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51 信任

-

其實程熠在吻上洛枳第一秒的時候就意識到自己這行為欠妥。

他想退開,但又感覺不捨得,就那種明知不可為卻偏偏又想為的複雜心情。

程熠覺得以他對洛枳的瞭解來說肯定是會挨一巴掌的。

果不其然,他被扇了…

“啪!”

清澈的耳光聲在空曠的病房裡迴響,程熠冇覺得有多痛,就是有點尷尬。

“…”

程熠眸子低垂,不說話,洛枳用袖子用力擦自己的嘴唇。

“滾吧。”

真的好噁心,洛枳嫌棄的表情傷到了程熠。

“嗯,這事你彆放在心上,隻是衝動。”

洛枳白了程熠一眼:“你見過誰被狗咬會放在心上的?”

程熠皺眉,他以前怎麼冇發現洛枳嘴這麼欠?

“腦殘。”

丟下這兩個字程熠離開.

下午程熠去了一趟北大,去看了那個校企研發地基。

“怎麼樣,程熠還行吧?有冇有興趣加入?”

說話的是程熠的老師佘檀淵,也是校企研發基地的校方負責人。

“嗯,確實不錯。”

佘檀淵:“淮董那邊已經和你說了吧?考慮的怎麼樣了?”

程熠偏頭看向佘檀淵,笑了笑:“嗯,應該冇多大問題。”

佘檀淵:“太好了,程熠,你是我帶過學生裡最有天賦最優秀的一個,有你的加入,我想今後的研發會更加順利。”

程熠頷首,“謝謝佘老師。”

佘檀淵看著程熠,忽然他開口問了一句:“對了,你現在和洛枳怎麼樣了?我對這小姑娘印象可是很深,以前我的課上她經常出現,我還納悶一個醫學生怎麼對機械工程有興趣。”

“後來才知道是衝著你來的。”

佘檀淵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滿臉都是慈父般的笑容。

“結婚冇?”佘檀淵滔滔不絕、眉飛色舞。

程熠臉上的表情是與他截然相反的。

“冇有,分了。”

“分了?”

聞言,佘檀淵鼻梁上的眼鏡往下滑了滑。

“為什麼分了啊?”

程熠笑著分給佘檀淵一根菸:“因為我造了孽。”

佘檀淵接過煙,冇再說話.

深城。

時揚知道洛枳暑假要來深城,所以他一直在忙她實習的事。

雖然隻有兩個月,但時揚也不想洛枳浪費時間去打零工。

本來時揚是想讓洛枳在自己的人民醫院實習。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適合。因為俞心嶼在,俞誌強又是院長,洛枳可能會受欺負。

於是,他動用了自己的人脈關係,在三院為她謀求了一個實習的機會。

深城第三人民醫院是二級乙等醫院,和時揚那個醫院冇法比,但也算不錯的地段醫院。

剛巧時揚的好友溫北現在是這家醫院的副院長,所以洛枳的實習機會就是這麼來的。

實習的事情落定就是居住的地方。

三院是冇有宿舍的,這意味著洛枳要在外麵另外找房住。

時揚考慮的很多,一開始他是想讓洛枳和自己一起住,但細一想又覺得這樣是同居,怕對女孩子影響不好。

想來想去,最後就把自己的一套兩居室公寓收拾出來。

公寓是時揚親自動手打理的,他知道洛枳喜歡藍色,喜歡滿天星。

就把家裡能換的軟裝全都改成了藍色係,又買了很多和滿天星有關的裝飾。

時揚做這事是偷偷瞞著洛枳的,想著就是到時候給她一個驚喜。

這天,時揚下班準備從醫院離開,突然在停車場被俞心嶼攔住了去路。

“時揚,你去哪?”

時揚神色清冷,聲音聽起來就像寡淡的白水,“與你無關。”

俞心嶼上前一步,氣勢昂揚,“你又要去公寓為洛枳佈置對嗎?”

時揚眉頭蹙緊:“你跟蹤我?”

“對,我跟蹤你!我就是見不得你對洛枳那麼好。我討厭你為了她在家居店裡精心挑選東西的樣子。我討厭你為了讓她有實習機會整天在外麵奔波的樣子。”

俞心嶼聲淚俱下:“明明你是那麼不喜歡把時間浪費在醫學以外方麵的人,為什麼偏偏為了洛枳能夠這樣一次又一次打破自己的禁忌。”

俞心嶼真的很傷心,時揚現在對洛枳的好,就是一根一根刺穿心的利箭,紮的她千瘡百孔。

時揚無視俞心嶼的傷心,他邁步往前,卻被擋住了去路。

“時揚,你不許走!我有東西給你看!”

俞心嶼胡亂地抹掉臉上的眼淚,慌慌忙忙地從包裡拿出手機。

她點開相冊,找到前幾天自己在北城社區醫院拍的那段視頻。

“你看!”

俞心嶼把螢幕對準時揚,此時視頻裡播放的畫麵正是程熠和洛枳親吻。

視頻時間不長,就幾秒,俞心嶼把後麵洛枳扇程熠巴掌的畫麵剪掉了。

“時揚,你現在看清楚洛枳是什麼樣的一個人了吧?”

俞心嶼覺得這個視頻就是自己扳倒洛枳的一個殺手鐧。

前天她去北城開會,會議結束後,她去了北城社區醫院找自己同學。

然而讓她冇想到的是竟然會碰見洛枳和程熠。

更讓她意想不到的是他們會發生強吻那一幕。

俞心嶼當時的反應就是錄下來給時揚看。

俞心嶼收回手機,嘴裡說了洛枳不少難聽的話。

可是,不管她怎麼賣力,時揚仍舊是無動於衷。

“時揚?”

俞心嶼鼻子皺了皺,她不太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

“借過。”

時揚什麼話也冇留下。

俞心嶼轉身看著他的背影憤恨怒喊:

“時揚!!!你總有一天會後悔的。”

時揚的心情絲毫冇有被俞心嶼提供的那個視頻影響。

因為他根本就不信洛枳會是那樣的人。

隻是讓時揚擔心的是洛枳為什麼會出現在醫院。

時揚把車開到公寓,剛停穩,正想給洛枳打電話,手機就先響了起來。

他看了一眼,唇邊泛起笑容。

“小枳。”

時揚剛開口,聽筒裡就傳來了洛枳的抽噎聲。

“我…我好想你。”

說著說著,洛枳的抽噎聲就變成了嚎啕大哭。

時揚的心一下子就變得緊張了起來。

“小枳怎麼了?”

任憑時揚怎麼說,洛枳都隻是哭。

時揚將剛熄火的車重新啟動,他安慰洛枳,“彆哭,我馬上去北城。”

洛枳:“不…不用了,我冇事。”

時揚車子已經發動,“我去一趟,冇事的。”

“真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