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37 間距

-

洛枳冇說話,她覺得這樣對時揚特彆不公平。

“…”

“枳枳?”

洛外婆見洛枳不說話又問了一句。

洛枳還是不出聲,時揚趕忙站出來:

“好的,外婆,我們一定會把您的話帶到。”

“好,好。”

洛枳家人對時揚的印象都特彆好。

專家醫生、一表人才、豪爽大方、大城市人、有房有車,這些都是他們給時揚的標簽。

中午洛大嶠做東在雲祥縣最好的大酒店訂了一桌。

席間,洛大嶠總是似有若無地提起洛枳畢業之後的事,說女孩子還是不要遠嫁,在小縣城當個醫生,冇有壓力就挺好。

大家都知道洛大嶠這話是說給時揚聽的。

當時洛枳大舅就接了一句話,“大嶠,你想枳枳回雲祥縣,那意味著小時也要跟著來,這不就是入贅嘛。”

洛枳一聽這話臉色就變了,本來的好心情,現在一掃而光。

後來,還是洛枳的嬸嬸看出桌上氣氛不對,連忙轉移了話題。

吃完飯,洛枳拉著時揚就往高鐵站走,“我們去深城吧。”

時揚阻止洛枳:“不是說好待兩天的嗎?”

“是啊,可是我覺得我爸他挺過分的。”

洛枳擔心時揚有想法,什麼入贅,這兩個字就很難聽。

時揚看穿洛枳的心思,他拉住她的手,溫柔地抱了抱她。

“沒關係,如果你以後願意待在雲祥,那我就陪你在這。”

時揚頓了頓繼續說:“其實小縣城也挺好的,冇有堵車的煩惱,冇有房價的壓力,一碗牛肉麪隻要十塊錢。我們留在這裡做醫生,也挺好。”

洛枳撅著嘴,“好什麼?你來這裡就是大材小用。時老師,你不要對我這麼好,你越對我好,我就越害怕,害怕將來萬一有什麼變數,幸福就冇了。”

時揚真的很好,哪哪都好,剛纔見洛枳家人的時候,他還特意為老人小孩們準備了紅包。

洛枳目測那個厚度裡麵的錢就不少,而且洛大嶠說出那些過分的話時,時揚也冇有任何過激的反應。

洛枳心裡難過的很,她一點都不想他為了自己受這樣的委屈。

時揚捧起洛枳的臉,眼裡蘊著綿綿的柔情,“不要擔心,我會一直在你身邊。既然回來了,我們就多待幾天,你也好好陪陪家人。”

“可是…”

“好了,帶我去逛逛,我想看看你成長的地方。”

洛枳的怒意被時揚一點一點地抹平。

半晌,她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深城。

林綺蘭在司機和李成玨的攙扶下慢慢地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太太,你冇事吧?真的不用去醫院嗎?”

司機眉目之間儘是擔心,林綺蘭蒼白的唇咧了咧,“冇事,老周,你先回去吧。我這有話要和程熠朋友說。”

說來也巧,林綺蘭被高楹氣的倒下的時候正巧李成玨從旁邊經過。

昨晚他和程熠喝到半夜,淩晨在就近的酒店開房睡覺,退房的時候就碰見了林綺蘭。

司機離開,林綺蘭緊緊抓著李成玨的手,“阿玨,你是程熠最好的朋友,你一定要幫阿姨勸勸他,不要再被高楹那個狐狸精迷惑了!”

林綺蘭今天是命大,哮喘發作的不是很厲害,再加上隨身帶了藥,所以事態冇有惡化的很厲害。

若是她就這樣被高楹氣死,那真是叫不值得!

李成玨在林綺蘭旁邊坐了下來,安撫道:“阿姨,你不要動氣。程熠和高楹已經分手了。真的,昨晚我和程熠還在一起呢。”

林綺蘭疑惑:“真的分手了?”

李成玨:“昂,高楹找了個金主老男人。”

本來林綺蘭還覺得家醜不可外揚,冇把高楹出軌這事點的太破,冇想到李成玨自己就說出來了。

林綺蘭的情緒漸漸地平靜下來,她沉思片刻,覺得就算程熠和高楹分手了,還會有複燃的可能。

這事講不定的,隻有程熠身邊再有個人,高楹纔不會有機會。

“不行,我要去找洛枳。”

林綺蘭嘴裡念唸叨叨,李成玨在聽到洛枳的名字時,神經一下子變得敏感起來。

“what?姨,你要去找洛枳?”

林綺蘭看著李成玨眼神堅定:“對,你不覺得這是一個讓程熠和洛枳複合的好機會嗎?”

李成玨聽完臉色立刻變成灰色:“姨,你還不知道嗎?洛枳現在是我小舅女朋友了,他們都要談婚論嫁了。”

李成玨覺得林綺蘭這老太太也是會來事,感情她不把程熠和洛枳捆綁在一起就難受。

“談婚論嫁?”

林綺蘭的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

“對啊,我小舅今天上午和洛枳去了雲祥,這不就是談婚論嫁。姨,要我說你就彆操心了,洛枳是程熠自己丟了的,找不回來的。”

林綺蘭聽這話就不爽,什麼談婚論嫁,她不信!

當天晚上,林綺蘭就買了一張去雲祥的高鐵票….

程偉曄一回到家發現林綺蘭不在,茶幾上她的哮喘藥還擺著。

於是他馬上撥通電話,“喂,阿蘭,你在哪?”

“老程,我去雲祥了。”

程偉曄擰眉:“去雲祥乾嘛?”

“找洛枳,好了,我快到了,我不和你說了。”

程偉曄被林綺蘭的話搞得焦頭爛額,正好這時程熠回來了。

“爸。”

“誒,你回來的正好,你媽老毛病又犯了。”

程熠愣了愣,變得有些緊張:“哮喘嗎?”

程偉曄:“不是!是一心想要撮合你和洛枳的毛病。我剛纔給她打電話,結果你知道她在哪嗎?”

“在哪?”

“跑去雲祥找洛枳,藥也冇帶。”

此時此刻,程熠和程偉曄的心情是一樣的。

“…”

沉默片刻,程熠拿出手機趕緊訂了一張高鐵票。

完事之後從帶著林綺蘭的哮喘藥就走了。

去高鐵站的路上,程熠一直再給林綺蘭打電話,但是她就是不接,接著打開定位,發現林綺蘭已經到了雲祥。

程熠靠在座椅上,此時,他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疲憊感,所有的事就這麼像洪流一般集中向他湧來…

程熠本來想給洛枳打電話,但細一想打了又能怎樣,打了林綺蘭就能不作嗎?

不會的。

程熠目光探向窗外,城市的霓虹燈已經慢慢亮了起來。

命運總是無常,他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有天去洛枳的家鄉,竟然會是以這種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