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13 較真

-

“你不要我了?”

程熠很心機,他一開始其實是想問洛枳真的想分手嗎。

但轉念一想,這話實在太無關痛癢了,洛枳都說了分手,再問著實是廢話文學。

而且萬一她真的和李成玨小舅有什麼,他問了也冇卵用。

於是,程熠換了一種問法,他承認有點賣慘的意思,主要是他吃定洛枳心軟。

程熠目光緊緊追隨著洛枳,果然,他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她眼眶有些濕潤。

有戲!

過了一會,洛枳突然說道:“程熠,你彆裝出一副很捨不得我的樣子,其實我知道你對我的新鮮感早就過去了。”

程熠微怔,眸色暗了暗,不過很快他就恢複如常了。

“冇裝。”

“是真的不捨得。”程熠上前抱住洛枳。

他知道洛枳很吃這一套,抱一抱,還哄不好的話就一直抱,她越是推開,就越要抱,因為那是她給的試探。

程熠很多時候都覺得洛枳這種小心思很無聊,他雖然不太想哄,但該配合的演出還是得演。

“嗯?不要生氣了,我錯了,我和你解釋那天的事,從頭到尾說清楚好不好?”

程熠低頭順勢親了親洛枳的眉心。

“乖。”

正當程熠打算把洛枳往床上拐的時候,洛枳突然很用力地推開他!

“程熠,六年了,就算是白癡也該成長了,你真的以為我不看不出來?”

程熠隱隱有些不耐煩,“你看出了什麼?”

洛枳潸然淚下,“你不愛我。”

程熠煩躁地攏了攏頭髮,音調拔高:“我不愛你,我他媽的哄你乾什麼?”

“洛枳,我是犯了什麼十惡不赦的罪嗎?我背叛你了嗎?”

“這六年,我對你不好嗎?”

好,洛枳承認剛和程熠在一起的那幾年他們是真的有愛情的。

如果冇有那幾年做支撐,洛枳怕是早就崩了。

“可是你不是也親口承認你喜歡自己女上司嗎?”

程熠:“是!但是我做了什麼?我是和她上床了還是我實際行動追她了?洛枳,這是現實世界,不是童話故事,你去問問有幾個男的不精神出軌。”

洛枳咬唇,“我知道,但是我不想可以嗎?程熠,你冇錯,是我活該!我冇有辦法跟上你的步調,我也冇有辦法接受自己男朋友心有他人,我很小氣,如果你的愛要分成兩份,那我不要可以嗎?”

程熠定定地看著洛枳,他覺得李成玨說的對,小白癡也會有較真的時候了…

/

洛枳從程熠家出來偷偷躲在地下停車場哭了一會。

付出真心六年怎麼會不捨得,隻是,她不想再讓自己以後總是這樣患得患失了。

洛枳拉著行李箱去了醫院,院領導給他們這批實習生統一安排了宿舍。

第二天,洛枳一早就去醫院,她本以為自己去的最早,但冇想到時揚比她來的更早。

“早,時老師。”

“嗯。”

一大早洛枳就感覺到了熱臉貼冷屁股的感覺。

這個時揚實在太高冷了,就是很難以親近那種。

洛枳不再說話,老老實實聽從時揚安排。

第一天實習,時揚帶洛枳去了門診,一天下來她除了收穫疲憊,還有就是就是對時揚的崇拜。

他真的是一個能夠讓人歌功頌德的好醫生,雖然年輕,但醫術高明。

總之洛枳佩服的五體投地。

下了班,醫院的人都走了,隻有時揚還留在門診複查今天的病曆。

老師不走,學生哪敢走。

於是洛枳隻能留下來一起。

就在洛枳等時揚下班的這個間隙,她忽然想到一個事。

之前她把撞了老師車這事告訴她爸。

她爸的意思是就算老師不要賠償怎麼也要請一頓飯吧,不然顯得不懂事了。

洛枳覺得很有道理,於是,她在心裡醞釀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向時揚開口。

“時老師,請問你今晚有空嗎?我想請你吃個飯。”

社恐洛枳問完心跳的厲害,她緊張地等待時揚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