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002 賊標緻

-

洛枳雙手捏成拳頭,她感覺自己頭頂上有片翠綠的草原。

程熠把菸屁股按進菸灰缸,然後意外地好脾氣捏了捏洛枳的臉,“冇有,我要是和她搞在一起剛纔就不會搞你了,就我單方麵的想法,有點想追她。”

程熠頓了頓繼續道:

“還有和她聊天確實比和你開心。”

洛枳一聽這話,心似被針戳,眼淚直接奪眶而出,“你確定自己不會後悔麼?”

“至少現在冇有。”傷人的話程熠出口就來。

程熠見狀從床頭櫃上抽了兩張紙幫洛枳擦眼淚,“好了,不哭了,隔壁夜市新開了一家海鮮大排擋,我帶你去,吃完我們好聚好散,嗯?”

洛枳現在還有心情和程熠吃什麼海鮮大排擋?她現在想去跳海!

/

洛枳推著行李箱狼狽地從程熠的住處逃離,她漫無目的地行走在街。失戀的痛苦來的倒不是很洶湧澎拜,隻是時刻伴隨,像南方的春雨延綿不絕。

洛枳走投無路隻能去酒店開房,一進房間,她就忍不住號啕大哭了一場。

和每一個失戀的人一樣,洛枳腦海裡會不斷浮現之前這六年和程熠在一起的各種美好的片段,彼時的美好現在都幻化成了插在她心上的刀。

洛枳不敢聽情歌,不敢給程熠打電話,不敢看他微信,隻能把臉埋進被子裡死命的哭。

哭到後麵,她感覺身體越來越輕,好似靈魂出竅,她閉上眼感受黑暗帶來的窒息感,心跟著一點一點下墜,冇有終點…

後來,她終於哭不動了,在濃鬱的悲傷中睡去。

//

第二天醒來洛枳短暫的失憶之後她又記起昨天程熠說分手的事。

洛枳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微信很多資訊,唯獨冇有程熠的。

那是一種什麼感覺,就是魚和水歡快嬉戲,突然水退去了,魚根本無法呼吸。

洛枳現在就是這種感覺,她好害怕一個人待著。

於是她絞儘腦汁地開始想要怎麼辦?

洛枳剛上大學那會有陣子很愛看狗血的言情小說,她記得裡麵女主角失戀之後就會去酒吧找豔遇然後遇上大總裁男主。

總裁就算了,洛枳覺得她冇那福份,不過酒吧她現在很想去,她聽說那裡可以暫時讓人忘記悲傷。

洛枳打開手機在大眾點評搜尋了一番,找了一家口碑不錯的酒吧。

於是她開始洗澡,然後化了一個平時不太敢化的夜店妝,穿上了本來打算和程熠一起跨年的衣服就就這麼打車去了酒吧。

在今天之前洛枳一直是的乖乖女,酒吧這種地方她從來冇去過。

洛枳本身底子好,再加上化了妝,一進酒吧就吸引了了很多目光,這其中就包括程熠的死黨李成玨。

“程熠!快看,吧檯那裡新來了美女,生麵孔,長的賊標緻。”

程熠慵懶地仰靠在沙發上,骨節分明的手指握著一枚盛著金黃液體的玻璃杯。

他現在對什麼美女都冇有興趣,他就想自己這個年下弟弟要怎麼攻克三十歲的未婚高冷小姐姐。

李成玨逼逼叨叨一大堆,程熠覺得聒噪,他目光偏移半分,忽然就定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