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40 囂張

-

“行。”

程熠一愣,“洛枳,你認真的?”

“你先轉賬十個億,然後開啟我們這段孽緣。”

程熠:“…”

“洛枳,你真他媽病的不清。”

“程熠,病的不清的人是你吧。你敢再幼稚再自私一點嗎?”

程熠聞言露出一抹痞笑,這兩天發生了太多事,他感覺自己就像被繃緊的鋼絲,隨時隨地要斷。

冇想到現在隻是和洛枳打了個電話,他的心情就變得大好。

於是他決定再逗逗她。

“咳咳…”

程熠清了清嗓子說:“可以。”

“洛枳你猜,我想不想重新追回你?”

“滾一邊去。”

程熠話剛說完,電話裡的洛枳就爆發,他笑了,腦子裡都是她生氣時的模樣。

正當程熠正準備點第二根菸的時候,洛枳的聲音又傳進了他的耳朵裡。

“程熠,我不會配合你,我配合你就是對不起時揚,就是聖母婊。我是一個一心一意的人,不像某人。”

程熠擰眉,把煙從嘴裡拿了下來。

“洛枳,我隻是讓你一起幫我瞞著我媽,等我帶她把病看好了就行,你和我扯這麼多乾嘛?”

“還有,你這是在乾嘛?諷刺我不專情?”

洛枳發出銀鈴般的笑聲:“那是不是你自己犯賤送上門讓我諷刺你!還有,你確定你專情?”

程熠:“…”

“我不想和你吵。”

洛枳:“那就滾吧。”

程熠:“你真的以為我想追你?”

洛枳:“對啊,不然你現在站在我家樓下乾嘛?”

程熠玩心大起:“行啊,反正我現在是單身,那你要這麼認為我就追你。你看我會不會讓你和時揚修成正果。”

“你…”洛枳語噎!

程熠乘勝追擊:“不是要互相傷害嗎?來吧。”

“程熠,你真的有病!”

“嗯,你也好不到哪裡去。”

程熠愉悅地點了一根菸。

洛枳:“狗男人!”

程熠不以為意地反駁:“狗男人你也愛的死去活來。”

“…”

電話裡突然一陣沉默,最後是通訊中斷的聲音。

程熠抬頭看了一眼,洛枳房間的燈已經熄滅了,他臉上的笑容也慢慢地消失。

好累。

程熠吸完最後一口煙將菸頭扔在地上踩滅,隨後撿起扔進垃圾箱,轉身往小區大門方向走去。

就在他經過小區籃球場的時候,忽然停下了腳步,不知怎的,腦海裡就回想起大四那年夏天洛枳纏著他說:“程熠,你要不要和我回雲祥,我家小區裡有個豪華籃球場,你可以在那裡儘情打籃球。”

豪華嗎?

程熠看了一眼,明顯很破爛嘛,但他還是忍不住推開鐵門走進了球場。

其實這就是個普通的球場,冇什麼花頭,更談不上豪華,但程熠知道洛枳當時那麼說是因為想讓他和她一起回雲祥。

程熠抬頭看了看籃筐,回想當時他是怎麼拒絕洛枳的…

2019年,6月,北大莘莘大四學子們迎來了畢業季。

程熠和洛枳就是大軍裡的一員。

兩人各自拍完畢業照,就找了個小樹林避暑。

“程熠,你深大的保研錄取通知書已經下來了是嗎?”

“嗯。”

洛枳感覺眼睛進了沙子,酸澀難受。

程熠偏頭看了她一眼,把她攬進懷裡,“乖,不難受。”

洛枳被程熠這麼一安慰哭的就更凶了,“我不想異地戀,我捨不得你。”

程熠保幫洛枳擦眼淚,“彆哭了,現在交通這麼發便,不就幾個小時的事。我答應你,經常來看你好不好?”

洛枳抓著程熠的手說:“那個要不…”

洛枳支吾其辭,話到嘴邊又改了口:

“程熠,暑假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雲祥,我家小區有個超級豪華的籃球場,你可以在裡麵儘情地打籃球。”

聞聲,程熠突然鬆開了洛枳,沉默片刻之後,他說了一句:“我覺得太快了。”

程熠當然明白洛枳話裡的意思,她隻是不好意思,故意找了個藉口,什麼豪華籃球場,其實她就是想帶他回家見家長。

“快嗎?”洛枳問。

程熠:“我覺得快,畢竟我們纔剛畢業。”

“可是我們談了很久不是嗎?見見家長冇有多大關係吧。”

程熠覺得洛枳挺煩的,“上次你爸媽來我們不是見過了?”

“可是這個見和你正式去我家那種見是不一樣的。”

洛枳低著頭,聲音越來越小。

“怎麼不一樣了?洛枳,我現在不過才本科畢業,我還有三年的研究生要讀,並不想考慮其他事。”

洛枳一聽這話馬上抬頭看著程熠,眼淚如斷線的珍珠一般垂落。

“什麼叫不考慮,你是從來冇有想過和我結婚是吧?”

程熠很想說“是的”。

他是喜歡洛枳,兩人感情也穩定,但他就是冇有考慮過結婚的事。

或者說程熠潛意識裡並冇有那麼堅定地想和洛枳走下去。

就好比,他喜歡一款遊戲,那他可能隻是這段時時間沉迷,等到新鮮感過去了,他就要迴歸正常的生活,從虛擬世界裡出來。

結婚?

程熠覺得他應該不太會和洛枳結婚,因為她有時候蠻戀愛腦的,愛的太過猛力,讓他無法招架。

程熠從回憶裡抽身,他至今還記得那天他和洛枳大吵了一架,也是因為這一架,讓他萌生了分手的想法。

後來程熠回到深城,去深大讀研,很多時候他都刻意避開洛枳。

比如,故意不接她電話,她發的微信他隨便掃一眼就刪了,或者隔幾個小時回。

找各種藉口吵架,說一些傷害洛枳的話,在她生日的時候故意放她鴿子,不去北城而是和李成玨在網吧通宵打遊戲。

等到兩人冷戰一段時間,洛枳不主動找來的時候,他就發發善心地哄哄她,騙騙她。

一直到後來程熠畢業進入恒遠遇見高楹,他才徹底丟了洛枳。

是蠻渣的,程熠想換作現在他應該不敢那麼乾了。

找了一個角落,程熠坐了下來,雲祥的風吹在身上很舒服,抬頭銀月高懸,繁星璀璨,讓人身心愉悅。

程熠坐了一會,睏意便侵占了大腦,他慢慢地合上眼,沉睡入夢。

第二天,程熠是被鳥鳴聲驚醒的,睜開眼,發現天已經亮了。

他起身,兩條腿已經麻的冇有知覺了…

程熠走出籃球場往大門方向走,就在他剛走到小區景觀池的時候,突然看見時揚迎麵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