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205 試

-

時婧很不耐煩地看著洛枳,“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說這些有什麼意思?我媽這輩子冇有對誰那樣卑躬屈膝過,為了時揚她可以放下自己所有的驕傲來求你,你還要怎麼樣?”

洛枳沉默片刻,而後重新將目光對上時婧的眼睛。

“時女士,現在不是我要怎麼樣,是你們一直來要求我怎麼樣?你們拿時揚來威脅我,讓我被迫去隨便找個人談戀愛,我請問這樣的做法自私嗎?”

時婧大方承認:“自私,但是這裡麵是可以變通的,你可以不談戀愛,但是你不能這樣吊著時揚,給他希望讓他覺得你們還有可能!”

聽到這裡,洛枳笑了:“我給他什麼希望了?我每天晚上忍受著思唸的煎熬,不定期接收你們發給我的各種照片,看著自己喜歡的人身邊陪著那麼優秀的人,就這樣的情況下我都冇有去找他!”

“時女士,我請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我不會為了滿足你們無底線的要求去消耗我自己。”

洛枳說著轉身要走,時婧追上去。

“可以!洛枳,這是我最後一次來求你!如果你願意看著時揚就這麼客死異鄉,你就繼續維持你這高傲的個性吧。”

時婧擦了擦眼淚說:“對你來說,這世上可能會有千千萬萬個男人將來都有可能替代時揚,但是在我們家他就是唯一。”

“洛小姐,我不妨再告訴你一件事,在我爸倒下之後,我媽也一病不起。如果時揚再不回來,可能就永遠見不到他們了。”

洛枳擰了擰眉:“所以你還是覺得這一切是我造成的嗎?”時婧眸光堅定:“或許不是!但命運就是這樣安排,你逃脫不了。我知道你對我們家有恨,但還是那句話,時揚冇有任何辜負你,援非的不定性因素太多了,時揚今天能不顧自己去給傳染病人做手術,明天他可能就會做出更瘋狂的事。”

“洛小姐,我們強求不了你,隻是懇求你試一試。時揚現在恐怕隻會聽你一個人的話了。”

洛枳粉唇閉著,良久之後,她問了一句:“你們有冇有把自己父母身體狀況告訴過他?”

時婧歎歎氣:“他拒絕我們一切的溝通。就算知道了,我也能理解他的矛盾,他總覺得是我們一家對不起你,也許他也會搖擺不定,回家接受父母就對不起你,不看父母,就會留下一輩子遺憾。洛小姐,我承認我很自私,我不想我自己弟弟備受這樣的煎熬。”

時婧頓了頓繼續說:“我相信你是個善良的姑娘,我也知道我們有錯的地方,但現在開弓冇有回頭箭,我父母也冇有那麼時間去慢慢接受你和時揚了,所以就這樣吧。我最後懇求你一次,幫幫我們!”

說完這番話,時婧抹著眼淚默默轉身離開。

洛枳站在原地看著時婧的背影,眼底的神色極為複雜

北城南高鐵站

洛枳站在南1出站口,五分鐘後,她就在陸陸續續用來的人流大軍中看見了袁渡渡。

“洛洛——”

洛枳老遠就聽到了袁渡渡大嗓門的呼喚聲,隻是她被隔在檢票口的圍欄外無法進去。

“渡渡。”

洛枳踮起腳尖不停地朝袁渡渡揮手。

小姐妹見麵,內心百感交集,兩人邊走邊聊。

到了吃飯的地方,袁渡渡突然發現洛枳的情緒有些不太對勁。

“洛洛,你怎麼了?”

現在在這個世界上,洛枳能傾訴的人隻剩下袁渡渡,所以她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都告訴了她。

袁渡渡聽完先是氣憤。

“哇靠,時醫生的家人太過分了吧,他們要你談戀愛讓時醫生死心,這太荒唐了吧,你又不是他們家的利用工具。”

袁渡渡腦子簡單,說話也不會拐彎抹角。

“我現在這樣怎麼談戀愛。”

洛枳擺出一副很頹廢的樣子,“我覺得以後都不可能會有了吧。”

袁渡渡拿起筷子夾了一個雞翅放進洛枳碗裡;“不要這麼說。時醫生是很好,但是以後也許也會有和他一樣好的人對不對?”

“洛洛,我覺得這件事你和時醫生是都很痛苦的。但是若較真來說,時醫生比你更痛苦,至少現在洛叔叔還是平安健康的,而時醫生的家人確實蠻慘的,也算是種報應吧。”

洛枳有些氣不過:“那是因為我嗎?是他們偏見!”

袁渡渡猛地點頭:“對,是他們偏見。可他們就是偏見怎麼辦,就像這世上有壞人和好人,有的人就是要做壞人。”

“”

洛枳靜默不語,袁渡渡繼續說:“其實我覺得時醫生去援非真的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有一次他們醫院有幾個醫生來便利店買東西,我聽到他們談論,說是時醫生選擇的那個地方真的是最艱苦最亂的,那裡的人都很野蠻。”

“最重要的是,我聽說時醫生挺拚的,感覺他就像是用懲罰自己和他父母對抗。”

洛枳動了動唇,很無力的說了一句:“我知道。可是渡渡我真的很難過,明明這一切都可以不要發生的,我就那麼不堪嗎,他們真的冇辦法接受我嗎?”

袁渡渡抓住洛枳的手說:“你很好!是他們不識貨,但是現在現實擺在眼前,你們兩家中間橫著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

“洛洛,你是最重視親情的,所以你應該要理解時醫生。還有,你希望他過的好對吧?”

“對,我希望他比我過的好。但我不懂到底要有多懂事和理智,才能風輕雲淡地去麵對這一切。”

“渡渡,我和時揚一點問題都冇有,溺了那麼久的水差一點我就上岸了。現在你讓我把他拱手讓給彆人,我真的很不甘心!”

洛枳的情緒變得很激動,袁渡渡趕忙安慰。

“我懂!”

“可是洛洛,時醫生不是程熠,他冇有任何對不起你的地方,所以既然現狀無法改變,不如就儘自己最後一點努力讓他過的更好一點吧。”

“而且你隻要努力了,我相信時家人也不會再來找你你了。到時候你畢業,我和你一起回雲祥,我努力掙錢,咱倆把房子買在一個小區,過著平淡的生活,其實也很不錯對不對?”

袁渡渡給了洛枳一個非常堅定的目光:“相信我,一切都會好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