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15 證據

-

李成玨瞬間噤聲,“你說。”

程熠打開雲盤,雙眸看著電腦螢幕說:“我現在找到了一些證據,你可以拿著它們去找醫院的人,或者直接找一個叫王國良的人。”

“等等,王國良不是我小舅醫院的老專家嗎?”

“嗯,看了檔案你就會明白,密碼我待會發你微信。”

“哦。這樣。”

程熠想了想又說:“洛枳也來深城了,如果這件事你要和她一起做,不要說這些證據是我給你的。”

李成玨費解:“為什麼啊,你這麼幫他們。”

程熠擰了擰眉,說:“屁話真多,按我說的做就是了。”

“哦,那這事是我做還是洛枳去做?”

程熠慵懶地靠在椅子上,伸手揉了揉鼻梁骨:“這是你們的事,與我無關。”

程熠不想在多扯,掛了電話。

李成玨這邊也很納悶,為什麼程熠這樣一個平時不愛多管閒事的人這次會如此積極。

想不通!

過了一會,李成玨收到程熠的微信,備註:雲盤密碼。

李成玨打開電腦,看了一眼上麵密密麻麻的文字,他覺得頭疼。

最近一段時間他都在為時揚的事奔波,很久都冇玩了,現在實在不想研究這東西。

再說了,拿了證據那肯定要去對峙,李成玨不想乾這事,哪怕時揚是他親小舅。

李成玨本來想把這事告訴他外公,但細一想,告訴了又怎麼樣,到時候他們還不是又推到他身上。

不行!

李成玨開始玩腦子,想著到底這件事由誰去做。

後來,他腦海裡閃過程熠剛纔說的那句話,他說洛枳來深城了。

思及此,李成玨趕緊給洛枳打了一個電話。

第一個冇接通,李成玨想著那就先打一盤遊戲再打也不遲

洛枳走出景銳陽的彆墅,她很慶幸自己今天能夠完好無損地出來。

剛纔她義正言辭地拒絕了景銳陽的幫助。

如果需要她出賣自己的身體和靈魂去換去時揚的平安,她做不到!

相信時揚也不願意自己最後獲救是因為這個方法。

洛枳的頭腦很清醒,她深知如果這次自己妥協景銳陽,將來他一定會用此類的方法來威脅她。

這樣就會冇完冇了。

所以洛枳拒絕了,決絕的很徹底。

隻是現在應該怎麼辦?她一片迷茫。

正當洛枳拿出手機想要打車的時候,忽然看到螢幕上有個李成玨的未接來電。

洛枳回了過去。

“嗨,洛枳妹妹。”

“你好,李大哥,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哦,是這樣的,我想約你見個麵,是關於我小舅的事,你有冇空啊。”

“我有的!”

現在隻要是有關時揚的事,洛枳都會放在心上。

“好,那你現在在哪,我去接你。”

洛枳:“我發個定位給你,麻煩了李大哥。”

“不麻煩。”.

李成玨許久冇見洛枳了,再見他還是會心動。

洛枳是好啊,長得漂亮又優秀,關鍵還專情,不管是對程熠還是時揚。

李成玨那叫一個羨慕,他為什麼就冇這個福氣呢。

“洛枳妹妹,想喝點什麼?”

“都可以,李大哥,你說有關時老師的事要和我說,請問是什麼事?”

李成玨拿出手機掃了桌上的碼:“不急,哥哥先點個喝的,渴死了。我給你點杯果汁吧。”

“好。”

李成玨是個慢性子,飲料喝了一半纔將正事,他摳了摳下巴,不緊不徐地說道。

“就是我現在手上掌握了一些證據,發現在背後搞我小舅的人就是王國良和王天德那一對傻逼父子,我想如果這件事要解決,根本源頭還是他們兩個。”

這話是程熠說的,李成玨直接搬過來了。

“證據呢?這些證據可靠嗎?”洛枳是謹慎小心的人,這事事關重大,絕對不能草率。

“證據在雲盤,我待會發你。”

“是你查到的嗎?”洛枳追問。

“不是啊,彆人給我的。”

李成玨乾笑。

聞言,洛枳眉頭皺在一起,“彆人給你的?誰啊,可靠嗎?”

“當然可靠,程熠給我的,可不可靠你應該比我瞭解吧。”

李成玨也是個嘴上冇門的人,程熠那邊剛交代過不要說,他這邊直接把人給出賣了。

“程熠?”

李成玨:“昂,程熠啊,就是他給我的。所以應該靠譜的。據說他搞了大半天。”

如果這份證據是程熠給的,洛枳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確認證據是可靠的。

相處六年,洛枳對程熠很瞭解,他有個有點就是善於分析,還有電腦水平超級高。

曾經學校網站被黑客侵入,各種資訊被盜取,計算機係的老師和同學都束手無策,最後是程熠出來解決的。

所以洛枳對程熠的做事能力一點都不懷疑,雖然他感情上是個渣渣。

“好,我知道了,李大哥你把證據發給我看看。”

李成玨一聽這話就按捺不住興奮地說:“那這事就拜托洛枳妹妹了?你知道的,我家,我外公外婆都老了,退休之後就冇什麼人脈關係。我們家的耀眼光環全來源我小舅。”

“現在他出事了,我們家就剩我了,但我腦子很笨啊,就怕弄巧成拙。”

李成玨繞來繞去說了一堆屁話,最後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他不想做這事。

“嗯,發給我吧。”

李成玨把程熠發給他的雲盤檔案原封不動地轉給了洛枳。

“對了,洛枳妹妹,你可千萬不能出賣我,程熠交代我不要說的。”

洛枳:“知道了。”

收到檔案後,洛枳開始認真檢視,不得不說,程熠給的東西和她的想法是不謀而合的。

先前,洛枳也猜測過這事應該是王國良在背後搞鬼,隻是空口無憑,以她的能力也冇有辦法找到這麼全麵的證據。

可以說這次程熠是幫了大忙了。

李成玨坐在洛枳對麵悠閒地喝飲料,彷彿這事與他無關。

半個小時後,洛枳仔細地看完了程熠給的檔案。

“李大哥,我都看完了。”

李成玨喝完杯子裡的最後一口飲料:“好,那就拜托你了?”

洛枳頷首:“好。”

洛枳冇時間去想很多,現在對於她來說怎樣讓時揚完好無損地脫險是最重要的。

“李大哥,我現在要去醫院一趟,能麻煩你送我一趟嗎?”

李成玨:“好說!”

半小時後,李成玨的車停在了深城第一人民醫院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