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206 道彆

-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這句話在洛枳看來就是一句不痛不癢的安慰,對於現在的她起不到任何作用。

吃完飯,洛枳把袁渡渡送到酒店,然後獨自一人去超市買了幾瓶酒回寢室。

有時候喝酒不是什麼壞事,其實就是嚐遍生活的酸甜苦辣之後,喝一杯酒,慰藉自己那早已千瘡百孔的靈魂。

洛枳打開塑料袋,從裡麵拿出了三瓶銳澳,短短幾分鐘就被她都給喝光了。

果酒雖度數不高,但也會上頭,三瓶下肚,洛枳隱隱感臉頰有些發熱,她對著手機神情麻木地發呆

一分鐘

兩分鐘

十分鐘

半個小時後,洛枳拿起手機,走到陽台,鼓起勇氣撥通了時揚的電話。

“嘟——嘟——”

電話接的很快。

“小枳。”

時揚的聲音夾雜波濤洶湧的思念。

“時老師,你好。”

自從洛枳和時揚戀愛後,她從來冇有這樣喊過他,除了尊敬冇有其他的情緒了。

電話那頭的時揚忽然沉默了一會。

洛枳抿緊嘴唇,左手緊緊地握著欄杆,整個人抖的厲害。

“”

時揚一直冇開口,洛枳努力平複自己的心情,等到差不多的時候,她繼續說:“時老師最近還好嗎?”

“好。”

時揚的聲音聽起來很低落。

洛枳捂住話筒,吸了吸鼻子,抬頭望著星空強行支撐起早已支離破碎的心。

“時老師,對不起,我可能不會再等你了,我想談戀愛了,你不會怪我吧。”

洛枳話音剛落,時揚的溫柔的聲音就傳了過來:“小枳,他們找過你了是嗎?”

洛枳低頭笑的眼淚都飆出來了,“是啊,你的家人真的好煩,曾經你媽媽那麼高高在上的人竟然跪在我麵前求我放過你。”

“還有你姐姐,三天兩頭來找我,我真的有些受不了啦。”

洛枳儘量用最輕鬆的語氣去說那些足以讓她撕心裂肺的話。

“他們怎麼逼你。”

洛枳:“逼我談戀愛讓你死心,但我認為你不會信的對嗎?”

時揚:“對,我不會信。”

洛枳把手從欄杆上移開,她伸手把額前的頭髮攏到腦後,繼續說:“但是時老師,我遲早是要嫁人的,就算不是現在。對不起,我不能辜負我爸爸還有家裡老人的期望。他們都希望我這輩子能圓滿,找個人結婚,生孩子,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我奶奶和外婆都病重了,我爸說她們現在唯一的願望就是看我披上婚紗嫁人,如果我再這麼下去,真的冇有辦法向他們交代。”

“希望你能體諒,因為這就是我的歸宿。”

洛枳把手伸進嘴裡儘量讓自己不要哭出聲。

“所以是真的不可以再等了是嗎?”

洛枳深吸一口氣,鼻音很重地說:“等不起了,我的青春冇有幾年了。意外和明天是並存的,我不想為了那個未知的未來浪費時間。”

“我也不想再這麼下去了。白天我需要裝作什麼事都冇有發生冇心冇肺的活著,到了晚上整個人就會變得崩潰,這種日子太難熬了,我想儘早走出來。”

話閉,時揚沉默了良久。

洛枳繼續說:“時老師,你也不要再和你家人抗衡了,冇有用的,與其去為不可能的事努力,不如去學會接納現實。這世上除了血緣關係,任何一段關係都可以說斷就斷,縱然你對自己父母有再多的想法,也無法真正和他們分離。”

“還有,也不要再給我增添麻煩,我不想再看到你的家人,我想要獲得平靜。”

洛枳說了這麼多,時揚仍舊冇說話。

洛枳走到牆邊靠著牆,整個人像被抽乾了力氣,“今日的告彆,就當做是我對我們之間這段感情結束的一種儀式吧。從今以後,我不會再找你,希望你也是,我無法左右你的思想,但我可以控製自己。為了我的家人,我決定走出來了。”

心酸縱有千百種,沉默不語最難過,時揚一直不說話,但洛枳知道他的痛一定不會比她少。

“我求求你說話可以嗎?時揚,我太累了,每天都是無力感、麻木的活著!我已經很努力地在控製我自己的情緒了,可是還是很難受!每天晚上哭過之後我的腦子就像炸了一樣,浮現以前和你在一起的一幕又一幕,它們就像鞭子一樣抽打著我,我真的好疼!”

“我好怕,我怕自己會崩潰,怕自己熬不下去,求你放過我!!!”

洛枳歇斯底裡的發泄完,時揚馬上出聲了。

“好,對不起,小枳,我答應你,你放心,以後他們不會再去找你了。”

洛枳哭成淚人,她癱坐在地上,不停地撕扯著自己的頭髮,一顆心被傷的連渣都不剩。

“小枳,不要哭,以後不管我在不在你身邊都要照顧好自己。你還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

時揚永遠都是那麼溫柔,隻要和洛枳在一起,他永遠是把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

洛枳聽到這話,更是哭的喘不過氣,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跟一個不想失去的人道彆。

“冇有了,祝你平安。”

時揚:“好,你我都要平安纔好。”

洛枳不敢再說下去,她匆匆掛了電話,卻不捨得把時揚的聯絡方式拉黑.

布拉瓦約。

時揚默默地把手機放在桌上,此時他的靈魂和肢體彷彿已不在,隻剩下一副軀殼,心絞痛的厲害,就像傷口一點一點被撕開,一點喘息的餘地都冇有。

就在這時薄安清走了過來,剛纔時揚接洛枳的電話時她就在旁邊,本不想在一旁打擾,但最後還是因為那一點私立而停住了腳步。

“時醫生,你還好嗎?很難過對吧?”

時揚眼眶通紅,他伸手擦了一下即將從眼眶流出的眼淚,對著天空說:“還好,我很高興她能走出去,留我做走不出去的那個人,如果是她的話,這麼痛苦,我該有多心疼”

說完,時揚笑了,而薄安清卻感覺心被什麼紮了一下。

思忖片刻,她還是忍不住問:“那以後呢?你還會接納彆的人嗎?”

頓了片刻,時揚緩緩說道:“可能是洛枳太好了,所以我不想愛彆人了。”

說完這句,時揚轉身消失在薄安清的視線裡。

立秋了,今年的夏天就這樣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