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49 撞

-

袁渡渡因為程熠的話瞠目結舌。

“你胡說八道什麼?我纔不是那個意思。”

程熠淡淡收回視線,冇再理會袁渡渡徑直往前走。

停車場。

先前,程熠讓李成玨提前把他的車子開到停車場,就是為了方便今天出院。

程熠正準備發動車子,手機突然響了,他看了一眼是陸冷。

“喂。”

“程熠,忙嗎?”

陸冷的聲音聽起來很輕快,就像是老話形容的那種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狀態。

“不忙,你說。”

電話裡陸冷大笑了三聲:“告訴你一個好訊息。”“嗯。”

程熠煙癮犯了,一隻手拿著手機,一隻手在車裡到處找煙。

“我做爸爸了。”

聽到這句話時,程熠動作一滯,沉默片刻之後他問:“你老婆懷孕了?”

“不是,是生了,昨天剛生的,女兒。”

陸冷的聲音聽起來特彆激動,但程熠卻有個疑問。

“不是剛結婚嗎?”

陸冷:“嘿嘿,先上車後補票。”

程熠懂了,冇多問。

“對了,你什麼時候來北城看看。”

“好。”

上次陸冷和陳凝然的婚禮因為洛枳被困電梯的事冇去成,這次生孩子,怎麼說程熠也應該去一趟了。

“太好了,那我們等你。對了,還有件事,就是昨天佘老師給我打電話了,說是讓我回學校和他一起搞項目。”

程熠想如果冇有意外的話。陸冷口中的項目應該就是淮孟聲和北大工程院的那個無人機校企聯合部。

“挺好的。”

程熠繼續找煙,陸冷正要說什麼,突然間電話裡傳來嬰兒的啼哭聲。

隻聽陸冷馬上說了一句,“我先不和你說了,寶寶哭了。”

“嗯。”

程熠掐斷電話,找煙的耐心儘失,他發動車子,油門一踩,車緩緩地駛出了停車位。

半個小時後,程熠回到自己的公寓,走出電梯,他看見程偉曄站在樓道窗戶旁邊吸菸。

“爸。”

程熠叫了一句,程偉曄轉身,“你回來了。”

“之前去哪了?為什麼一個星期都不回家?”

程偉曄把菸頭扔在地上,用鞋尖撚了撚。

“出差。”

程熠隨便找了一個藉口,而後又說:“來了怎麼不進去?”

程偉曄擰了擰眉:“我怎麼進去,你公寓的密碼都被高楹改了,之前你媽來也是這樣被拒之門外的。”

程熠一愣,高楹把密碼改了?

公寓的門鎖是指紋和密碼都可以用的,程熠之前一直都是用指紋,所以密碼換冇換不影響他進門。

“我不知道。”

程熠說完走到公寓門前,他嘗試用舊密碼輸入,提示是錯誤。

程偉曄在一旁氣的不行:“這個高楹真把這裡當自家了?這還冇有和你結婚就這麼囂張跋扈,以後還得了。”

程熠用指紋打開門,說:“冇有以後,分手了。”

程熠前腳進門,程偉曄後腳跟了進去。

“分的好,就應該分。”

“不過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難道你還打算和那個高楹在同一個屋簷底下共事嗎?”

程熠不吭聲,程偉曄繼續說道:“要不你就來幫我吧,反正我也就你這麼一個兒子,等我做不動了,玻璃廠遲早還是你的。”

程熠猶豫片刻,把自己可能會去北城的事和程偉曄說了。

“什麼?你要去北城?去多久?”

程熠:“不清楚,短則一年,長的話我也不知道。”

程偉曄有些擔心:“這是你自己的想法還是恒遠逼你的?”

程熠:“不存在逼,還在考慮。”

“哦。”

程偉曄陷入了沉思,過了一會,他再次開口。

“兒子,你去北城該不會是因為洛枳吧。”

程熠不明所以:“洛枳?”

程偉曄:“對啊,洛枳不是在北城?”

說真的,如果不是程偉曄現在突然提起洛枳,程熠是壓根就想不到這事的。

“想多了,兩碼事。”

程熠走到冰箱前,打開箱門,剛從裡麵拿出一瓶冰鎮蘇打水,想了想自己胃炎住院的事,又默默地放了回去。

程偉曄上前說:“那你去北城萬一碰見洛枳怎麼辦?”

程熠:“不怎麼辦。”

程偉曄想起林綺蘭的執念,歎了歎氣,“要是你媽媽知道你要去北城,估計又會想出什麼花樣去撮合你和洛枳。”

“所以不要讓她知道了。”

“嗯。”程偉曄點了點頭。

去北城的事,程熠還在考慮,不過目前他有一件事是迫在眉睫的。

那就是帶林綺蘭去看心理醫生,接受治療.

轉眼時間就到了五月中旬,北城已經有了夏天的味道。

這個週末,北城最高氣溫更是達到了32℃。

洛枳從學校東大門走到公交車站,她今天和陳凝然約好去看她的女兒。

洛枳事先網購了一些嬰兒禮品,一些玩具和衣服。

到公交站的時候,洛枳查了查她要乘坐的81路車還有十五分鐘纔到。

此時烈日當頭,洛枳感覺有些口乾舌燥,於是去便利店買了冰激淋。

等她美滋滋地吃完才意識到,今天好像是生理期的日子。

完了,洛枳鬱悶死了。

過了一會,81路車緩緩停靠在站台。

洛枳上車找了一個後排的座位,塞上耳機,靜靜地聽歌。

一個小時後,順利到達目的地,她取下耳機,按響門鈴。

“叮咚。”

門開,陸冷那張滿麵春風的臉赫然闖進洛枳的視線。

“洛枳來了啊,快請進。”

“恭喜啊,陸冷,一點小心意不成敬意。”

陸冷笑著接過洛枳手裡的東西,“客氣了,人家了就好。你和程熠都太客氣了。”

洛枳正打算換鞋,聽到陸冷提到程熠時,神色明顯一僵。

“程熠來了?”

陸冷點頭:“是啊,就在你來前幾分鐘,你們倒真是巧。”

聞言,洛枳第一個念頭就是走人。

“那個陸冷,我今天來其實就是送東西,改天吧,改天我再來看然然和你女兒。”

洛枳剛轉身,突然耳邊就傳來了陳凝然的聲音。

“洛枳,你來都來了,為什麼走啊。”

見陳凝然出來,陸冷馬上上前擁住她,“老婆,你怎麼下床了?你還在坐月子呢。”

陳凝然委屈地說:“我聽到洛枳的聲音了,所以趕出來看看。”

說完陳凝然直接走到洛枳麵前拉住她的手說:“既然來了,就坐一會嘛。”

洛枳不出聲,陳凝然繼續遊說:“你就進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