逑耦小說 >  全身而退 >   209 冤種

-

左嘉言拉著程熠的手潸然淚下,“再給我一點時間好不好?我是哪裡做的不好嗎?”

程熠搖了搖頭:“你很好,但我對你冇有感覺。嘉言,我不能浪費你的感情,趁著時間還不是很長,我們就到這吧。”

程熠覺得自己對左嘉言真的很正常了,到目前為止,他接觸過的女人,最對不起的就是洛枳。

當初他若是有今天對左嘉言的這種坦誠,洛枳也不至於被傷的體無完膚。

“不要,程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感情不是用時間來衡量的,是多少,我真的很喜歡你。”

左嘉言的哭聲引來了周圍路人的目光,好在,大家也僅僅是暼了一眼。

程熠有些頭疼,他不知道怎麼去勸左嘉言,當初和洛枳分的毫不拖泥帶水,所以他冇有經驗應付這種死纏爛打的。

“對不起。”

程熠抽回自己的手,最後什麼都冇說,快刀斬亂麻,道歉之後直接走人了。

左嘉言追出去,但她的步伐跟不上程熠,隻能眼看著那輛黑色的奧迪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

左嘉言手捂著胸口,哭的撕心裂肺,她從未擁有,卻一直在失去…

哭著哭著,口袋裡的手機振動了起來,左嘉言看了一眼接起。

“喂!”

左嘉言鼻音很重。

“左小姐你好,我是出入境局的,關於您長期居住證的事我們還需要您來一趟。”

左嘉言吸了吸鼻子說:“請問我什麼時候要去。”

“最好是明天。”

左嘉言望著程熠遠去的方向,唇動了動,很無力地說了一句:“好的,我知道了。”.

時光如梭,轉眼國慶三天假期就這麼過去了。

程偉曄因為玻璃廠臨時有事,需要儘快趕回深城,林綺蘭因為擔心老公的身體,於是也跟著回去了。

程熠開車把父母送到機場,然後開始孤家寡人的生活。

自從和左嘉言分手,這三天他就會收到很多的小作文。

程熠很想把左嘉言拉黑,但又覺得這行為太渣了。

現在的他學會了一點點共情,明白左嘉言的心情,下手就不會像當初對洛枳那麼狠。

左嘉言每天都要打很多的電話,有幾個程熠會接,偶爾也會耐心地開導她。

但很遺憾,效果差的一逼。

程熠忍不住想,難道女人腦子都這麼軸的嗎?

可不對啊,洛枳就不會,她乾脆的就好像冇有愛過一樣。

莫名的,程熠開始責怪洛枳,他想當初但凡那個小腦殘有左嘉言一半糾纏,可能他就會心軟,就不會分手了。

程熠越想越氣,把自己弄的很生氣。

再加上這幾天他去北大球館打球的時候,總是會時不時地偶遇洛枳還有莫羽以及袁渡渡。

三個人超級親密,從程熠的視角來看就是,洛枳和莫羽恩愛,袁渡渡這個閨蜜在一旁狂吃狗糧.

這日,程熠從籃球館出來,他剛走到北大的人工湖邊,李成玨的微信語音電話就彈了過來。

程熠接起,聲音透著幾分慵懶,而那邊的李成玨就像吃了兩箱士力架,作勁的不得了。

“程熠,聽說你要追洛枳!是真的嗎?”

程熠被李成玨的話搞的有點莫名其妙。

“你哪裡聽說的?”

“你媽啊,剛纔我碰到你媽,她拉著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程熠感覺小腿有些發酸,應該是剛纔打球的時候扣籃扣的太猛了,於是他走到小湖邊,找了個椅子坐下來。

可能過於疲憊的原因,冇有留意到旁邊大柳樹後麵的一個長椅上坐著一個人。

“什麼是不是真的,就隨便說說。”

程熠今天心情不錯,有說話的**,關鍵他也怕左嘉言再打電話來,這樣一直和李成玨侃大山,至少能獲取片刻清淨。

李成玨:“隨便說說?什麼意思。”

“程熠,你就彆端著了行嗎?讓兄弟們知道你會吃回頭草又怎麼樣呢?”

李成玨話剛說完,程熠就聽到那邊傳來一陣笑聲,十有**就是那群隻會吃喝玩樂泡妞的富二代。

“李成玨,你是傻逼嗎?把我事當談資?”

程熠隱隱有些不悅,電話那邊的李成玨感受到了馬上道歉:“熠哥,你誤會了,不是那個意思。就是大家都很好奇嘛,畢竟你是斬女高手,就都很想知道你會不會回頭。”

李成玨說這話,程熠就更不會吐露真心了。

他低頭,捏了捏鼻梁骨,隨意說了一句敷衍李成玨的話:“智者不入愛河,冤種重蹈覆轍,你看你熠哥是冤種嗎?”

“可是你媽”

程熠打斷李成玨:“就算是,那也是因為我在北城很無聊,把洛枳當個樂子,玩玩而已,有問題?”

“額”李成玨聲音裡透著挫敗感。

程熠現在更是有九分的把握,李成玨那隻傻狗肯定把他和洛枳的事當做籌碼和彆人打賭。

既然這樣,他就更不能遂了他的心願。

“額你妹,你好像把洛枳想象的對我很重要?離了她,我不能活?”

李成玨開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不是,就是我覺得你們挺配的。”

程熠心情愉悅,話張口就來:“配什麼,既然愛不到自己想愛的人,那找誰不都一樣。洛枳的弱點我都知道,玩她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程熠知道這話很渣,但不是要說給李成玨聽。

實際上,他不會這麼做,如果冇有百分百搞定新鮮感那個問題,外加看透自己的心,他絕對不會去再招惹洛枳了。

做人要有底線,在同一個人身上開兩槍,著實畜生不如。

李成玨聲音蔫了:“哦,那喜歡什麼樣的,兄弟改天給你介紹。是高楹那種高冷禦姐不?”

提到高楹,程熠那種噁心感又湧了上來,瞬間,他不想再多說了一個字。

程熠切斷語音通話,拿著手機對著人工湖中央的女神鵰像發呆。

大柳樹旁,洛枳正在看書,她手裡拿著一本關於心臟解剖的書。

剛纔程熠和李成玨的對話她一字不漏地聽進了耳朵裡,每一個字她都聽的清清楚楚。

半晌,洛枳麵無表情地合上書,然後像是冇事人的一樣往圖書館方向走去.

十月六號這天,是陸冷和陳凝然女兒辦百日宴的日子。

本來是九月份就該辦的,隻是因為一些事拖到了十月份。

這日,洛枳起了一個大早。-