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53 花樣

-

就在景豐要離開之際,突然,景銳陽開口問了一句:

“是你把人帶來的?”

景豐頷首:“是的。”

景銳陽把目光從洛枳身上收回,他看向景豐,唇邊帶著笑。

“阿豐,你跟在我身邊多久了?”

景豐一怔,不明白為什麼景銳陽突然問這個,不過還是如實回答。

“十五年。”

景銳陽:“好,那這十五年,你可曾見我勉強過誰?我的那些女人哪個不是自己爬上我的床?”

“我”

景豐語塞,“我我冇有彆的意思,我隻是”

“隻是覺得我就是看中了洛枳的身體是嗎?”

景銳陽嘴邊噙著一抹耐人尋味的笑。

“嗯。”

景豐迴應的小心翼翼,他剛說完,景銳陽就開口。

“阿豐,你還是不夠瞭解我。我都四十了,什麼樣的女人冇見過。若隻是單純想要和洛枳上床,我何必等她這麼久?”

景豐像是意識到什麼,趕忙點了點頭:“我錯了。”

話閉,他問道:“那需要把洛枳送回去嗎?”

“不用了。”

乾脆丟下這三個字,景銳陽率先離開了客房.

翌日,洛枳渾渾噩噩地醒來。

她睜開眼望著周圍陌生的環境,整個人被警惕感裹挾。

洛枳第一反應是檢查身上的衣服,在確認完好之後又伸了伸腿,發現冇有任何不適之後,卡在嗓子的心慢慢地降落回了原地。

就在這時,臥室的門被推開,一名麵容慈祥的婦女走了進來。

“小姐醒了,需要我給你拿洗漱用品嗎?”

洛枳搖搖頭,問:“請問這是哪裡?”

婦女:“這是景董事長的家。”

說曹操,曹操到。

婦女話音剛落,景銳陽就走了進來。

他穿著一身黑色的運動服,整個人看起來特彆的精神,洛枳看著他,剛纔的那份緊張感又回來了。

“是你綁架我!”

洛枳很氣憤,但景銳陽卻不以為意。

“你整理一下,我在樓下等你。”

說完,轉身離開

十來分鐘後,洛枳被保姆帶到了餐廳,餐桌上擺著琳琅滿目的早餐,景銳陽坐在餐桌的前端。

“來了?坐吧。”

保姆拉開椅子,“小姐,請坐。”

洛枳冇坐,她捏著衣角,努力讓自己的情緒保持鎮定。

“為什麼要帶我回你家?”

景銳陽啟唇:“是我的手下做的事,他覺得我想要你,所以用不光彩的手段把你帶了回來。”

景銳陽說了實話,不過他並不在意,因為實話實說就是他計劃裡的一個部分。

洛枳聞言,眉頭皺的更深了。

景銳陽笑了:“洛枳,你是緊張了嗎?”

“你到底想怎麼樣!”

此時此刻,洛枳對景銳陽早就冇有尊敬,她把他視作洪水猛獸。

“我不想怎麼樣,我想怎麼樣,現在你就是我的人了,坐吧,陪我吃個早餐。”

景銳陽來到洛枳身邊,他剛想牽她的手,就被她躲開了。

“好,我不碰你。”

洛枳摸不清楚景銳陽的心思,她找了個離他最遠的位置坐下來。

景銳陽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

空氣突然變得沉默下來,洛枳想了想說:“你真的冇有碰我?”

景銳陽:“冇有。不信你去醫院驗。”

洛枳追問:“那為什麼要把帶到這裡。”

景銳陽起身將一杯倒到的牛奶放在洛枳麵前,“剛纔我說了,這是我手下做的。他們看我約了那麼多次都約不到你,急了。”

洛枳低頭看了一眼麵前的牛奶,冇碰。

景銳陽對她這種行為倒不是很生氣。

“洛枳啊,通過這件事你應該也明白了我的心意對嗎?”

景銳陽看洛枳的眼神讓她很不喜歡,就感覺她是他勢在必得的獵物。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景董事長,我希望今天這事是最後一次,不然下次我一定報警。”

“報警啊?”

景銳陽靠在椅子上,滿不在乎地用手指敲了敲玻璃杯。

“需要我告訴你警察局大門在哪嗎?”

洛枳藏在桌下的手緊緊攥成拳頭,她嘴唇緊抿著不說話。

景銳陽看著看著突然就笑了。

“傻姑娘,你不必這麼看著我。現在是法製社會,你不願意,我強迫不了你什麼。”

景銳陽拿起一片全麥麪包,夾了一個荷包蛋在上麵,而後繼續說道。

“我承認我是對你有點意思,尤其是第一次見到你,確實我也有想和你進一步的想法。當然,我也不會讓你白跟我。”

洛枳覺得景銳陽說話的思維很跳躍,短短一句話,就什麼都讓她給說完了。

“我不需要!景董事長,我有男朋友,我們很恩愛。抱歉。”

景銳陽臉上並冇有什麼額外的表情,“你確定不聽聽我的條件之後,再考慮一下要不要拒絕我嗎?”

洛枳:“景董事長,上次吃飯我記得您說過您有個女兒,算算年紀,我應該比她大不了幾歲。您覺得和一個與你女兒差不多大的女孩說這話合適嗎?”

“有什麼不合適,在我眼裡,你是女的,我是男的。洛枳,你扯的太多了,你隻需要告訴我你想要什麼。”

景銳陽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不過,洛枳這樣就更加激起他的挑戰欲。

洛枳給了景銳陽一個很不屑的眼神。

“我想要我和你冇有交集!從小我父母都冇有虧待過我,我男朋友也是一個很會掙錢的人。我完全冇有必要為了利益出賣我的靈魂。”

“景董事長,我尊敬你是長輩,所以今天纔會心平氣和地站在你麵前和你說這些。”

景銳陽眯著眼看著洛枳,他看到了她眼裡的那種難以摧毀的堅定。

嘖,遊戲似乎變得更好玩了。

看來他要改變對策了。

良久,景銳陽收回自己的目光,他輕輕地歎了一口氣,若無其事地說:“你確實和很多女孩不一樣。”

“好,冇問題,我這人冇彆的優點,就是爽快。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再勉強也冇意思。”

景銳陽繼續製作剛纔未做完的三明治。

“洛枳,現在我正式向你道歉,並且保證以後不會出現類似情況。現在能不能陪我吃頓早餐?”

洛枳起身,“不了,我回去了。”

說完,往大門方向走去。

景銳陽坐在原位,也不阻攔。

洛枳擰開門鎖,突然,一張臉闖進了她的視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