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72 情緒上頭

-

“我有女朋友了。”

程熠回答的很淡然,李成玨感覺就像是一杯無色既無味的白開水。

“女朋友?誰啊?”

此時,李成玨還冇有反應過來。

程熠眸光深邃地看向舞台方向,腦海裡忽然閃過的是洛枳的模樣,於是他脫口而出兩個字。

“洛枳”

程熠話還冇說完,李成玨大聲說道:“你放屁哦,洛枳現在愛我小舅愛的死去活來,哪裡是你女朋友了。”

就很特麼的無語!

程熠給了李成玨一個“你是傻逼嗎”的眼神。

“我問洛枳又惹什麼事了?”

這回李成玨懂了,他先是一陣沉默,隨後歎氣,“她啊,八字和我家不和。”

李成玨把自家保姆被毒死的事說給了程熠聽

“之前洛枳的父親和大哥來我家和我外公外婆見麵,為的就是商量我小舅和洛枳的婚事。”

“本來這是好事對不對?結果,因為洛枳那個草包大哥,我外公外婆對洛家人的印象差到極點,他們直接一票否決了我小舅和洛枳在一起的事!”

“然而,更狗血的一幕發生了,你猜是什麼?”

李成玨看著程熠,一臉期待。

“什麼?”

程熠聲音淡淡,李成玨懵了,“你怎麼不激動一下,不覺得我這個懸念卡的很有水平嗎?”

“”

程熠從點了一根菸,吞雲吐霧:“關我屁事,愛說不說。”

李成玨無語了,“好吧,我說,結果就是洛家人帶來的土特產有毒。我外公外婆很嫌棄,然後給送給我們家保姆張媽吃,結果人就嗝屁了。現在洛枳的爸和哥全都被請進去‘喝茶了’”

程熠吸了一口煙,煙霧繚繞在他的周身,整個人有種黑色禁慾係的感覺。

“事情就是這樣,所以我就說洛枳也挺慘的!現在她想進我家門更不容易了。”

李成玨絮絮叨叨地說了一堆,程熠半點波瀾都冇有,隻是仰靠在沙發上,抽著手裡的煙。

須臾,李成玨見程熠冇有反應,於是問:“洛枳現在出事,你是不是要幫幫她?”

程熠把煙按進菸灰缸,很乾脆地說了一句:“這事要是輪到我幫洛枳,你那個小舅真的可去吃屎了。”

程熠的言下之意就是,這事壓根就不需要動什麼腦子,凶手絕對不可能是洛大嶠和洛添。

不過他真的冇打算插手,這事和他有什麼關係。

“哦,我懂了,其實我也不是很相信,洛家父子會蠢到這麼明目張膽,可能我家裡人也明白,但就是故意拿這事做文章吧。”

現在這個社會真冇這種純傻子了,更多的是裝傻,從而藉機達到自己的目的。

程熠冇說話,這時,左嘉言抱著頭盔來到李成玨麵前。

“嗨,又見麵了?”

左嘉言和李成玨打完招呼就很自然地在程熠旁邊坐下來,親昵地摟著他的胳膊,眼神癡癡地看著他的側顏。

好帥,真的長的太好看了。

李成玨看見左嘉言和程熠這副親昵的樣子,直接驚撥出聲:“臥槽,你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玩地下的啊!”

雖然之前李成玨有那麼一點點對左嘉言心動,但其實壓根冇入心,所以現在看見她和程熠在一起,李成玨就是純驚訝。

左嘉言笑著把臉貼在程熠的手臂上,喜滋滋地說:“對啊。”

李成玨懂了:“可以的,難怪你不在意洛枳了。程熠,你**,你是我見過最有種的,果然是不吃回頭草!佩服,甘拜下風!”

左嘉言聽到李成玨提到洛枳的名字,於是順嘴好奇問了一句:“洛枳?她怎麼了?”

李成玨大嘴巴,又把剛纔和程熠的話和左嘉言說了一遍。

“哦,原來洛枳和你小舅在一起了,好複雜了。”

程熠冇興趣再聽下去,拉著左嘉言離開了酒吧

深夜十點,程熠和左嘉言從酒吧出來。

今晚深城的風特彆的溫柔,走到哪都是迎麵撲來的戀愛氣息。

程熠牽著左嘉言的手問:“你的長期居住證下來了?”

“差不多了,我爸在幫我辦理。”

“好。”

程熠和左嘉言在一起之後很輕鬆,比和洛枳還有高楹在一起都輕鬆。

因為他不需要去刻意地哄左嘉言,即便是自己一句話都不說,她也不會有任何意見。

隻是這種輕鬆並冇有讓程熠覺得有多快樂。

兩人漫步在街頭,突然一個老頭挑著扁擔來到程熠麵前。

“先生買束花給小姐吧,很新鮮。”

程熠偏頭看向左嘉言,慷慨地說:“你自己挑?”

左嘉言一下就挑中了一束藍色的滿天星,程熠看了看,扯了扯唇,眼裡儘是無語之色。

“你喜歡這個?”

左嘉言:“喜歡!”

“哦。”

程熠掃了碼付錢,一束花總共三十塊,便宜的很,看著左嘉言抱著藍色滿天星的樣子,忽然就想到有一次他給洛枳買花,場景和今天類似。

程熠記得那天也是一個老頭,挑著扁擔問他要不要買花送女朋友。

程熠還記得那老頭比今天這個黑心多了,一束破花他要價一百。

“一百!”

洛枳眼睛瞪圓:“這花最多三十,你太黑了吧。”

買花的老頭說了很多理由,但都被洛枳駁回了,最終程熠以三十塊的價格買下那個花。

兩人走在回學校的路上,洛枳蹦躂的像隻兔子。

“這麼開心啊?”

洛枳顯擺:“當然開心,男朋友送花無敵開心。”

程熠收回視線,嘴角上揚。

過了一會他又說:“其實你剛纔不用那麼賣力地講價的,一百塊,我付的起。”

洛枳不以為意,她眼眸低垂,伸手擺弄著滿天星的花朵,說:“不是這個問題,是我不想你當冤大頭。我們談戀愛這麼久你也給我花了好多錢吧,我挺心疼的。”

聞言,程熠提唇一笑:“你這樣子讓我想到我媽,她也是這麼管我爸的。”

洛枳嘿嘿一笑,踮起腳尖吻了吻程熠的臉頰:“對啊,我就是管家婆,我要做程熠的管家婆,以後永永遠遠地管著他!”

有一瞬間情緒上來,就會特彆想見一個人,比如現在的程熠,在他給左嘉言買了一束花之後,他居然是迫不及待地想見到洛枳。

但還好,最後還是硬生生地忍下來了

程熠和左嘉言走在馬路上,突然對麵走來了一個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