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197 千金

-

北大校門口。

洛枳衝著莫羽揮了揮手,“你早點回去,謝謝你的氣球。”

剛纔他們走出清吧,正好遇見一個賣氣球的商販。

商販不停推銷自己最後一個氣球,莫羽為了哄洛枳開心,於是買下那個氣球。

莫羽笑著張開雙臂對洛枳說:“哥哥抱抱,希望我的洛枳妹妹以後每一天都開心。”

莫羽的性格是非常開朗的那種,而且不不拘小節。

洛枳湊到莫羽麵前,兩個互相給對方一個純潔的不能再純潔的擁抱。

馬路對麵的程熠目不斜視地看著,一張有棱有角的臉上充滿著狼性的攻擊。

莫羽離開,程熠跟著下車,他徑直往北大校門走去。

正準備進門,門衛室的保安將他攔了下來。

“外來人員不要擅闖學校!”保安氣焰很是囂張。

程熠瞥了一眼,拿出自己的出入證。

保安一看,馬上說:“不好意思啊,進去吧。”

程熠進入大門發現周圍已經冇有了洛枳的身影,他思忖片刻,加快步伐往醫學院女生宿舍方向走去。

幾分鐘後他看見了洛枳,抬腿邁步直接朝她跑了過去,抓住她的手臂往一旁操場的方向走。

洛枳一開始冇有反應過來,等看清拽自己的人是誰之後,她也冇喊,就這麼靜靜地被程熠拽著走。

到了操場中央,程熠還是冇有放開洛枳的手,兩人就這麼靜靜地站著。

過了一會,洛枳動了動自己的手腕,說:“你抓的太緊了,我血液都不通了,能先放開嗎?”

聞言,程熠一愣,隨後鬆開了手。

“我以為你又要給我一巴掌。”

程熠忍不住調侃。

洛枳輕輕地闔了闔眼,然後睜開,語氣很平和地說:“打人不是一個好習慣。”

程熠目不轉睛地看著洛枳,半晌之後,好奇地說了一句:“今天有點反常。”

洛枳白了程熠一眼:“是誰反常?”

“嗯?”

程熠將修長的手指插進黑髮裡,攏了攏,眉眼之間儘是疑惑,“什麼意思?”

洛枳舔了舔唇說:“程熠,以前是你說的分手之後就不要來往的對麼?”

“對。”

洛枳歪了歪腦袋,“所以你最近為什麼一直出現在我麵前?老實承認是不是喜歡我?”

洛枳突然湊近程熠,然後踮起腳尖,再離他唇還有一公分的時候迅速退開。

那一刹那,程熠突然心跳加快,好似下一秒即將飛出喉嚨口。

他愣在原地半天都不知道怎麼接話。

洛枳雙手背在身後,綁在她手腕上的小鴨子氣球隨風飄揚。

“嗯?是不是?”

程熠回過神,他眉頭擰了擰說:“我不知道,但應該冇有。”

“哦,那我先走了。”

洛枳要走,程熠又抓住了她的手,這回是手掌,就像以前談戀愛時牽手那樣。

洛枳垂眸看了一眼,說:“你這什麼行為。”

程熠馬上縮回手,“我問你,你和莫羽什麼情況?”

洛枳眼裡儘是無辜;“冇什麼情況啊,就是你剛纔看到的那個情況。”

洛枳是醫學生,細心是他們這類人最大的特點。

剛纔程熠跟蹤的時候,她其實已經發現了,但就是裝作冇看見。

“你剛纔看見我了?”

洛枳:“嗯!看見了,像個小偷。”

程熠被洛枳搞的有些心煩氣躁,他從口袋掏出煙盒,抽了一根菸出來。

“我最後問一遍,你和莫羽什麼情況?”

洛枳伸出那隻綁著氣球的手說,“就是這個情況咯。我覺得他挺好的。”

程熠急了:“我也是醉了!大姐,你剛和時揚分手,這事不用我提醒你吧?”

洛枳解開手腕的繩子,很無所謂地說:“我知道啊,但是生活總是要向前看的對不對?”

這一句話真的是把程熠堵的死死的!

“我操!洛枳,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

說完,他用力一扯從洛枳手裡把那枚氣球搶了過去,然後鬆開手。

黃色鴨子氣球就這麼嫋嫋昇天,洛枳抬頭看著眉頭越皺越緊!

“程熠!你這個神經病!!!”

洛枳跳起身想要去抓氣球,可惜她抓到全是空氣。

程熠笑的肆無忌憚:“一個破氣球,哥明天給你買一堆!”

程熠不喜歡自己掌握不了洛枳,他就喜歡惹她,喜歡她的心情會隨著自己的行為而改變。

洛枳瞪了程熠一眼,轉身要走!

程熠追上去,這回他冇有觸碰她,隻是跟在身後。

“洛枳,你現在彆瞎談戀愛,省的又把自己弄得要死要活。”

洛枳偏頭罵了一句:“關你屁事!”

程熠反駁:“你這麼戀愛腦,怕你害人!”

洛枳停住腳步,程熠來不及刹車,兩人撞在一起,她的額頭磕在了他的下巴上。

“”

洛枳把手放在額頭上,程熠連忙問了一句:“你冇事吧。”

“有病!”

洛枳丟下一句話,拔腿就跑,程熠站在原地看著那抹身影慢慢地遠離自己的視線.

洛枳不帶喘一口氣地跑回宿舍樓,推開寢室的門裡麵漆黑一片。

現在研三,她的室友們都選擇了在外麵租房子,所以基本很少回宿舍。

關上門的那一刻,洛枳整個人靠在門上,將今天壓抑了一天的情緒全都釋放出來。

突然,她失聲痛哭,順著門板慢慢滑落在地上。

她好想時揚,想的渾身上下每一根神經都疼的那種,這種無力自拔的感覺真的太難受了。

哭了一會,洛枳在黑暗中打開手機,一張張地翻看著時揚的照片。

這些照片現在成了她的精神支柱,是支撐她每天活下去的希望。

洛枳好想知道時揚在津巴韋布生活的好不好.

津巴韋布.布拉瓦約

時揚剛為了一個三歲的孩子做完先天性心臟病手術。

走出手術室,他來到洗手池前。

潺潺的清水從水龍頭裡汩汩流出來,時揚認真地清洗著自己的手。

半小時後,他換好衣服走出醫院。

今天的布拉瓦約特彆的熱,連風裡都裹挾著讓人難以忍受的熱浪。

時揚走出醫院,突然一個東方麵孔的女孩出現在他麵前。

“時醫生,我們又見麵了。”

時揚眸光淡淡地看了一眼麵前的女孩,禮貌點了點頭:“薄小姐,你好。”

“時醫生有空嗎?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時揚口中的“薄小姐”就是深城市z的千金,薄安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