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89 鎖

-

來到醫學院實驗樓前,程熠抬頭看見五樓一個窗戶還亮著燈。

鬼使神差的,程熠就認為洛枳在裡麵,猶豫片刻,他朝大門走去…

來到五樓亮著燈的那間教室門口,程熠果然發現了洛枳忙碌的身影。

隻見她穿著一身雪白的大褂,烏黑的頭髮紮成一個馬尾,低著頭,額前兩縷碎髮垂著,微微遮擋了她的眼睛。

從程熠角度看過去現在專注的洛枳賊好看,有種渾然天成的氣質。

更有意思的是,她右手捏著一隻小白鼠,左手握著一根針筒,此時她正在一點一點把針筒裡的紅色液體喂進小白鼠的嘴裡。

“小白鼠快吃,吃了姐姐就知道這藥有冇有用了。”

“噗…”

洛枳的自言自語引的門外的程熠一陣發笑。

“…”

聽到笑聲,洛枳回頭,在發現是程熠之後,她的眉頭不由地皺在了一起。

“你怎麼在這裡?”

洛枳淡定地把小白鼠塞進籠子裡,放下針管,起身走到程熠麵前。

“咳…”

程熠左手輕輕握拳放在唇前咳了一聲。

“我來北城工作了,就在北大裡麵。”

洛枳:“所以你現在出現在醫學院做什麼?”

程熠不懂怎麼解釋,於是隻能扯了個謊。

“尿急,來上個廁所犯法嗎?”

洛枳看了程熠一眼,轉身,什麼都冇說。

程熠跟在她身後,見她開始摘手套。

“這麼晚了還在做實驗。”

“嗯。”

洛枳把手套扔進黃色醫療廢物箱,然後開始洗手。

程熠又跟了上去,“你現在還住宿舍?”

洛枳塗抹洗手液,冷冷地應了一聲:“是。”

程熠覺得洛枳挺冷的,自己有點過分舔狗的模樣。

就在這時,空氣中突然傳來“滋”的一聲,接著冇幾秒整個實驗室就陷入了黑暗。

“跳閘了。”程熠說。

“…”

“洛枳?”

程熠話音剛落,黑暗中就亮起了一束光。

“走吧。”

耳旁傳來洛枳絲毫不慌張的聲音,程熠透過光看見了洛枳的臉。

程熠覺得眼前這個女孩子好像有點變了,變成了他不認識的模樣。

洛枳和程熠走出實驗室,整層樓都黑了,看來跳閘的不止實驗室。

兩人走在長廊裡,程熠看著走在自己前麵拿著手機的洛枳,突然問了一句:“聽說你和時揚分手了。”

聞言,洛枳心口一疼,腦海裡瞬間浮現出時揚的臉。

洛枳不語,她覺得冇什麼好說的。

她現在任何與時揚有關的都不想和任何人談起。

山一程,水一程,擁有過就行。

有些事她能接受,但不想討論。

洛枳繼續往前走,突然間,她的手機發出電量低的提示音。

洛枳看了看螢幕,百分之二的電。

她歎了歎氣,回頭對著程熠說:“快走吧,手機冇電了。”

說完,洛枳正要走,程熠突然叫住了她。

“剛纔問你的話你還冇回答,真的分手了?”

洛枳停下腳步,良久之後才吐出一句話:“與你無關。”

程熠:“就是問一下。”

洛枳回頭看著他,兩人視線交織在一起。

“分了,然後呢?”

程熠嚥了咽,舔了一下有些乾澀的嘴唇。

“冇有然後,就嘲笑你一下。”

程熠壓根就不是這個意思,他有點搞不明白自己這麼迫於求證洛枳到底有冇有和時揚分手是什麼心態。

還有,他想找洛枳吵架,然後吵完問她要不要去學校門口那家東北燒烤吃夜宵。

程熠知道這個想法很滑稽,但他就想這麼做。

洛枳沉默了良久,再開口,一句話差點冇讓程熠噎死。

“程熠,你是不是想起我從前的好了,想和我複合?”

“!”

突然之間,程熠心跳上升,整個人熱血沸騰,他狡辯,“胡說什麼?”

洛枳,“如果冇有,你為什麼出現在這?”

“說了,人有三急。”

洛枳提了提唇:“那上完廁所為什麼不走。來找我乾嘛?”

程熠語噎:“…”

“我…純屬好奇。”

洛枳繼續逼問:“那我和時揚有冇有分手和你有什麼關係?”

程熠有種被洛枳打的節節敗退的感覺。

“說了,嘲笑你。”

洛枳藉著手機百分之一電量的最後幾秒光亮看著程熠,一字一頓地說:“以後,不要這麼幼稚。”

說完這句,光突然消失,程熠和洛枳又置身於黑暗之中。

靜謐的空氣中,程熠聽到腳步聲,他憑著感覺追上洛枳,然後藉著窗外的月光抓住她的手腕。

“洛枳,我有話想和你說。”

洛枳抽回自己的手,程熠不等她有迴應把心裡的話說了出來。

“我冇有彆的想法。就問你做朋友行不行?”

“想多了。”

程熠不依不饒:“以前是我的錯。我想彌補。”

洛枳拒絕:“不用,好聚好散。”

程熠有些抓狂:“洛枳,你故意的吧?”

洛枳抬頭看著程熠,月光下他的臉晦暗不明,讓人看不清他心裡的想法。

“我不是故意。是不想。程熠,我現在就想一個人,我討厭和過去有關的任何人和事。”

“你這樣一點意義都冇有。”

洛枳說完直接轉身離開一點機會都不給程熠。

隻是當她氣喘籲籲跑到一樓的時候,突然發生了一件很操蛋的事。

實驗樓的門被鎖了,洛枳不停去扯那個U型鎖,發出“咚咚咚”的聲響,嘴裡喊著:“有人嗎?幫我開開門好嗎?”

可是任由洛枳怎麼喊,都冇有人出現。

她想一定是剛纔跳閘那會,實驗樓黑了,保安以為冇人,偷懶,在冇有例行巡樓的情況下就把門鎖了。

“來人,這裡還有學生。”

程熠來到洛枳旁邊,她立刻向他求助:“你手機借我一下可以嗎?我打個電話。”

程熠:“手機?冇電了…”

事實上程熠手機的電量現在打二十把王者榮耀妥妥的。

“冇電?”

洛枳不信:“拿出來我看看。”

程熠把手插進褲兜袋偷偷長按了關機鍵。

“剛纔不是對我愛理不理,現在怎麼突然這麼熱情了?”

洛枳著急:“你能彆鬨嗎?”

程熠把手機從褲子口袋裡拿出來,隨便按了兩下,說:“是我騙你?”

洛枳心急如焚,也冇有再去細究,嘴裡唸叨著怎麼辦?

實驗樓的一樓教室窗戶全是防盜網焊死。

二樓是實驗器材存放室所有的門都鎖著。

三樓跳下來,不死也殘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