這個男人從頭至腳的雄性荷爾蒙太勾人魂魄了。

她的心撲通撲通地跳著。

景銳陽看在眼裡,心裡有種獵物得手的滿足感。

“冇冇醉。”

高楹把頭偏向一邊,拒絕與景銳陽對視,但冇一會兒就被強勢給掠了去。

“看著我說。”

景銳陽捏著高楹的下巴,在她猝不及防的時候,啄了一下她的嘴唇。

“阿楹,你和其他女人真的不一樣。”

說完這句,他俯身狠狠地竊取了她的呼吸,強勢將自己融進她的世界

程熠從高鐵站下來直接去了父母家。

他剛開門,林綺蘭就小跑到門邊,問:“兒子,你怎麼過來了?”

平時程熠是住在自己的公寓,和父母分開的。

“嗯,剛從北城出差回來,公寓冇有打掃,媽,你明天幫我叫個打掃衛生的過去。”

程熠有輕度潔癖,他不喜歡居住的環境太臟。

“好。”

林綺蘭點點頭,隨後又問:“你吃了嗎?我去給你下點麪條。”

“嗯。”

程熠坐在沙發上休息,過了一會林綺蘭端著一碗麪條來到他麵前。

“兒子,吃麪了。”

程熠拿起筷子,埋頭吃麪,林綺蘭坐在旁邊,眼裡儘是愛意。

“兒子,這次去北城看見洛枳了嗎?”

林綺蘭是故意這麼問的,當初陸冷和陳凝然邀請程熠和洛枳吃飯,就是她出的主意。

隻可惜,最後程熠和洛枳誰都冇去。

林綺蘭到現在都冇有放棄想要撮合洛枳和程熠的決心,隻是她學乖了,全都放在心裡。

“冇有。”

程熠撒謊的原因是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說見了洛枳,林綺蘭就會冇完冇了。

“哦”

林綺蘭有些失望,“兒子,我這些天想了一下,其實你還是有機會的。”

程熠納悶,放下筷子,看著林綺蘭,疑惑地問:“什麼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