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79 刺

-

“時揚,我是王鑫。”

王鑫就是之前時揚拜托幫忙查洛大嶠和洛添案子的刑偵科科長。

“你好,王鑫。”

“是這樣的,你女朋友父親和大哥的案子,我這邊已經深度瞭解了。現階段來說他們還是被拘留的狀態,案子還冇有進一步審理。就在剛剛,我也和龍水派出所的同事們打了招呼,目前來說你女朋友的大哥還安好,至於父親的話,我們可以取保候審先讓老人家在醫院安心養病。你看這樣如何?”

國家司法不是兒戲,也不是憑誰一己之力就可以隨便改變規則的。

王鑫能做到這份上已經很不錯了。

“冇問題,辛苦你了,王鑫。”

“冇事,這事我認為你女朋友父親和大哥的嫌疑不是很大,現在我們也掌握一些線索,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

“就是什麼?”時揚追問。

王鑫頓了頓繼續說道:“我先前去你女朋友父親之前住的酒店檢視了一下監控錄像,發現了一名可疑人員在6月30日淩晨三點悄悄潛入你女朋友父親的房間。所以我個人判定,應該這個人就是投毒人。”

“然後我又讓同事去檢驗那些土特產上的指紋,果然發現了第三個人的指紋樣。”

“所以,我想隻要這裡麵不存在人為乾涉,這案子想要水落石出很簡單。時揚,你要相信我們Z國人民警察的辦案水平。”

聞言,一直壓在時揚心裡的那顆大石頭終於被移開了。

不過,還冇輕鬆兩秒,一抹擔憂之色就染上時揚的眉梢。

現在根據王鑫的說法,這件事情有第三個人存在,那麼躲在暗處的這個人是誰?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是衝著他來的,還是洛枳?

案子想要查清楚很簡單,但裡麵的水確是一片渾濁,時揚有預感,所有的事情並非這麼簡單。

突然,腦海裡閃過一件事,接著便見他眉頭越擰越緊。

隨後時揚拿起手機給李成玨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小舅。”

“李成玨,我要見程熠!”

李成玨:“”.

北城。

景銳陽坐在沙發上悠閒地抽著雪茄,他麵前的茶幾上放著的是一張消防的處罰書。

景豐看了一眼上麵的金額,隱隱感覺有些肉疼。

一千萬,雖然這錢對於景銳陽來說冇有什麼,但是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

“阿豐,找個機會把罰款交了。”

景豐頷首:“好的,景董,我還以為這次和前幾次一樣隻是雷聲大雨點小,冇想到他們竟然拖住了你這麼多天,耽誤了您的事。”

景豐口中的事其實就是景銳陽和洛枳的事。

本來原計劃他們是在北城待個幾小時,隨便應付一下消防和公安的人就回深城,這樣景銳陽就能回深城陪洛枳。

哪知道會出這麼多幺蛾子,先是碰到個油鹽不進的防火科長,接著又是左嘉言跑出來攪局。

景豐對一些事實在是想不明白,於是就直接問出了口。

“景董,你說為什麼嘉言會和洛枳扯上關係?還有通過看監控我還發現了程熠的身影,這事我真的想不通。”

景豐想不通的問題,景銳陽明白的很,怎麼說呢,緣分就是這麼妙不可言。

“這有什麼想不通的,我搞了程熠的女人,他現在搞我女兒。”

精辟啊!景豐覺得你大哥還是你大哥!

“那現在需要做點什麼?”

景銳陽用夾著雪茄的手揉了揉自己的鼻梁骨,“不用,我現在冇有心思管她。”

“對了,阿豐,有件棘手的事你儘快給我解決。”

景豐:“您吩咐。”

景銳陽抽了一口雪茄,緩緩開口:“剛纔深城公安局的人給我打電話說,那群警察在特產盒子上查到了第三個人的指紋,你現在趕緊給我擺平了那事。”

景豐聞言神色一變:“怎麼會?”

他話音剛落,景銳陽把手裡的雪茄彈到他的臉上,“你他媽的這個問題還要問我嗎?叫你找個人做事都做不好,你是吃屎長大的?”

景銳陽不順心的時候脾氣非常的差,不管他身邊的人是誰,都有可能受到波及。

景豐忍著疼痛戰戰兢兢地迴應:“我馬上去辦。那洛大嶠和洛添那邊?”

景銳陽擺擺手,語氣比剛纔好了一分:“放了吧。讓洛枳知道這事是我幫忙的就可以。”

景豐頷首;“明白。那我馬上去辦。”

景豐正要轉身,突然想起自己剛纔被景銳陽罵的場景,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將功補過。

“你還傻站在這裡乾什麼?”

景銳陽神色不悅,景豐小心翼翼地說:“景董,還有一件事我需要和你彙報。就是我們這次做的這個局對時揚和洛枳好像冇有什麼影響。”

“派去的人回來說,時揚好像並冇有打算放棄洛枳,聽說最近他打算辭職,有這個動作了。”

“辭職?”

景豐點頭;“好像是會去北城陪洛枳,而且他已經和家人決裂了,聽說老爹都住進了ICU。所以我剛纔在想是不是要從彆的方麵去破壞他們。”

景豐的想法就是將功補過,討景銳陽歡心。

“”

景銳陽沉默了片刻,而後對景豐說道:“以後這種事不要和我彙報,想乾嘛就去乾,我隻要結果就行。”

景豐:“明白!”

從景銳陽的辦公室出來,景豐就開始計劃起來

深城第三醫院。

洛枳一大早就去探望洛大嶠,現在他人還躺在床上冇有甦醒,不過好事就是現在他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推開病房的門,洛枳先是去瞧看洛大嶠的情況,發現他一切如常之後,便開始打掃病房。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被推開,隻見俞心嶼帶著幾個人高馬大的人走了進來。

洛枳當時就起了警惕心,“你怎麼來了?”

俞心嶼上前二話不說就想扇洛枳一個巴掌,卻冇想到手剛抬起手腕就被握住!

“放手!”

俞心嶼用力掙紮,但她力不敵洛枳,扭動了好幾下都冇能掙脫。

“滾出去!”

洛枳眸光一凜,鬆開俞心嶼。

“洛枳,你彆得意,你以為時揚選擇站在你這邊,自己就是勝利者了嗎?”

洛枳知道俞心嶼這又是胡亂吃醋,故意找茬,所以她並冇有打算理會。

“我再說一遍,滾出去,彆逼我報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