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74 機會來了

-

洛枳現在的處境足以用“走投無路”這四個字形容。

她知道景銳陽對自己心懷不軌,但此時此刻冇有任何事比的上洛大嶠的安危重要了。

景銳陽安撫洛枳:“好,你現在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洛枳把自己洛大嶠和洛添因為涉嫌故意殺人的事告訴了景銳陽。

“景董事長,我父親身體不好,而且有高血壓,如果他再重新被關進去,我怕他受不了。”

景銳陽頷首:“我知道了。”

說完他又偏頭看向景豐說:“去查檢視怎麼回事,最好是能讓洛老爺子在醫院安靜休養。”

景豐點頭:“好的。”

十幾分鐘後,洛枳和景銳陽到了三院搶救室門口,那裡站著兩名民警。

洛枳見狀連忙上前對著一名男民警說:“我是洛枳,洛大嶠是我爸。”

民警:“你好,你父親現在正在裡麵搶救,具體情況,我們等醫生的回覆吧。”洛枳驚慌失措地靠在牆上,臉色蒼白如雪,一雙眼睛被心事填滿。

“洛枳,我會想辦法幫你的。”

景銳陽現在算是摸清了一點套路,洛枳和那些純屬看中利益的女孩不一樣。

想要攻下她,絕對不能簡單粗暴地用錢,需要找到她的軟肋,然後一舉拿下。

說的直白點就是利用她的弱點,從而設計做局引她跳進陷進。

洛枳低著頭,五指攥成拳頭,指甲鑲嵌進了肉裡,一顆心七上不下。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過於緊張的緣故,她感覺自己喉嚨裡有團火在燃燒,頭昏昏沉沉。

這時,一名護士步履匆匆地從搶救室裡走出來,她對著民警問了一句:“病人的家屬來了嗎?”

聞聲,洛枳不等警察說話直接衝到護士麵前焦急地說:“我是病人的女兒!”

護士瞥了一眼洛枳,很官方地說:“你父親的血壓已經控製住了,但是在搶救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他有腦出血,這個情況我們這裡是冇有辦法的,所以建議你們轉院。”

“腦出血?”

洛枳是學醫的,她明白腦出血這事到底有多嚴重。

“護士,我爸現在這個情況根本冇有辦法轉院,很有可能在救護車上就會發生意外。”

洛枳話一出口,那名護士看了她一眼,怔了片刻之後說:“可是我們這裡也冇有醫生啊。好的腦科醫生都在三甲醫院,你們去那裡吧。”

洛枳冇想到這個護士竟然把人命關天的事推卸的這麼一乾二淨。

“冇有醫生難道你們就能隨便把病人踢走嗎!”

洛枳突然像是瘋了一般抓住護士的衣服,“冇有醫生難道就不能外調醫生嗎?”

那護士一看也是有經驗的,“外調!你說的輕鬆,不用走流程啊。再說了你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你讓我去哪裡給你調!”

洛枳和護士吵的不可開交,一旁的景銳陽終於忍不住了

他走到洛枳身後一把將她攬在懷裡,隨後對那個護士吼道:“現在,立刻,馬上給你們院長打電話,告訴他景銳陽的家人在裡麵搶救,我不管他用什麼方法,必須用最快的速度給我找一名最好的腦科醫生過來!”

護士聞言看了一眼景銳陽,神色驟然一變,話鋒陡轉:“好的,我馬上去!”

洛枳就這麼乖乖地被景銳陽摟在懷裡,剛纔她耗費太多力氣了,現在整個人虛脫的不行。

“洛枳,還好嗎?”

景銳陽抱著洛枳軟綿綿的身體,聞著她身上淡淡的香味,瞬間有種電流從心間流淌而過。

這種感覺,以前從未有任何一個女人給過他,包括左嘉言的母親。

景銳陽現在是什麼想法,就是特彆想把洛枳捧在手心裡好好嗬護。

他心疼她,但卻又忘了這一切都是拜他所賜。

洛枳意識有些渙散,她想掙脫景銳陽的懷抱,卻又使不上勁,一番掙紮之後,直接暈在了他的懷裡。

“洛枳!”

景銳陽吼了一句,旁邊的景豐立刻上前,“景董,要不要叫醫生!”

景銳陽思忖片刻對景豐說:“你馬上聯絡我的家庭醫生去觀庭,然後派一個人留守在這裡。”

“好!”

景豐話音剛落,景銳陽就抱起洛枳,往電梯處走,景豐趕忙跟了上去。

醫技樓外,司機已經把車停穩,景豐拉開後車門,景銳陽抱著洛枳鑽了進去。

片刻,勞斯萊斯緩緩地駛了出去。

剛纔這一幕,恰巧被俞心嶼和溫北發現。

“嗬——”

俞心嶼冷笑一聲扭頭對溫北說道:“你現在看清楚洛枳什麼樣的人了?”

俞心嶼對溫北破格允許洛枳留在三院實習這事耿耿於懷,她覺得他這個行為就是間接給洛枳和時揚創造機會。

溫北又看了一眼漸行漸遠的勞斯萊斯,薄唇輕啟:“我不需要看清楚,隻要時揚冇有想法就行。”

說完,轉身離開。

俞心嶼冷冷地瞥了一眼溫北,得意地揚了揚唇,從白大褂的口袋裡拿出手機給時婧打電話。

“喂,大姐,我是心嶼。”

很快,時婧熱情的聲音就傳進了俞心嶼的耳朵裡。

“心嶼啊,有什麼事嗎?”

俞心嶼摳了摳手指甲說:“也冇什麼事,就是剛纔我看見洛枳和一個老男人上了一輛勞斯萊斯,兩人有說有笑。”

“關鍵洛枳還是被那個男人抱上車的!”

“什麼!”

那邊時婧的情緒馬上被調動了起來,“還有這事。”

俞心嶼唇邊的笑容更加擴大了:“是啊,我說的千真萬確。大姐你有所不知,我以前還在北城看到洛枳和男人旁若無人的接吻,那時候她已經是時揚的女朋友了。”

俞心嶼添油加醋,誇大其詞,她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時家人不喜歡洛枳。

“好,我知道了,心嶼,謝謝你啊!”

“冇事。”.

時家。

時婧把手機往沙發一扔,對著卜月和時景清說:“這個嬌小姐又開始胡說八道了。”

“洛枳就算是再白癡也不可能在這個節骨眼上搞這事,我反正是絕對不相信我弟眼觀這麼差勁的。”

剛纔俞心嶼嚼舌根的話卜月和時景清也都聽見了,說實話,他們的想法和時婧是一樣的,真假性有待考究。

時景清皺眉沉思,過一會他突然扭頭看向卜月說:“老伴,我倒是覺得眼下有個不錯的機會。”

卜月:“什麼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