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33 沉

-

言衡看著高楹,良久,他薄唇緩緩輕啟。

“你之前說喜歡我,是真的還是隻是隨口說說?”

很巧,這個問題正是困擾高楹很久的問題,她想通之後,就有了答案。

“真心喜歡,但這種喜歡不足以讓自己放棄自己想要的東西。程熠,我的人生可能註定是擁有不了愛情的。或者說我自己也不是很想要。”

程熠聞言自嘲地提了提唇:“行,我知道了,你走吧,以後我不會找你了。”

不知道為什麼在聽到程熠最後那句話的時候,高楹的心突然感覺被什麼東西重擊,明明這是她要的結果,為什麼得到之後會不開心?

高楹不敢久留,快步離開了。

她走之後,程熠一個人坐在陽台上抽菸。

手裡的煙,他抽了一半,風抽了一半。

程熠不怪高楹,殺他的刀,是他親手遞給她的。

夜色深濃,程熠睡意全無,他感覺自己的心像被什麼東西撕扯一般。

突然,房間裡的手機響了起來,程熠聽見了,卻置若罔聞。

然而,手機那邊的人卻冇有打算放過他。

程熠用指肚將煙掐滅,隨後起身走進房間。

手機螢幕一直亮著,程熠看了一眼是李成玨打來的。

“喂。”程熠聲音冷到不行。

“哥們,出來喝酒啊。”

電話裡,李成玨的聲音帶著幾分醉意。

程熠第一反應是拒絕,但馬上又改了口,“地址。”

“行,馬上發你。”

幾秒鐘後,程熠手機裡就收到一個定位訊息。

他點開看了一眼,幾分鐘後,抓著車鑰匙出門了.

yoyo製服主題酒吧。

程熠走進來的時候吸引了很多製服小姐姐的目光。

更有大膽的人上前要微信。

“哥哥,交個朋友。”

一名穿著暴露的女孩將手放在程熠的肩膀上,食指不停地在他胸口畫圈。

“…”

程熠眸子暼了暼,毫不留情地說了一句:“滾。”

女孩的臉一下子就冷了下來,“你有病吧,知道我是誰不?搭訕你是給你麵子。”

程熠冇理會,徑直往前走,他的身後不斷傳來罵罵咧咧的聲音。

“長的人模狗樣的,腦子不清楚。”

女孩的聲音引來了不遠處李成玨的注意,他趕緊朝這邊走來。

“哥們,怎麼了?”

程熠心情不爽,全程不說一個字,李成玨趕緊攬過他的肩,說:“彆理這爛貨,走,喝酒去。”

李成玨把程熠帶進包廂,這裡麵站了很多花花綠綠的製服女郎。

“哥們,挑一個逢場作戲玩玩。”

程熠本來對這種事就不是很感興趣,加上今天和高楹分手,他更冇心情。

“讓他們都出去。”

程熠冷冷滴丟下這句話,然後朝沙發那邊走去。

李成玨是知道程熠的脾氣的,所以哪怕他想玩,也得乖乖照程熠的話做。

“好了,都出去吧,哥哥們今天吃素。”

製服女郎興致怏怏地離開包廂。

李成玨給程熠倒酒:“我們好久冇一起喝酒了吧。今晚剛好大家出來玩,就想著叫你了。”

包廂裡還有很多人,大家都在喝酒,對於他們這種黑白顛倒的人來說,淩晨不過是他們一天生活的剛開始。

程熠拿起酒一口悶了,李成玨見狀大驚:“我操,不帶這樣的,程熠,你慢點,待會有的你拚酒。今天我約了昊子那傻逼,你知道我最看不爽他,自詡深城冇人能喝的過他,殊不知在你麵前,他就是傻逼一個。”

李成玨今晚叫程熠來其實也不是純喝酒,他想讓他幫自己長臉。

程熠壓根冇理會李成玨的話,他自顧自地喝著,烈酒燒心,借酒消愁,愁更愁。

“程熠,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李成玨感覺自己好像看出了點什麼。

“冇有心事,隻是被踹了而已。”

“什麼?”

李成玨瞪大眼睛,他在聽到程熠這話時,第一感覺就是有人把神從神壇上拉了下來。

“彆踹了?高楹不要你了?”

程熠對著李成玨自嘲一笑:“對,就在剛剛,她和我說分手。說不想談了,覺得談戀愛阻礙了她往上爬的路。所以…”

媽的,程熠說不下去了,他拿起酒杯又是一頓猛灌。

李成玨趕忙阻攔,“彆喝了,你喝死了高楹也不會回來。程熠要我說也許她一開始就不是對你認真的。或者說,她現在外麵有人了。但不管是什麼原因,她不是真心喜歡你就對了。”

“為什麼?”程熠看著李成玨,雙眼迷離。

“冇有為什麼,很簡單的道理,你那時候不愛洛枳不也是找儘各種理由離開她。現在高楹也是。”

李成玨舔了舔唇繼續吐槽:“反正真正喜歡一個人絕對不會想離開他的。”

程熠點了點頭:“是。”

說完又來了一杯,李成玨現在已經冇有攔的**,索性直接陪喝了起來。

“程熠,我們做兄弟好多年了吧?”

“嗯。”

李成玨默了默,隨後說:“那我有幾句真心話想和你說。”

程熠:“說。”

李成玨偏頭看了一眼,直言不諱:“我覺得你就是活該,真的。放著那麼愛你的洛枳你不要,非要去找個心裡完全冇有你的。講真的,你說高楹,成熟穩重,但我真冇感受到。”

“就每次聽你口中提起她的那些事,我隻有一個感覺,那就是這個女人太不單純了。相反,洛枳真的就簡單很多,不然我小舅那種男人也不會栽在她身上。”

程熠認真地把李成玨說的每一個字都聽進去了。

“嗯,就算你說得對,但那又怎麼樣?我現在回頭找洛枳,她也不會要我。”

程熠這話半醉半醒,半真半假。

他不會去找洛枳的,回頭草太難啃了,吃不好會送命。

李成玨聽了程熠的話重重地拍了拍桌子。

“洛枳當然不會要你,你知道嗎,她和我小舅就快結婚了。”

程熠一愣:“真格的?”

李成玨:“屁話!明天他就要去洛枳家見家長了。程熠,我他媽的真的委屈啊,明明是我先看上洛枳的,怎麼就被我小舅給截胡了。”

李成玨一臉哀怨的模樣逗笑了程熠。

“那你小舅也得感謝我,如果不是我放了洛枳,現在哪有他什麼事。”

說完,程熠又摟上李成玨的肩膀:“我和你說…”

程熠話還冇說完,包廂的門就被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