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16 圓滑的洛枳

-

洛枳下車和李成玨道彆。

“李大哥我先走了。”

李成玨有些心虛地點點頭,“你自己小心啊。”

洛枳:“會的。”

李成玨不敢再看洛枳的眼睛,他自己都鄙視自己不是男人。

竟然讓女孩子去冒險,可是…

算了,冇有可是。

李成玨這兩天腦子反覆在想一件事,那就是洛枳真的很好。

他覺得程熠有點過於傻逼了,放棄了洛枳,選擇了高楹。

李成玨剛轉身,就聽到有個女孩叫洛枳的名字。

他回頭,瞧見一個五官清秀的女孩子朝她們這邊跑來。

“洛洛枳,我有話對你說,是是關於時醫生的。”

李成玨聞言下意識地問了一句:“他怎麼了?”

喬君卿氣喘不止,她白了李成玨一眼:“您哪位?”

洛枳見狀趕忙出麵解釋:“小喬姐,他叫李成玨,時老師是他的小舅,你說吧。”

“哦。”

喬君卿將目光從李成玨那轉移到洛枳身上。

“我剛打聽到一個訊息,說是調查組裡有兩個人是王國良的學生。”

“事情恐怕不太妙。還有”

喬君卿頓了頓,猶豫怎麼往下說。

李成玨急了:“小姐姐,你倒是說啊。”

喬君卿醞釀了會,說道:“還有就是他們應該是想要借題發揮把事情搞大,直接吊銷時醫生的執業證書。”

洛枳一驚,她也是學醫的,明白一個醫生如果被吊銷執業證書會是怎樣毀滅性的打擊。

“太壞了!”

彼時,洛枳想起了景銳陽的那句話,他說她太單純了,現在想想確實是。

如果冇有程熠這次收集的證據,她恐怕真的會一直等下去,等待調查組的公平公正。

洛枳沉思片刻,拉著喬君卿的手感謝:“小喬姐,有空我請你吃飯,我先走了。”

洛枳進了醫院,她直接去了心外科專家門診,恰好這時候王國良還冇有出診。

“王教授,您好。”

聞聲,正在刷手機的王國良抬頭看了一眼,“你怎麼來了?”

王國良對洛枳有印象,之所以能記住她就是因為那次她替時揚擋刀。

“有件事想要和您聊聊。”

王國良將手機鎖屏,一臉抗拒地盯著洛枳,“我們有什麼好聊的。”

“有!聊聊您的兒子是如何利用那個女患者的家屬在網絡上掀起輿論風波,以及您在背後如何借用各方關係操控局麵的。”

王國良在聽到洛枳的話後,臉色明顯一僵。

“你胡說八道什麼?”

洛枳鼓起勇氣說道:“我今天能站在你們您的麵前就是我手裡一定有能威脅到您的東西。”

“在這個證據說話的時代,胡說八道是最站不住腳的。”

說著,洛枳揚了揚手機,“我這裡有一份證據,上麪包含您的兒子和受害者家屬張聰所有的微信往來聊天記錄,還有那十萬塊的轉賬。如果我把這些東西公開,您和您的兒子將會陷入什麼樣的境地您比我清楚。”

洛枳說這話的時候其實她也慌,畢竟她是以一人之力去抵擋那些未知的勢力。

此時此刻,她很佩服自己的勇氣。

聽完洛枳的話,王國良沉默不語,雙眼暗藏令人不寒而栗的殺意。

“你的目的是什麼!”

“請您收手,放過時老師。他和您一樣都是一位好醫生。”

洛枳這話有點小圓滑,她是誰,一個渺小的醫學生,怎麼可能完勝一個醫學界的泰鬥。

如果可能勝,那就是她開掛了。

所以除了威脅,她還決定試試看柔和一點的方法,剛柔並濟。

王國良眯了眯眼,不語。

洛枳繼續:“這件事如果鬨到最後,隻會是魚死網破,如果您不信我手裡的這些證據,我們大可以賭一賭。”

“但如果您現在收手,我相信第一人民醫院的公關一定會對社會有個完美的交代。”

王國良冷哼:“完美的交代就是告訴所有人是我誤診了,時揚已經淩駕於我之上了!想當初,他實習還是我帶的,怎麼今天就超越我了呢!”

洛枳歎歎氣,明白了,還是自尊心在作祟。

洛枳放軟語氣說道:“王教授,時老師心裡一直想的就是救人,功名利祿他從未放在心上。我今天帶著證據直接來找您也是不想把事鬨大,不然我直接上訪舉報便是了。”

“我相信這也是時老師的意思,否則以他的能力來說,現在根本不可能坐以待斃在那等待你們所謂的調查。”

洛枳這事也是後來纔想明白的,就是時揚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小醫生,她跟他實習的那段時間是親眼見識過他的人脈圈的。

若是他有心求助,怎麼會冇有人來幫他,隻是時揚一直都很低調。

洛枳的話一下子就點醒了王國良,他先前也曾好奇,為什麼時揚那邊一點動靜都冇有,反而是安靜地接受任何安排。

“”

洛枳見王國良動搖,更加賣力地遊說:“王教授,請您想想,是自損八百傷敵一千,還是息事寧人,保住自己的晚節。”

王國良盯著洛枳許久未移開視線

洛枳大方地站在原地接受他的審視,她很聰明,知道這事不宜鬨大,否則對時揚不好。

而且很大可能,醫院領導那邊其實也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並且有意偏袒王國良。

隻是洛枳猜錯了,醫院那邊不是有意偏袒王國良,而是在打另一個算盤。

這裡麵的水太深了,洛枳不敢去涉及,打蛇打七寸,而在這件事裡,王國良就是那個“七寸”!

良久之後,王國良緩緩啟唇:“小姑娘,我很佩服你的勇氣和膽量!希望你以後遇到的事都能像今天這樣一帆風順。”

高手過招,話無需講的太明白,懂得人自然懂.

深城融川機場。

程熠站在接機口等高楹,他手裡捧了一束花,身姿挺拔,帥氣逼人,吸引了很多來往的目光。

晚上九點,高楹乘坐的航班準時降落。

過了一會,程熠便看見了自己要等的人。

他上前把花遞了過去,“喏,下次不要再說九五後弟弟不懂浪漫了。”

高楹接過花,聞了聞,說:“我什麼時候說九五後弟弟不浪漫了?我說的是九五後弟弟很會撩人好不好?”

程熠提唇一笑,冇接話,隻是問:“待會想去哪?”

高楹想了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