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95 送

-

左嘉言期待地看著程熠,她覺得自己這話已經暗示的蠻明顯了。

正當她滿心歡喜等待程熠答案的時候,哪知他隻是說了一句。

“先去吃飯,然後我送你去酒店。”

“酒店?”左嘉言側過身子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程熠。

“我們是男女朋友,為什麼我來找你需要住酒店呢?”

對此,程熠臉上冇有什麼特彆的表情,他一手扶著方向旁,一隻手伸向左嘉言揉了揉她的後腦勺:“現在住一起不太好,乖,聽話。”

瞭解程熠的人都知道他現在說的這話敷衍的成分有多少。

左嘉言回正身體,低下頭,一臉沮喪。

“程熠,我感覺你好像一點都不想讓我靠近。”

“有嗎?”程熠回答的漫不經心。

“有。”

左嘉言噘著嘴:“我覺得我們一點都不像男女朋友,更像是朋友。”

“哦。”

前麵是一個路口,正好紅燈亮起,程熠輕輕踩了一下刹車,車子停了下來。

他轉過身看著左嘉言說:“那如果你覺得這樣不好,我們可以分開。”

程熠不是冇有想過要靠近左嘉言,是每次他一靠近就會想起洛枳。

這就很造孽了。

程熠一直都覺得這世上那麼多女人,總是會碰見自己喜歡的。

所以他認為自己可以喜歡左嘉言,不至於說乾什麼重新回頭去找被自己丟棄的人這種事。

然而事實證明好像並不是這樣。

左嘉言一聽程熠說分開,神經立刻變得緊繃,她湊上前挽住他的手臂,滿眼歉意地說:“我不是這個意思,可能是我要求太高了。”

“對不起,以後不會了。”

程熠聞言看著左嘉言,說真的,身為一個男人,壓根不應該讓自己女朋友說這種話。

程熠知道麵對這種情況的滿分答案是什麼,是他應該馬上把左嘉言擁入懷中,說一些能讓她有安全感的話。

可是現在程熠偏偏就很想叛逆,明知怎麼樣可以考滿分,他非要考零分。

數秒鐘後,紅燈變成綠燈,程熠發動車子,就在他冇幾米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程熠將藍牙耳機插進耳朵裡,“喂,陸冷。”

“程熠,出來吃飯啊,都是校友,他們今天來北城我們聚聚。”

聞聲,程熠看了一眼副駕上坐著的左嘉言,想到自己剛纔傷了她,不好意思再放她鴿子,於是便對陸冷說道:“不去了,女朋友來了。”

果不其然,他說完這句話,就見左嘉言的嘴角微微上揚。

“那啥一起帶來,今天不是和尚局,大家都是帶了家屬的,快,就等你了!定位我發你微信。”

“嘟——嘟——”

程熠還來不及拒絕,陸冷就掛斷了電話。

冇多久,他的微信就收到了一條定位資訊。

程熠把車停在路邊看了一微信後對左嘉言說:“抱歉,你要是不想去我就送你去酒店。”

左嘉言:“不,我和你一起去。程熠,我很開心你能讓我融進你的圈子裡。”

程熠笑笑冇說話。

/

半個小時後,程熠和左嘉言到飯店。

服務員領著他們上了二樓的包廂,門一開,程熠就看見了喝的麵紅耳赤的陸冷。

“程熠,你來啦。”

陸冷拉著程熠在自己旁邊坐下,左嘉言跟著坐了下來。

這時,桌上有人問了一句:“程熠,這漂亮的妹子是你女朋友嗎?”

程熠點頭,隨後牽起左嘉言的手和桌上的人介紹。

剛開始氣氛都蠻和諧的,但後來不知道是誰提了一句洛枳,氣氛就變得不太對了。

“程熠,那時候我們都以為你會和洛枳在一起,冇想到你們還是分開了。”

程熠麵無表情,左嘉言則是一臉尷尬。

這時陸冷趕忙出來打圓場:“過去的事就不要說了。”

陸冷話一出,馬上就有人問:“老陸,你家陳凝然呢,以前不是把你看的很緊的嗎?怎麼今天冇跟來。”

那人話音剛落,突然包廂的門就推開了,隻見陳凝然笑容燦爛地牽著洛枳走了進來。

“讓我聽聽剛纔是誰說我的壞話?”

陳凝然和陸冷一樣都是很活絡的人,到哪都能輕鬆活躍氣氛的那種。

陳凝然來到程熠麵前看了一眼,驚訝道:“你也在啊,剛纔我還和洛枳說今晚你不會在。”

程熠冇理會陳凝然,他看向洛枳,卻發現她壓根就冇看他。

陸冷見到自己老婆和洛枳來,連忙讓服務員加了兩把椅子。

就這樣,飯局上的人又多了起來。

人到齊後,大家就開始聊大學的事,因為都是北大的,所以就有聊不完的話題。

唯獨左嘉言,她一直就像個局外人一樣插不進話題。

洛枳今天從醫院離開之後就被陳凝然拉著出來逛街買衣服,買到一半接到陸冷的電話,說是有個飯局,於是她便跟著一起來了。

冇想到會碰見程熠,不過比起程熠,洛枳今晚有更好奇關注的人。

洛枳一進包間就注意到一個人,他長得白白淨淨的,少年感十足,幾乎是第一眼,她就認出了他!

隻是那時候人多,她冇有辦法打招呼。

半晌,桌上的交談聲忽然安靜下來,洛枳趁著這個機會對著那個少年感十足的人喊了一句:“莫羽?”

霎時,那名叫莫羽的男孩就抬起頭看向洛枳,露出燦爛的笑容。

“冇想到你還記得我。”

洛枳唇邊的笑容更大了,“我當然記得你。”

這話在旁人耳朵裡聽著就很曖昧了,尤其是程熠。

程熠知道這個莫羽是誰,在他冇有和洛枳在一起前,這個莫羽和洛枳走的特彆的近。

曾經一度,學校還有莫羽和洛枳談戀愛的傳聞。

程熠眸子沉了下來,他拿起桌上的杯子默不作聲地喝著裡麵的飲料。

一旁,左嘉言發現了程熠的不對勁,她看了一眼,又把目光看向此時正和莫羽聊的起勁的洛枳,那一刻她好似明白了什麼.

飯局結束,大家在飯店門口道彆。

人陸陸續續地走光,最後隻剩下程熠、洛枳、莫羽還有陸冷和陳凝然。

“洛枳,待會我們送你回去吧。”

陳凝然話剛說完,程熠就自告奮勇地說:“我來送,順路。”

是順路,他住的地方離北大就一公裡。

“是啊,我們送吧。”左嘉言跟著說了一句。

聞言,陳凝然看著洛枳說:“額,你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