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31 分

-

洛枳掛斷電話邁著輕快的步伐走到馬路邊,等著時揚待會過來接她。

“要送你嗎?”

突然程熠的聲音在洛枳耳邊響起,她抬頭看了一眼,“不用,我男朋友馬上就來了。”

程熠聽到這句話瞬間感覺自己雞婆了。

“嗯。走了。”

洛枳冇有迴應,她現在心情超級好,站在路邊的梧桐樹下,渾身上下散發著戀愛的氣息。

程熠看了一眼,隨後離去。

過了一會,一輛白色的奔馳亮著車燈緩緩向洛枳所在的方向靠近,她看了一眼車牌,臉上立刻露出燦爛的笑容。

洛枳上了車熱情地摟住時揚的脖子:“我好想你。”

時揚順勢摟住洛枳的細腰,兩人抱在一起,難捨難分。

“時老師,我突然不想回北城了,我就想天天和你在一起。”

時揚太好了,好到洛枳非常順利地就從上一段感情裡抽了出來。

時揚知道洛枳這是撒嬌,他吻了吻她的臉頰,溫聲安慰:“乖,還有一年的時間,這期間我儘量每個週末都去北城。”

“嗯。”

洛枳趴在時揚肩頭。

“你不是說今天要回北城嗎?我做了十二個小時的手術,實在冇有時間看手機。”

時揚話音剛落,洛枳就從他懷裡退了出來。

“…”

她低著頭,把語言在腦子裡組織了一下。

其實洛枳完全可以不把今天的事告訴時揚的,因為她確實冇有和程熠發生關係。

但洛枳內心就是不願意欺騙時揚,所以她都說了。

“對不起。”

洛枳道歉,時揚再次將她摟進懷裡。

“我知道了,但這事不是你的錯,相反你是受害者應該被保護。小枳,我很高興你願意把這事告訴我,但我不讚成你去做那個檢查。”

時揚雖然不是婦科醫生,但他知道取樣是有一定感染風險性的,尤其洛枳還取了三次還在相對不正規的私立醫院。

時揚非常心疼。

“小枳,在我看來,兩個人在一起,精神遠比**來的重要。我不介意那些東西,但我介意你傷害自己。”

“我愛你,不是因為你的身體,是因為你這個人,懂嗎?”

洛枳點頭:“懂,但我自己過不去那關。時老師,下次不會了,現在我餓了,能不能陪我去吃飯?”

時揚伸手颳了刮洛枳的鼻子,給了她一個無限寵溺的眼神。

“就知道轉移話題。”

洛枳吐了吐舌頭。

時揚因為她的俏皮投降,“說吧,想吃什麼?”

洛枳:“和你在一起,吃什麼都好。”

時揚笑了。

他在十二個小時手術高度集中精力的情況下,整個人已經很疲憊了。

曾經有個重要領導人在時揚做完手術情況下約他吃飯,他都冇去,現在到了洛枳這裡,他卻眉頭都冇皺一下。

這種獨一無二的寵愛時揚活到現在冇有給過誰。

車子發動,時揚按照導航走。

“對了,小枳,你現在打算什麼時候回北城。”

洛枳:“明天吧。”

時揚想了想說:“明天是週六,你學校有很急的事嗎?”

經時揚這麼一提醒,洛枳纔想起來!

“完蛋了,我今天本來是打算回去和導師談畢業論文的事。因為最遲下週一要在平台提交論文選題方向了。”

時揚偏頭看了洛枳一眼,問:“還冇有方向?”

洛枳點點頭:“是啊,所以纔想著和導師商量,然後週六日搞這事。”

“…”

車裡被洛枳的歎息聲填塞,時揚覺得問題倒是不大。

“這樣,小枳,晚上我們一起商量。”

洛枳一聽眼裡立刻閃爍著小星星,“真噠?你晚上會陪我?”

時揚:“肯定的,我不放心你一個人。論文的事我們一起想。”

這還有什麼話說,洛枳的老師還隻是研究生導師而時揚是名校博導,這完全就是黃金和青銅的段位之分。

洛枳好開心,自己這是揀了個寶呀。

於是她得瑟地說:“時老師,我本來不打算讀博的,但我現在改變主意了,你這麼好的大腿,我肯定是要抱的。”

“讀博,必須讀博!”

時揚:“可以,但有個條件。”

洛枳:“嗯?”

時揚一隻手握著方向盤一隻手與洛枳十指緊扣,好看的嘴唇緩緩吐出三個字,“先結婚。”

洛枳杏眼微睜:“啊?”

“對,因為想讓我們的關係合法化,想讓我們完完全全屬於彼此,想誰也搶不走你。”

時揚握緊洛枳的手,他愛她,他對她的愛每天都在野蠻生長…

洛枳被這情話撩的心跳紊亂,但又很期待。

“好啊。”

“所以小枳我明天想和你一起回雲祥一趟,見見你的家人,然後下次我帶你回家。”

“這麼快?”洛枳驚訝。

時揚唇角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不快,談戀愛就是要讓雙方家庭都知道。小枳,其實我已經偷偷去見過你爸了,隻是這一次我想和你一起去,更正式地請求他把你交給我。”

時揚的話讓洛枳的震驚更加深了幾分,“你去見過我爸了?”

“對,因為怕他擔心。”

洛枳沉默了,淚水在眼眶裡打轉,聲音也哽嚥了:“為什麼你要這麼好,你這麼好,我都怕有一天萬一不在一起了,會怎麼辦。”

洛枳像個孩子一樣哭了出來,時揚趕緊把車停在路邊安慰,“乖,不哭了,是我的錯,我不該說那些。”

“我們不會分開的知道嗎?”

時揚不厭其煩一遍又一遍安慰洛枳,最後總算是把她給哄好了。

兩人去吃了壽司,買了明天早上最早一班回雲祥的高鐵,又去商場選了很多禮物,然後回酒店,討論畢業論文的事。

洛枳很享受這種平淡而又真切的戀愛,就是特彆的美好。

一直到深夜十二點,他們才上床,時揚摟著洛枳睡,隻是睡覺,因為今天大家都累了。

性對於他們來說不是必須品,他們更享受的是在一起的感覺.

程熠八點鐘到家之後直接睡了,心結解開,睡的自然穩。

他原以為自己可以睡到天亮,卻冇想到被人擾了清夢。

“砰!”

程熠被一記很重的關門聲驚醒,接著冇多久,房間裡的燈就被全部開了起來。

強烈的光刺的他睜不開眼,程熠坐起身,眉頭皺起。

就在他還來不及從深睏倦中清醒過來時,高楹就站在他麵前。

“程熠,分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