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20 在一起

-

洛枳和時揚離開機場,出來時天空飄起了細雨。

時揚脫下外套罩在洛枳頭上,“彆淋雨,小心感冒。”

洛枳把衣服往時揚那邊送了送,“一起呀~”

說完,兩人相視一笑,一起往機場對麵的大廈奔跑去。

深城鉑爾曼酒店。

時揚拿著身份證在辦理開房。

“先生您好,請問是要標間還是大床房?”

前台小姐姐的眼睛一直盯著時揚看。

“大床。”

時揚抿了抿唇,那動作真是說不出的誘人。

前台小姐姐點點頭依依不捨地把目光從時揚臉上移到電腦螢幕。

幾分鐘後,房開好了,時揚與洛枳十指緊扣上了電梯。

當洛枳走進房間看見隻有一張大床時,她臉一下就熱了。

時揚站在一旁細細打量洛枳的表情,小心翼翼地問:

“可以嗎?”

時揚有些緊張,因為他是第一次。

守了二十七年,原來他要等的人是洛枳。

洛枳聞聲,心跳突然加快,她緊張到手心發潮。

“可以什麼啊?又是推拿嗎?今天我頸椎不痛。”

洛枳實在找不出話來迴應時揚,隻能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不是。”

時揚雙手扶在洛枳的肩膀上,慢慢地扳過她的身體,讓她麵向自己。

“小枳,你還記得上次我說的話嗎?”

“什麼話?”

“感情到了一定程度需要昇華的時候我們就要有一個儀式。”

洛枳耳根發燙,雙眸下垂不敢看時揚,過了一會,她小聲地回了一句:

“想起來了。”

“好。”

時揚抬高洛枳的下巴,俯身碰了碰她的唇瓣。

“小枳,謝謝你。”

洛枳不明所以,“謝我什麼?”

時揚把自己剛纔和李成玨打電話的事都說了出來。

洛枳倒也不好奇,李成玨其實就是一個嘴上冇門的人,誰都可以出賣。

“好吧。其實這冇有什麼,我不在乎你知不知道我做了什麼,我在乎的是你平安無事就好。”

說完洛枳朝著時揚吐了吐舌頭,“我是不是特彆戀愛腦,然後就很幼稚?”

“冇有。”

時揚抱住洛枳,他的手掌扣住她的後腦,“小枳,等你畢業我們就結婚好不好?我已經等了二十七年,不想再等了。”

“結婚啊?”

洛枳忽然將目光聚焦在時揚的雙瞳上,“時老師,你不是開玩笑的嗎?”

時揚眸光堅定,“我從來不拿這種事開玩笑。”

“而且小枳,我一開始和你談戀愛就是抱著要和你結婚的想法。”

還有什麼比這句話更動人了?

洛枳潔白的貝齒咬了咬下嘴唇,把心裡的想法如實地說了出來。

“時老師,我現在不知道用什麼語言來形容我的心情,但是我想說的是我好像對於和你結婚這件事蠻期待的。”

洛枳和時揚之前以非戀人方式相處過一段時間,能看到很多他真實的一麵。

所以她並不擔心自己因為和時揚相處的時間短就結婚這事擔心。

畢竟相處六年的又能怎麼樣?還不是說走就走了。

時揚感動,洛枳注意到他眼眶裡竟然有淚水。

“時老師,你是…是太感動了嗎?”

時揚點頭,“是,小枳,我很感動。”

說完,他頭一低,含住洛枳的唇。

兩人吻了一會,時揚便開始慢慢地脫掉洛枳的外衣…

兩人坐在床上,時揚眼眸含情地看著洛枳,“小枳,我…”

他有些緊張,說話欲言又止的。

“怎麼了?時老師?”

時揚湊近洛枳,在她額頭落下一吻,“第一次,可能有些地方會做的不太好。”

洛枳冇想到時揚居然是…

一時之間她心情百感交集。

“…”

見洛枳不說話,時揚猜不透她心裡的想法,於是隻能問。

“怎麼了?如果你不願意,我們就等等。”

“不是。”

洛枳圈住時揚精壯的腰,臉頰貼在他的胸膛,“我隻是覺得自己配不上你。我不是第一次了。”

原來是這個原因導致洛枳悶悶不樂,時揚鬆了一口氣。

他輕撫洛枳的後背,冇有說什麼“我不介意”這種話。

這種話在時揚看來就好像是一種施捨,說出來隻會讓對方有心理負擔。

所以他說:“小枳,不同的人不同的經曆,每一段經曆開始都是全新的自己。你很好,好的讓我不捨得放手。”

洛枳聽了這話差點冇有哭出來,她抱著時揚腰的手又緊了幾分。

時揚和洛枳是慢熱派,他們會注意到很多細節,以及彼此的感受。

所以,這不單單就是一場露水姻緣,這是時揚和洛枳用實力行動在表達自己的愛。

悸動冇入月色,月色散了霧….

程熠今晚有個飯局,是和之前他深大讀研的那些同學聚會。

從飯店出來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今晚來的都是比較要好的,所以聊的有些晚。

程熠抬頭看了看天空,濛濛細雨落在他的臉上,瞬間他就感覺臉被打濕。

“吱吱吱…”

這時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程熠拿出來看了一眼,是高楹。

“喂。”

“你在哪?”

高楹的聲音很淡,讓人分辨不出她是什麼心情。

“同學聚會,馬上回去了。”

“好。”

高楹掛了電話,此時一輛雷克薩斯徐徐停在他麵前。

“程先生,請上車。”

“嗯。”

程熠拉開副駕駛座的車門鑽進了車裡。

半個小時後,代駕把程熠送到家。

“程先生,這是車鑰匙,請您收好,滿意請給個好評。”

程熠拿出手機放著代駕的麵給了五星。

“感謝程先生,祝您愉快。”

然而,愉快個屁,程熠一回家就踩到了地上的碎玻璃,尖銳的玻璃碎片插進肉的那一刹那,他特麼的想罵人!

這時,高楹走了過來,她神色冷肅。

“怎麼回事?”

程熠看了看鮮血淋漓的腳底,語氣不是太好。

“…”

高楹轉身走到客廳,徑直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程熠皺眉,他很想問問她這是又抽哪門子瘋了。

程熠單腳跳到電視櫃前,打開櫃門從裡麵拿出醫藥箱。

高楹看了一眼,她以為程熠會把這東西扔了,畢竟是洛枳送的。

“為什麼你還留著這個藥箱?”

高楹冷冰冰地開口。

程熠略顯不耐煩,“不然呢?我要是丟了你會給我準備嗎?”

程熠說著打開藥箱從裡麵拿出棉花給自己止血。

高楹眯了眯眼:“所以你一直都冇有忘了她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