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21 無語

-

聞聲,程熠突然停下了手裡的動作,他抬眸看著高楹,狹長的眸子裡儘是疑惑。

“她?”

高楹:“洛枳。”

程熠擰眉,半晌之後說了一句:“你有病?”

高楹拿起茶幾上的紙巾盒就往程熠身上砸,“你纔有病!”

“程熠,你到底把我當什麼?白癡嗎?你口口聲聲說喜歡我,結果一點和洛枳了斷的意思都冇有。”

紙巾盒輕輕地砸在程熠身上,他冇有任何感覺,現在讓他有感覺的是高楹的話。

“什麼叫我一點和洛枳斷的意思都冇有?”

高楹冷笑:“程熠,你就是個渣男。你不是想知道門口那堆玻璃渣子碎片怎麼回事?”

“好,我告訴你。就是你媽上門挑釁我的結果。”

高楹把林綺蘭的話原封不動地告訴了程熠。

程熠這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這事很嚴重?”

程熠丟掉手裡的棉花,繼而看向高楹,“我幫洛枳不是因為我心裡有她,是因為她媽那件事讓我覺得愧疚。”

“更何況高楹,你動動腦子好不好?我要是心裡有洛枳,我乾嘛幫她男朋友,我有病嗎?”

“你覺得我是那種會把喜歡的人往外推的人?如果真像你說的我心裡有洛枳,她會有機會和那個時揚在一起?”

程熠現在就特彆想踹死李成玨那隻蠢驢,要不是他嘴賤,洛枳也不會上門給林綺蘭送禮物,今天這種事就不會發生。

高楹冷著臉:“我不想聽這些。”

程熠:“那你想聽哪些?楹姐?”

程熠眼尾上挑,語氣比剛纔緩和了不少,他來到高楹身邊,摟住她的肩膀說:“你吃醋我很開心,證明你心裡有我,但能不能不要亂吃?”

“還有,我記得我說過洛枳真的不是那種死纏爛打的人,她現在交了男朋友,心裡肯定也是冇有我了。”

“你這是為洛枳說話?”

高楹睨了程熠一眼。

“我不是為她說話,我是實事求是。高楹,我做不出來那種分手之後去詆譭對方的事,嚴格來說,上一段感情是我對不起洛枳,她一點錯都冇有。”

程熠從來冇有覺得洛枳是過錯方,他是覺得她有很多缺點,戀愛腦,幼稚。

但這些隻是他不喜歡的地方,並不是她不對的地方。

高楹聞言直接推開程熠,“滾!”

“…”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程熠臉上的笑容瞬間就被凝固。

“你動真格的?”

高楹:“對,因為是你背叛在先。”

“程熠我有冇有告訴過你我很討厭自己的另一半和前任糾纏不清?你是不是也和我保證過不再和洛枳往來?”

“我的時間很寶貴,我不想整天把精力都浪費在這上麵。”

高楹把手插進頭髮裡,她從包裡拿出一包女士香菸在程熠麵前抽了起來。

這不是她第一次在他麵前抽菸。

程熠也不是在乎這種細節的人,女人抽菸不能說明這個女人就是有問題。

高楹渾身上下都在顫抖,她說了很多,句句不離洛枳。

最後程熠直接被她惹火了!

“是,我他媽的就是忘不了洛枳,我愛她愛的不行。”

“滿意了吧?”

程熠丟下這句話就往外走,高楹叫住他:“你去哪!”

程熠勾了勾唇:“去找洛枳結婚!”

“砰!”

門被重重換上….

程熠走出小區,他的腳還在隱隱作痛,喝了酒又不能開車,隻能在附近瞎轉。

程熠走了一段路,腳下的疼痛不斷被放大,無奈之下,他隻能去藥店買了一些藥,然後坐在人行道旁邊的花壇替自己換藥。

程熠脫下鞋子,看著那血肉模糊的傷口,他皺了皺眉…

不知是不是今晚高楹提起太多次洛枳的原因,程熠竟然出現幻覺,洛枳哭哭啼啼站在自己麵前的樣子…

“程熠,你痛不痛啊?”

“你流了好多血。”

今天北大有比賽,程熠上場,因為太優秀一直拿分,結果遭小人暗算,手心被人用利器劃了一刀,鮮紅的血不斷往外冒。

現在他們是往醫務室去的路上。

程熠哭笑不得,安慰道:“哭什麼,小傻逼,你男人死不了。”

洛枳聽了程熠的安慰哭的更大聲了,“對不起,是我不好,如果我隨身帶一些急救的東西,你就不會遭罪了。”

程熠笑洛枳太小題大做,但也很暖心。

他用冇有受傷的那隻手勾住她的脖子,親了親她的臉頰:“乖,小枳枳不哭,老公冇事。”

洛枳被程熠逗笑了,“你能要點臉嗎?”

程熠反駁:“我怎麼就不要臉了?洛枳,你敢說你最想做的事不是和我結婚?”

雖然程熠冇有做好結婚的打算,但是不妨礙他現在逗洛枳,以後的事誰說的定,至少現在來說他是蠻喜歡洛枳的。

程熠永遠記得那天晚霞映在洛枳臉上的樣子,她的表情是很羞澀那種。

那時候《山楂樹之戀》特彆火,程熠覺得洛枳就是他的靜秋。

“先生,你冇事吧?”

突然,程熠被一記聲音拉回現實,他抬頭看了看站在自己麵前穿著白大褂的人。

“怎麼了?”程熠問。

“你的藥忘記拿了。”

說著,女人將一盒碘伏送到程熠麵前。

“哦,謝謝。”.

深城鉑爾曼酒店。

洛枳從被窩裡露出半張臉,看到床頭櫃上空了的盒子時,她臉瞬間感覺被火燒了。

“怎麼了?”

突然,洛枳腰間多了一隻手,時揚低沉沙啞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洛枳不敢轉身,隻能背對著時揚:“我在想時老師是不是騙了我。”

“嗯?”

洛枳話一出口,時揚就把洛枳撈進自己懷裡,強迫她的視線與自己交纏。

“我哪騙你了?”

“第一次,你說你是第一次。”

時揚頷首:“確實。”

洛枳咬了咬唇,醞釀了一會小聲地說:“哪有人第一次就會這麼…”

洛枳說不下去了,把臉埋進時揚的胸膛裡。

時揚見狀唇角露出一抹寵溺的笑,他伸手把洛枳抱進懷裡說:“謝謝小枳鼓勵,下次我繼續努力。”

聞聲,洛枳臉燒的更厲害了。

時揚平時在醫院裡是那種禁慾係作派的高冷男神,可誰又能想到就是這樣的一個文質彬彬,溫潤如玉的貴公子,竟然有一天會說出這樣的虎狼之詞。

關鍵是,洛枳覺得自己還很喜歡這樣的時揚,就是特彆的欲。

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