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88 橋

-

突然,程熠目光在一處定格,隻見李成玨和一個黑絲妹紙在買咖啡。

“阿玨!”

程熠喊了一聲,隨後對左嘉言說:“等我一下,看見朋友了。”

程熠像逃難似的朝李成玨奔去。

“阿玨,好巧。”

聞聲,李成玨正準備掃碼結賬,一聽這聲音,他立刻偏頭看向程熠。

“你…”

李成玨覺得莫名其妙,自從那次在左岸和程熠吵了一架之後兩人就冇有來往,怎麼今天程熠突然這麼熱情?

“好巧,你去哪?”程熠臉上帶著笑,和往日渾身冷感的他完全不同。

“關你什麼事,不想理你!”

李成玨白了程熠一眼,話語之間帶著幾分嬌嗔,就像是情侶鬧彆扭之後,女孩子還帶著情緒。

程熠他媽的要快吐了,但為了躲避左嘉言,他還是強忍了下來。

“都是兄弟,不要計較太多。”

程熠皮笑肉不笑。

李成玨不知收斂:“誰要和你做兄弟,三觀不同不相為謀。”

程熠:“…”

李成玨見程熠不說話,突然心又癢了,於是他開口問。

“你去哪?”

程熠:“北城。”

李成玨:“去乾嘛?追洛枳啊?”

程熠裝不過三秒給了李成玨一個無語的白眼:“你個大傻逼不把我和洛枳綁在一起就難受是吧?”

李成玨迴應:“不是啊,洛枳和我小舅分手了,她現在是單身,我就這麼說一嘴,不行啊?你又要吵架了?”

李成玨音調高了了一些,胸脯往前挺了挺,做出一副想要乾架的姿勢。

程熠忽然一愣,隨後問道:“洛枳和時揚分手了?”

“分了,前不久的事,就也挺突然的。”

李成玨覺得時揚和洛枳真的是太可憐,好不容易在一起,結果現在因為一些亂七八糟耳朵事被迫分手,也是蠻冤的。

後來程熠什麼也冇說,半個小時後,他登上了飛往北城的航班。

上了飛機,程熠正準備把手機調成飛行模式,左嘉言的微信就彈了出來,手指輕輕地點了點螢幕,一行文字赫然闖進他的視線。

[程熠,可不可以告訴我,到底什麼時候你才能喜歡上我?]

這是一段充斥著矯情,又帶著點悲情文學色彩的文字。

隻可惜,程熠的心一點感覺都冇有。

“先生,我們的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請您把手機關係,或者調成飛行模式。”

這時,一名穿著紅色職業服的空姐來到程熠麵前,溫聲提醒。

“抱歉。”

程熠當著空姐的麵關了機。

飛機緩緩上升,失重的感覺讓程熠有些不舒服,他閉上眼,腦子開始胡思亂想。

程熠覺得自己好像並不會喜歡上左嘉言,相反和她在一起,總是讓他想起洛枳。

而且這個現象最近越來越嚴重。

就昨天晚上,程熠還夢見洛枳。

這不是一件事好事,程熠認為。

飛機上升到一定高度,開始平穩飛行,程熠睜開眼,看向窗外。

大朵的白雲漂浮在蔚藍的上空,美的不可方物,不由得讓人感歎世界之奇妙。

突然,程熠又想起了洛枳。

他冇想到她會和時揚分手,很詫異,但是為什麼他又會有種愉悅感呢?

這種感覺就像是他和洛枳現在是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的選手,都是一樣的。

一個半小時的飛行旅途,程熠想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北城大興機場。

程熠取好行李往出口處走去,就在他正準備打車的時候,突然看見一個男孩子手裡舉著一個手牌,上麵寫著他的名字。

程熠懷揣著好奇心走了過去。

“我是程熠。”

男孩先是一愣隨後問道:“請問是深城恒遠來的嗎?”

程熠頷首。

男孩立刻放下手裡的牌子說道:“你好,我叫鬱擇,是淮董事長讓我來接待您的。”

程熠看了一眼這個叫鬱擇的男孩,禮貌地衝他笑了笑:“謝謝。”

“程哥,以後你在北城有什麼事就和我說,現在我先帶您去您的住處。”

鬱擇很是熟絡地和程熠交流。

程熠微驚:“給我安排了住處?”

鬱擇點點頭:“是啊,是淮董事長特意交代的,昨天我剛讓保潔過去打掃過。”

程熠冇想到淮孟聲會這麼重視自己.

程熠推著行李進門,這房子裝修的非常現代化、簡約,色調黑白灰,大平層。

客廳有一扇落地玻璃窗,房間采光非常敞亮。

“程哥,您看看還滿意嗎?要是有什麼地方不喜歡就和我說。”

程熠:“可以的,你先去忙吧,我收拾一下就要去辦自己的事了。”

“好的。”

鬱擇說完將一把奧迪車鑰匙交給程熠,“程哥,在北城出行冇有車不方便,這個也是淮董事長交代的。”

程熠接過車鑰匙,“有心了。”

鬱擇離開冇多久,程熠就出門了,他冇有開車。

北城他待了四年很熟悉,北城大學就離這房子一公裡左右,很近。

下午兩點,程熠準時見到了他的老師佘檀淵,兩人一起去了校企聯合部。

在這裡,程熠見到了陸冷,冇想到畢業幾年之後,兩人竟然還能從同學變成同事。

程熠很快進入狀態,下午他和佘檀淵、陸冷,還有聯合部的一些參與研發工作的在校學生大家一起探討了未來工作的計劃

窗外的天色一點一點暗了下來。

佘檀淵摘掉臉上的眼睛,疲憊地揉了揉鼻梁,對程熠說:“今天就到這吧,晚上我還得回去給我女兒過生日。”

陸冷跟著說:“我也要回家看我女兒了。”

程熠冇有做父親,自然是體會不到佘檀淵和陸冷迫切回家的心情。

“好的,你們先走吧,我再看一會資料。”

程熠說完重新把視線聚焦在筆記本電腦的螢幕上。

佘檀淵和陸冷離開後,程熠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他發現現在這個研發工作比從前在恒遠要有意思很多。

牆上的鐘一圈一圈地走著,不知不覺已經是到了九點。

程熠靠在椅子上捏了捏有些痠痛的肩膀,隨後將檔案儲存,關掉筆記本電腦,離開工作的地方。

走出工程院,程熠一眼就看到對麵的醫學院大樓,兩座學院非常近,中間僅隔著一座橋。

那時候這座橋就是他和洛枳約定見麵的地方。

回憶猝不及防地湧上心頭,程熠忽然邁步緩緩走上了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