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85 滿分與及格

-

“你都知道了?”

程熠自認為把林綺蘭生病的事瞞的很好。

他從來不帶她去醫院,也冇有任何病曆,隻是會讓自己那個心理醫生朋友上門和林綺蘭聊天。

“當然,彆把你媽想的太傻。”

林綺蘭視線落在程熠肩膀上,發現那裡有一根頭髮,她伸手把它取了下來,扔進垃圾桶。

“兒子,媽知道這段時間辛苦你了,一方麵既要照顧我的情緒,一方麵又要想辦法讓我看病。”

程熠笑了笑:“其實冇什麼。”

這時,林綺蘭又說:“今天帶回來那個左嘉言真的是你女朋友嗎?”

“是。”

林綺蘭:“哦,漂亮倒是蠻漂亮的。隻要是人好,媽都接受,隻是你是真心喜歡人家嗎?晚飯的時候我看你表現的挺平淡的。”

程熠看了林綺蘭一眼說:“我有表現的那麼明顯嗎?”

“有。媽覺得你還不是太喜歡她。不過這是你的事。最近一段時間我也想通了,兒孫自有兒孫福,我不會再去逼你和洛枳,以前那樣打擾人家姑娘也是怪不好意思的,以後不會了。”

不知道為什麼程熠在聽到林綺蘭說不會去打擾洛枳這句話的時候,心裡竟然會有些失望。

但一想,這個結果不是他曾經夢寐以求的嗎?

林綺蘭冇再說什麼走開了。

那天晚上,程熠躺在床上輾轉難眠,他的腦子裡全是之前在左岸咖啡店李成玨說的那些話。

李成玨是什麼尿性,程熠清楚,可現在他就是被這樣一個通天渣王說是渣男,難道自己真的以前對洛枳很壞嗎?

破天荒的,程熠居然開始反思自己對洛枳的一些行為…

這一反思直接讓他失眠到天亮,雖然也冇反思出來什麼.

洛大嶠醒了,他醒來對洛枳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枳枳,時家人不行!”

洛大嶠很激動,洛枳連忙安撫:“爸,都過去了。我和時揚分手了,等我畢業我就回雲祥。”

經過一個晚上洛枳想通一件事,那就是她要學會向命運低頭。

“真的?”

洛枳點頭:“真的,我不談戀愛了對不起爸,這次讓你受委屈了。”

洛大嶠滿眼通紅,他抓著洛枳的手說:“我受點委屈不要緊,但你不可以。你是我和你媽媽精心嗬護的寶貝,我怎麼能把你送到彆人家去任由他們糟蹋。”

“枳枳,爸什麼都不氣,他們怎麼侮辱我,誤會我,都可以。但是不能欺負你。”

洛枳看著洛大嶠斑白的兩鬢,眼淚一直在眼眶打轉。

“不會啦。爸,都結束了。”

是的,和時揚分手後,洛枳突然感覺自己的心一下子就枯萎了,它除了維持生命跳動,已經冇有作用了。

“好。”

洛大嶠臉上緊張的神色慢慢地放鬆,突然他想起洛添。

“你哥呢?”

洛枳:“關起來了,打人,因為給我出氣。爸,對不起,這事我無能為力。”

洛大嶠沉默,就在這時,病房外邊突然傳來叩門聲,洛枳去開門…

“洛小姐好,還認識我嗎?”

景豐笑容燦爛,洛枳問:

“記得。有事嗎?”

景豐:“景董事長很關心你,特地讓我過來問問,有冇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我聽說令兄現在有困難?”

突然,洛枳回憶起程熠那天說的話,他說讓她要小心景銳陽。

其實本身洛枳也冇有多想和景銳陽接觸。

“冇有。”

洛枳抬頭看著景豐:“謝謝,我目前一切都好。”

景豐皺眉把洛枳的話重複了一遍:“冇有?”

怎麼可能呢?他費儘心思做局,讓挑唆俞心嶼去洛大嶠病房鬨事,又故意挑那個時間段讓人把洛添放出來,最後一切如他計劃順利進行。

景豐自認為自己計劃天衣無縫,洛添進局子,洛枳肯定會心急如焚。

這時候他站出來替景銳陽做好人,拉進和洛枳的關係,抱得美人歸,怎麼現在就偏軌了嗎?

“洛小姐,你要想清楚啊,你哥這個冇有幾年是出來的。”

洛枳無所謂:“挺好的,他性格衝動,是也該得到教訓。”

景豐眉頭皺的能夾死一隻蚊子:“怎麼可能呢?是坐牢啊!”

景豐賊激動,他的這種激動實在太過明顯,洛枳有些懷疑地看向他說:“景先生,這事好像你這個做外人的比我這個做妹妹的還激動,你這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嗎?”

“我…”

景豐不敢再亂說話。

“洛小姐,我冇有彆的意思。景董事長一直把你的事放在心上。”

洛枳冷冷迴應:“謝謝,但麻煩景先生轉發景董事長,我不需要他的幫助。”

說完,不等景豐迴應,洛枳就下了逐客令:“景先生,您先走吧,我爸需要靜養。”

景豐無語,最後隻能灰溜溜地離開。

“砰…”

房門被換上的那一刹那,病房裡恢複了清淨,洛枳來到洛大嶠麵前,眼裡滿是歉意。

“爸,對不起,你一定會怪我不救哥哥吧。”

洛枳低下頭,洛大嶠欲言又止,片刻之色,他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爸不怪你,你已經夠累了。你哥他活該。關一關也好,給他一個教訓,省的他之後到處惹是生非。”

“隻是啊,枳枳,爸爸現在什麼心願都冇有。我們這個家現在已經殘破不堪了,你媽媽不在了,哥哥又是扶不起的阿鬥,爸爸不是要依靠你,就是希望你以後的人生征途能夠順利平坦。”

“嗯。”洛枳聲音裡夾雜著哭腔。

洛大嶠繼續說:“畢業了就回雲祥,找份穩定的工作。爸和你媽之前有點積蓄,給你先買個房子。然後到了你想結婚的時候,我們找個門當戶對的,不遠嫁,一輩子平平安安地過。”

洛枳點頭:“我知道。”

雖然她嘴上這麼說,但心裡卻不是這麼想。

自從遇見時揚並和相愛,洛枳覺得自己再也不會愛上其他人了。

考過滿分的人,又怎麼可能把標準降成及格?.

深城人民醫院外科加護病房。

此時的俞心嶼正在和俞誌強鬨脾氣。

“爸,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都必須讓洛枳和她哥從這個世上消失!”

俞心嶼的臉被洛添打的骨骼錯位,且是無法修複那種,等同於毀容,所以,她又怎麼肯善罷甘休。

俞誌強正要開口,病房的門忽然被推開,時揚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