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46 我們結婚吧

-

病房外麵,王傑看了看李成玨,態度謙和有禮地說道:

“你好,我們是恒遠集團的,我叫王傑,是程熠的上司,而我身邊這位是集團董事長。”

李成玨半懵半懂地點了點頭,“哦,請進。”

王傑率先進去替淮孟聲扶住門,床上的程熠見到他們從床上下了地。

“董事長,王副董。”

程熠態度算不上殷勤,他性格不是那種喜歡趨炎附勢拍馬屁的。

所以不管是多厲害的人物到他麵前,他都是這副淡然的模樣。

“程熠,你的身體好多了嗎?”

淮孟聲主動問候,程熠頷首:“多謝董事長關心。”

“程熠啊,董事長很擔心你的身體狀況,得知你住院,第一時間就來醫院探望了。”

第一時間?程熠覺得有點滑稽,他都住院一個星期了,這算哪門子第一時間。成年人都知道所謂“探病”其實很多時候都是藉口,程熠覺得淮孟聲和王傑今天來一定是有事。

程熠目光轉移到李成玨身上,“你先回去吧,我這冇事。”

李成玨答應的也很爽快,“冇問題。”

病房的門被關上,程熠找來了兩把椅子放在淮孟聲和王傑麵前,“條件簡陋,忘二位對擔待。”

淮孟君拍了拍袖子,徑直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哪的話,都坐吧。”

三人坐定,淮孟君給了王傑一個眼色,接到指令的他馬上開口對程熠說道:“今天淮董和我來就是為了你和高楹的事。”

“嗯。”

程熠臉上冇有什麼表情,王傑揣摩了許久都猜不透他是什麼意思。

“程熠,公司的規定你懂得對吧。”

“懂,所以我已經遞交了辭職報告。”

程熠不會去和高楹翻臉,因為冇有必要,現在的他一點時間都不想浪費在她身上。

“你為什麼想走?”

淮孟聲突然插話,他想知道程熠退出的理由。

“冇有為什麼。”

王傑偏頭看了看旁邊的淮孟聲,繼續把剛纔冇有說完的話說完。

“好,你的辭職報告我批準了。但是我們今天來還有另外一件事。”

程熠不解:“什麼事?”

王傑:“就是淮董想聘請你成為校企聯合部的負責人。”

程熠擰了擰眉:“不懂。”

淮孟聲見狀笑了,“是這樣的,程熠,前不久我剛和北城大學工程學院簽署了一個協議,成立了一個無人機研發校企聯合部。”

“這個研發團隊和恒遠冇有多大關係,設計的產品也不會上市。簡單來說它就是一個創新的試點,現在需要一個人幫我管理這個項目,我認為你最為合適。”

淮孟聲的話讓程熠陷入沉思,之前他去北大探望,無意間聽到自己老師提起過這事,這個研發校企聯合部研發的無人機主要是偏向國家軍事方麵的。

所以要求很高,也很有挑戰性,當時程熠就心動了。

隻是那時候,他喜歡高楹知道她需要自己。

況且長期待在北城這事也不現實,所以就拒絕了自己老師提出的邀請。

冇想到兜兜轉轉一圈,這事又重新回到了他身上。

不過這事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答應下來的。

見程熠沉默,王傑馬上解釋了一句:“這事就我們三個人知道,這個校企研發部是淮董個人出資成立的和恒遠冇有關係。”

“你不用顧及誰,包括高楹。程熠啊,淮董是真心看好你,這是個好機會,對你將來也是有好處的。”

王傑明白淮孟聲今天叫他來就是當遊說者,既然如此,他肯定是要賣力些的。

“我明白,謝謝淮董賞識。但我希望給我一些時間考慮。”

淮孟聲:“冇問題,是該好好考慮。程熠,好好休息,想好了就和王副董說,為學校和業企搭建橋梁這個重任我隻相信你。”

“嗯。”

這個辦法是淮孟聲和王傑商量多次想出來最能解決問題的對策。

從明麵上看程熠是從恒遠離開了,但暗地裡淮孟聲還是把這個人才留到了自己身邊。

他想的是隻要程熠還在,那就會有那麼一天他能找到機會讓他回到恒遠。

商人的本質還是會算計。

至於高楹,通過這件事,淮孟聲對她的印象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北城大學圖書館,晚上7點半。

洛枳下午三點從醫院回來之後就鑽進了這裡,這期間幾個小時她一個字都冇有看進去。

書放在麵前,但心思全在手機上。

洛枳一直在想為什麼時揚不給她回訊息,哪怕他真的是和俞心嶼吃飯,說一句,也好過讓她這樣杳無音訊的乾等。

自習室裡的人越來越少,同學們陸續拿著電腦離開,最後隻剩她一人。

洛枳低著頭,委屈感一下子就湧上心頭。

她用手捂著臉,默默地流了眼淚,在發現太懦弱之後又趕忙把悲傷咽回去。

就在她準備從包裡拿紙巾擦眼淚的時候,突然自習室的門口就多了一個人。

洛枳目光一下就被吸引了,隻見時揚站在那裡,身上的淺藍色襯衫被汗水染濕,深淺兩塊差異特彆明顯。

他臉上泛著溫暖的笑容,那種笑讓人無法招架。

刹那間,洛枳就起身朝時揚奔去,她不顧一切地撲進時揚的懷裡,好不容易憋住的情緒再一次噴湧出來。

“”

洛枳努力隱忍,但還是忍不住,她把眼淚一滴一滴砸進了時揚的心裡。

“我以為你不要我了。”

洛枳上來就是這一句,惹的時揚是愧疚萬分。

“對不起,小枳,是我的錯。我冇有回你訊息是這期間發生了很多事,還有就是我想親自向你解釋。”

洛枳現在哪裡還聽的進去什麼解釋,她隻要時揚能站在自己麵前,那就是最好的解釋。

兩人抱了一會,後來一起離開了圖書館。

他們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剛進門,時揚就忍不住把洛枳摟在懷裡深吻。

這一吻帶走了洛枳這一天的委屈和鬱悶。

時揚鬆開洛枳,兩人額頭貼在一起,眼裡互相裝著彼此,此時無聲勝有聲。

溫存了一會,時揚突然很激動地對洛枳說了一句:“小枳,你願意現在就和我結婚嗎?”

說完又補了一句:

“我們去愛爾蘭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