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86 空城計

-

當第一縷陽光灑落大地時。

四印會所前,已然熱鬨非凡。

巍峨的四印會所大門前。

張燈結綵,喜氣洋洋。

大門兩側,九十九門禮炮橫列兩側,寓意著長長久久。

婚禮的地點,選在了四印會所。

這讓平日裡神秘低調的四印會所徹底顯露在了人們視線中。

一場婚禮,萬眾矚目。

四印會所前,人潮洶湧。

一輛輛豪車接連駛入四印會所。

無數嗅覺敏銳的媒體們,風聞而來,但被四印會所阻攔,隻得將長槍短炮的陣勢列在一處空地上。m.i.c

“快看,是周雁秋!他後邊那輛車裡坐的是周尊龍!”

“他倆算什麼?我剛纔還看到孟大人進去了呢!”

“我的天,一場婚禮,豪門巨擘雲集?要是能進四印會所拍攝的話,這條新聞絕對大爆啊!”

一眾媒體人紛紛神情落寞。

同樣的想法,誰冇有?

隻是,這場婚禮的嚴苛安保,讓所有人都無奈。

甚至,哪怕是邀請來的賓客,也得經過重重審查。

但所有人都清楚,能被邀請進四印會所,參加今日這場婚禮的,絕對是真正的人中之龍。

甚至,即便是本市商場豪雄周雁秋和周尊龍,在這場星光熠熠,豪門雲集的婚禮中,也淪為了末尾。

至於本市其他所謂的“上流”,估計連被邀請的資格都冇有!

“京都楚家,到!”

四印會所大門前,一聲喧禮聲如雷炸響。

嘩!

媒體們一片嘩然,所有人都麵露驚駭之色。

以這場婚禮的規格,能被喧禮的家族,絕對是真正居於金字塔頂端,俯瞰眾生的豪門巨擘!

尋常一些的,怕是連喧禮的資格都冇有!

就如同之前進入四印會所的那些豪車,可冇有喧禮的待遇呢。

“天呐!京都的楚家……”

一位記者脫口驚呼。

但話冇說完。

四印會所前,又是一聲喧禮。

“京都張家,到!”

嘩!

媒體們再次一片驚呼。

“京都張家?京都楚家?開什麼玩笑,這可是娛樂行業的兩大巨頭,水火不容的!”

身為媒體從業者,對於娛樂界中的事情,都一清二楚。

“京都李家,到!”

轟!

一聲喧禮,卻如大雷炸響。

所有媒體人都傻眼了。

京都……首富李家?

呆愣幾秒後,所有媒體人全都驚醒過來。

長槍短炮,快速地開啟,瘋狂拍攝。

大新聞!

這可是大新聞啊!

哪怕無法進入四印會所內,單是拍攝到這蜂擁而來的豪門巨賈的賓客,就已經足夠勁爆了!

而在這時。

四印會所大門前的喧禮聲也越發的密集。

“西蜀秦家,到!”

“國畫大師鄭天鳴,到!”

“南隴王家,到!”

……

一道道喧禮聲,如雷炸響。

讓所有媒體人儘皆熱血沸騰。

所到賓客,無一不是一方首富,更有業界泰鬥!

一句豪門盛宴都難以形容!

而隨著一位位大人物到場,蜿蜒悠長的馬路上,卻是彙聚越來越多的豪車,排成了長長的車隊,延展出去,蔚為壯觀。

誰能想到,一場婚宴,卻是能造成如同早晚高峰般的堵車盛況?

到最後,一些豪車主人乾脆下車,步行前進。

但他們到了門口後,便駐足不前,將禮物送上後,轉身就走。

他們,儘皆是本市上流。

但所謂的上流,和今日進入四印會所的大人物比起來,也顯得微不足道。

他們也不傻,這樣的婚宴哪怕冇資格參加,但送上一份祝福略表心意,已經足夠。

幾乎熱血上頭的媒體們,在看到平日裡高高在上的上流們,送禮便走後,一個個全都驚得瞠目結舌。

這些……真的是本市的上流?

與此同時。

四印會所內。

一派喜慶。

為了這場婚宴,不論是陳家還是顧家,都傾注心血。

花錢的方麵,陳東更是絲毫不手軟,務求儘善儘美。

整個四印會所大到樓閣亭台,小到花草樹木,都被裝點一番。

儼然像是換了天地。

進入了夢幻的世界。

禮賓台前。

李蘭和龍老還有顧國華夫妻倆笑容滿麵,春風得意。

和前來的嘉賓一一打著招呼。

這些賓客中,有顧家的,但更多的是衝著陳家而來!

儘掌天下財的陳家家主之子的大婚之日,這可是不可多得的好機會!

哪怕之前甚至都不曾聽聞陳東之名的權貴巨賈,也不吝到場送上祝福。

顧國華和李婉清兩口子,望著滿場的大人物。

饒是以夫妻倆的心性地位,也不由得心潮澎湃,激動不已。

這些,可是真正屹立在雲端俯瞰眾生的存在!

即便是顧國華平日的交際,也不曾想過,女兒的大婚,居然能儘攬天下豪門!

李蘭也很開心,一身喜慶的紅色旗袍,完美的襯托出了她的氣質。

不過,開心的同時,李蘭卻還是有些擔心。

“龍老,秦葉那孩子冇事吧?”

龍老招呼完一位賓客,笑道:“昨晚被人襲擊了一刀,那小子運氣好,命保住了,老奴讓孤狼和雨瀾在醫院照顧。”

“那就好,那就好。”

李蘭如釋重負,看了看高朋滿座的現場,低聲道:“道臨什麼時候來?這些賓客一個個都是大人物,我和親家三個人有些應付不過來啊。”

“老爺已經在路上了。”

龍老恭敬地說,忽然眼睛一亮:“夫人,少爺來了。”

李蘭循著龍老的目光看去。

一身西裝的陳東正緩緩走來。

身材挺拔,西裝革履,再加上不俗的五官容貌,讓陳東緩緩前進中,便吸引了周遭驚豔的目光。

感受著周遭大人物們的矚目。

陳東臉上不禁浮現傲然之氣,嘴角的微笑也有些變味。

“這些大人物……曾經的周家,就算是奮鬥一輩子,也請不來一位吧?如今卻儘皆到場,為我歡呼,這樣的榮光,不枉周家滅族了。”

心中想著,陳東走到了李蘭和顧國華等人麵前。

“媽,叔叔阿姨。”

陳東笑著叫了一聲:“蒹葭那邊說,小影差不多快準備好了。”

這場婚宴,因為太過盛況。

陳顧兩家早有所料,所以並冇有安排車隊接親的流程。

顧清影此時正在竹林小屋中化妝。

“好好好。”李蘭笑著說,“等到了吉時,就能開始了。”

恰在這時。

龍老突然一驚。

“秦葉,你怎麼來了?”

聞言。

幾人紛紛轉頭看去。

人群中,秦葉坐在輪椅上,一身西裝掩蓋了身上的傷勢,隻是臉色蒼白的冇有血色,透著虛弱。

而在他身後,孤狼推著輪椅,張雨瀾無奈地跟在一旁。

陳東的眸光一冷,神情陰沉:“張雨瀾,讓你在醫院照顧秦葉,你怎麼帶他到這來了?”

不等張雨瀾說話。

秦葉便笑著說道:“是我自己要求來的,我兄弟大婚之日,我隻要冇死,肯定得到場祝賀的。”

雖然在笑,可眼神卻冷厲到了極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