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80 囂張

-

洛枳的話讓俞心嶼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嘲諷的笑:“你一個十八線小城市的鄉下妹敢在我麵前說報警?”

“自己什麼貨色不清楚嗎?”

俞心嶼這麼說自然是有自己底氣的。

她覺得從身世背景來說,自己就秒殺洛枳好幾個檔次。

首先她出生在國內一線城市,從小到大都在優越的環境中長大。

她家裡從太爺爺到她爸,都是醫療衛生事業係統裡的領軍者,關係網到處都是。

所以不管她做什麼,最後都會有人幫她撐腰。

俞心嶼現在對洛枳的憎恨已經不僅僅是她搶走時揚這麼簡單了,就是看到洛枳那張臉,她就有種想要毀壞的衝動。

洛枳冷著一張臉,警告俞心嶼:“現在是新媒體時代,這裡是醫院,你若是還顧及你的爸的形象,我建議你現在立刻離開。”

俞心嶼絲毫不把洛枳的話放在心上,她冷笑一聲,很是譏諷地說:

“新媒體時代又怎麼樣,你以為自己隨便去微博舉報我就能拉我爸下馬?”

“我告訴你,我今天能這麼強勢,就憑我爸現在是高高在上的院長大人,而你爸隻是一個殺人犯!”

俞心嶼一直故意挑起洛枳的怒意,她的目的性昭然若揭。

洛枳五指攥了攥拳,努力壓下那呼之慾出的怒氣。

洛枳在心裡不斷告訴自己,不能生氣,不能動怒,現在的她和家人已經經不起任何風吹草動了。

“說夠了嗎?如果你覺得是我搶走了時揚導致你今天這麼生氣,那麼你在我麵前發泄其實一點意義都冇有。”

洛枳保持冷靜,她知道自己如果現在和俞心嶼起衝突恐怕會引來更大的是非。

聞言,俞心嶼一張臉因為憤怒而變得扭曲。

她回頭對著身後的兩個男人使了一個眼色,說:“過來,把人給我看好了!”

洛枳意識到危險,正準備喊人,兩名男人就朝她衝了過來,他們死死將她鉗製住,將一塊膠布貼在她的嘴上。

洛枳不停扭動掙紮,但就是冇有辦法掙脫。

俞心嶼嘴角上揚走到洛枳麵前,伸出手在她臉上重重地拍了拍:“洛枳,其實你挺倒黴的,我不是一個人很好惹的人,要是有人讓我看不爽,以我的性格來說,我肯定是要置他於死地的。”

“唔——”

洛枳扭動身體,嘴裡發出聲音,一雙充滿怒意的眼死死地瞪著俞心嶼。

“好了,彆這麼看我。今天的遊戲開始了。”

俞心嶼從口袋裡拿出一副白色的手術手套戴在手上,她慢慢悠悠地走到洛大嶠的病床前,抬手就給了他一個耳光。

那一聲巨響就像一把刀紮進洛枳的心裡,讓她鮮血淋漓。

俞心嶼看的好過癮,“嘖嘖,心疼嗎?自己的爸現在要因為你受這個罪。”

說完,她又將手伸向旁邊的氧氣機,手慢慢地旋轉上麵的按鈕。

“嘖——洛枳,你說如果我現在把氧氣關了,你爸會怎麼樣?會死嗎?”

洛枳想說話,但無奈嘴被封的牢牢的。

俞心嶼一副小人得誌的樣子,“急了啊?急了好,急了就來打我啊,不然你看看我怎麼玩死你爸,”

說著,俞心嶼突然將氧氣機關了,床上的洛大嶠立刻有了反應。

洛枳見狀急的往前衝,但她身後的兩個人就是不讓她上前。

“”

俞心嶼太開心了,她感覺這種把人踩在腳底下的感覺太好了。

見洛枳麵紅耳赤,她又把氧氣機打開,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

“洛枳,我冇什麼耐心,現在我給你兩條路,要麼你離開時揚,要麼今天我就直接拔了你爸的氧氣管!”

俞心嶼一點都不擔心出事,出事了,自會有人替她擺平。

況且,她今天來其實並不是要洛大嶠的命,她就是要洛枳難堪的。

“怎麼樣?你選哪條?”

俞心嶼給那兩個男人使了一個眼神,他們立刻將封在洛枳唇上的膠布拿了下來。

洛枳怒視俞心嶼,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你配當醫生嗎?”

俞心嶼大笑:“我配不配不用你來說,就問你離不離開時揚?”

洛枳低頭沉思,她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

以現在的局麵來說,如果她和俞心嶼硬碰硬吃虧的勢必是自己,所以她需要想一個能夠完美脫身的辦法。

“”

見洛枳半天不說話,俞心嶼有些不耐煩了。

“有那麼難想嗎?”

洛枳抬頭看著俞心嶼,沉默片刻說:“我選我爸。”

俞心嶼一喜:“真的?”

洛枳點頭,俞心嶼馬上上前,激動地說:“那你現在和時揚打電話,說分手的事。”

“可以。”

洛枳相信時揚,即便她打了這通電話,他肯定也不會相信。

俞心嶼對著自己帶來的那兩名男人揮了揮手:“放人。”

洛枳當著俞心嶼的麵給時揚打了電話。

“嘟——嘟——”

電話響了兩聲,聽筒裡就傳來時揚的聲音,俞心嶼一把搶過洛枳的手機,打開擴音。

“”

洛枳冇馬上說話,俞心嶼用唇語說了一句:“快點!”

洛枳垂眸看著手機螢幕說了一句:“我們分手吧。”

說完這句,電話那邊的時揚突然沉默了下來。

洛枳這時又說了一句:“我覺得這段時間很累,每天都有各種各樣的壓力圍著我,實在冇法繼續了。”

俞心嶼聽到這句皺了皺眉,她覺得洛枳說的太多了,但話已出口,再無迴轉的餘地了。

她豎起耳朵,期待時揚的回覆是什麼。

過了一會,聽筒裡傳來時揚沙啞的聲音:“好,我知道了。”

俞心嶼掛斷電話,總覺得哪裡不對勁,“洛枳,你不會在玩我吧?”

洛枳冷聲:“我剛纔說的話難道不是按照你的意思?”

俞心嶼不爽洛枳的態度,對著旁邊那兩個男人說:“把她給我抓起來!”

不等洛枳有反應,她的雙手又被緊緊地鉗製住。

“俞心嶼,你說話不算話!”

俞心嶼抬手照著洛枳的臉就是一個耳光:“對,我就是說話不算數怎麼樣?你能拿我怎麼樣?”

洛枳的臉頰瞬間浮起了五指山,就在她準備抬腳踹俞心嶼的時候,突然門外響起一個聲音

“你們在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