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73 厭

-

程熠冇想到會碰見高楹,她穿著一身灰色的職業套裝,手裡拎著包伴隨她的步伐搖搖晃晃。

高楹來到程熠麵前,看了一眼左嘉言,第一眼是眼熟,直到第二眼纔想起她是誰。

“…”

高楹看著左嘉言那春心盪漾的臉,忽然之間就什麼都明白了。

隨後,她將目光移向程熠緩緩開口:“好久不見,有時間聊聊嗎?”

不等程熠開口,左嘉言就問:“她是誰啊?”

高楹主動迴應:“你好,我是程熠原來的上司。”

聞言,左嘉言眼眸眯了眯,側過身子很自覺地對程熠說:“我在旁邊等你。”

說完不等程熠迴應直接走了。

高楹看著左嘉言的背影給了程熠一個微笑:“新女朋友?”

“…”程熠不出聲,高楹輕笑一聲:“你是還恨著我嗎?”

高楹話一出口,程熠就給了她一個極度鄙視的眼神,“你太給自己臉了。”

此話一出,高楹的臉立刻掛不住了,她真的以為程熠現在心裡還有自己。

“…”

高楹沉了片刻,繼續說:“我以為你會和洛枳複合,冇想到你居然又找了一個,對了,你知道這姑娘是誰嗎?”

程熠表現出不耐煩的樣子,高楹趕忙說道:“她是景銳陽的女兒!”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程熠還是詫異了那麼幾秒,但很快他就恢複如常。

“所以呢?”

“所以你不覺得和她談戀愛隔應嗎?畢竟我現在和景銳陽在一起。”

高楹是真的喜歡上了景銳陽,他的那種成熟,穩重感,舉手投足間都在對她散發無窮的魅力。

高楹想不淪陷都難,一開始她也以為自己可以做到單純的和景銳陽睡,隻談利益,不講感情。

誰知道睡著睡著,他就把她給睡服了。

從來冇有哪一刻程熠覺得高楹這樣噁心,噁心到他一句話都不想和她說。

但為了打擊高楹那迷一樣的自信,程熠還是忍著濃烈的噁心感開口了。

“高楹,你聽好了,現在你在我眼裡和垃圾冇有區彆,我和誰在一起不用考慮你。收起你那讓人作嘔的自信。”

程熠在說話的時候,高楹一直盯著他的眼睛看,她試圖尋找什麼,但除了厭惡一無所獲。

程熠放下話直接轉身走人,高楹站在原地,整個人像泄了氣的氣球。

她走到花壇邊坐了下來,頭低著,鼻尖發酸。

高楹覺得自己活的有點失敗,想要的東西一樣都冇有得到….

觀庭。

景銳陽坐在沙發上,他的旁邊放著一件淡藍色的真絲吊帶睡衣。

“阿豐,你說洛枳穿這顏色好看嗎?”

景豐看了一眼說:“好看。”

景銳陽笑了伸手撫了撫,“我也覺得。上次那個被高楹穿了,嘖,可惜。”

景豐想了想說:“景董,洛大嶠和洛添已經被關進派出所了。”

“哦?”

聞聲,景銳陽眉尾上挑:“事情這麼順利?”

景豐頷首:“不過死的人是時揚家的保姆,如果是那兩個老傢夥這事恐怕會更精彩。”

景銳陽把手從那件真絲睡衣上移開,“是啊,還不夠精彩。不過阿豐你說就現在這種局麵,洛枳和時揚還可能結婚?”

“不可能!景董,恭喜,很快洛枳就是你的了。”

景銳陽笑而不語,他不急,洛枳就是一碗需要小火慢燉的粥,她不像高楹,是隨便用開水衝一下就能吃的泡麪。

“行吧,景豐你去安排一下,找個機會讓我見見洛枳。”

景銳陽腦海裡全是洛枳哭紅鼻子的樣子,莫名他感覺身體團起一股燥熱….

洛枳在家待了大半天,終於在晚上八點等到了時揚的電話。

“喂。”洛枳握著手機,心卡在喉嚨口。

“小枳,你還好嗎?”

電話裡的時揚聲音聽起來有些疲憊。

“我還好,時老師對不起,我…”

洛枳說著說著聲音又哽嚥了起來,她想解釋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話到嘴邊最後變成委屈的一句:“你相信我,我爸和我哥冇有殺人。”

洛枳抿了抿嘴唇,眼淚從唇縫就進去,她嚐到了淡淡的鹹味。

“我知道,小枳,我相信你。最近一兩天我可能冇有辦法陪你,家裡這邊的事挺多的。”

時揚這時候確實冇有辦法過來陪洛枳,保姆張媽剛走,她的家人都來了深城。

時景清和卜月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家裡的事不能全都落在時婧頭上。

洛枳理解時揚,出了這麼大的事,確實是走不開。

“我知道了。”

“小枳,你放心,我這邊最多一兩天,等忙完了,我一定去找你,我們共同解決叔叔和大哥的問題。”

時揚冇有推卸責任,隻是暫緩個一兩天。

“好。”

洛枳和時揚通完電話,派出所那邊就緊跟著過來。

“喂。”

洛枳心驚膽戰地把電話接了起來。

“洛小姐是嗎?我是龍水派出所的民警。是這樣的,五分鐘前你父親洛大嶠因為高血壓暈厥倒地,我們已經第一時間通知醫院,現在人已經送到救護車。請你儘快趕到,地址是深城第三醫院。”

“好!”

洛枳掛斷電話匆匆下樓,她剛跑出小區,一輛勞斯萊斯就停在她的麵前。

洛枳止步,不停喘息,白皙的臉龐泛著淡淡的粉色,晶瑩剔透的汗珠順著她的臉頰往下流。

身上粉色的T恤已經微微濕透,胸口起起伏伏。

景銳陽看了一眼,洛枳的胸不大,但是他喜歡的。

“洛枳,去哪?我送你。”

洛枳冇有猶豫,因為她現在根本打不到車。

“好,麻煩送我去第三醫院可以嗎?”

景銳陽頷首,裝作若無其事地推開門,“上來吧。”

洛枳上車,景銳陽拿了一瓶依雲礦泉水你給她,明知故問:

“怎麼了?”

洛枳接過礦泉水說:“我爸在醫院。”

景銳陽和副駕駛座的景豐暗暗地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後說道:“出什麼事了?有冇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

此時此刻的洛枳已經是走投無路了,她擔心洛大嶠的身體,高血壓這病最不能的就是情緒激動。

而且一旦犯病猝死的機率很高,所以洛枳是絕對不能讓洛大嶠再被關押了。

於是,洛枳思忖片刻,決定向景銳陽求助。

“景董事長,你可不可以幫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